相關文章

B17c2a93849fdf488ab7303dc80dbff4 在十年前的這個月,我在 Apple 的秘密瀏覽器開發團隊變成了「Safari」團隊——就在產品正式發表,也就是離2003年1月7日不到30天之前。 就算到了今天,我還是不知道是誰提出「Safari」這個名字。當天地迸裂、天使的合音唱出了那三個祝福的音節時,我並沒有在那個房間裡。不過我在那之前的確有參與命名的討論,而且很多次。

在2002年夏季,Steve Jobs與Apple決策團隊發現我們快要把整件事搞定——我們真的可以在當年年底推出瀏覽器。而在一場很棒的人機界面設計會議上,整個討論轉向了這玩意該如何命名的事情上。

就我的記憶中,Steve開始大聲說出一些名字,我想他是在試試看這些名字說出來以及聽起來的感覺。現在回想起來,這種做法並不如看起來那麼詭異,其實是個很好的技巧。

我不記得全部的名字,不過其中一個比較突出的名稱是「Freedom」。Steve花了些時間對我們全部的人試了一遍,也許他喜歡這個名稱帶有讓人們自由的積極印象。而且也許從積極面來說,這名稱也說出了讓當時的我們從Microsoft與Internet Explorer之中解放的意思。

當然,我對這名稱的唯一想法只有「千萬拜託請別把我們的瀏覽器名稱取的跟女性衛生用品一樣!!」。還好理性佔了上風,顯然我不是在場唯一一個想到這點的人。於是,在討論了許多實際優缺點之後,「Freedom」這名稱從候選名單裡被踢掉了。

從那時候開始,我們在每個月的人機界面設計會議上時不時地都會討論一下產品名稱的問題。再一次地,我已經不記得我們討論過哪些名字了。不過那些名字在我耳中聽起來都很糟糕,光是想像那些名字被標到瀏覽器上,我就必須清除腦中的記憶來撫平那些名字所帶來的心靈創傷。而且當時間越來越接近正式發表時,候選名單上的名字似乎也越來越糟糕。

在第一次的會議之後,我不確定許多的糟糕名稱中是否有些是Steve Jobs想出來的,我想他鐵定找了行銷部門的某個團隊從這些名稱去不斷地討論了一陣子。其中一些由我想出來的名字也很糟,當時在場的人都有責任。

最後我停止去想這檔事,因為有許多更重要的事情要擔心——例如軟體工程上的實際進度等等,不管怎麼說這也是我負責的部分。

不過在我的團隊裡,並不是所有人都像我一樣可以忽視辦公室裡的這隻無名大象,他們總是為了命名的問題纏著我。不過,也是因為我自己把會議中討論名稱的事情說出來,最後才變成了這樣的狀況。而到了12月,大家更是糾結在命名這檔事上。

在之前一年多以來,瀏覽器的內部名稱一直是「Alexander」,至於這名字是怎麼來的,我會另外找個時間寫下來。不過Alexander這名稱不只是我們所習慣的稱呼,就連程式碼以及軟體素材內也到處都印著這名字。所以工程團隊不僅僅只是好奇正式名稱,他們也擔心在最後一刻該如何把預留給名稱的部分給換上並完整地修正。

在早期有個人,我不確定他是不是我們團隊的成員,不過他提出了「iBrowse」 這個名字,我們有時候會用這個有點討厭的名稱。雖然這名字從來都沒有出現在實際的程式碼裡,不過這後來成了出現在我們團隊T-shirt上的一個經典笑話——不過這又是另一段故事,現在就暫時保留一下。

總之,當有人為了想知道正式名稱而把我真的惹毛了的時候,我常常就會說「我剛剛從Scott Forstall那聽到,名字當然就是『iBrowse』了啦!!」。不過實際上的意思就是「現在別用這檔破事煩我!!」。這就是如何讓手下的工程師們喜歡自己的方法。

不過到了最後,Steve還是幫我們的瀏覽器選了一個名字。

當時可能是12月的第二週,在我吃完午餐,走出我們公司的自助餐廳「Caffe Macs」準備走回辦公室的時候,我看到了行銷產品經理Kurt Knight走了過來。

我在Infinite Loop的中間碰到了他,他看起來很興奮,說他正好有事找我。

“What’s up?”

「怎個回事?」

 

“They’ve picked a name!”

「他們已經選好了名字!」

我不需要有更多的說明,馬上我就緊張的像有人準備打我臉一樣。 所有我在過去幾個月所聽過的爛名字就像陰溝水一樣噴出來。

「所⋯⋯以⋯⋯名⋯⋯字⋯⋯是⋯⋯叫?」

“What… is it?”

我緊咬著牙齒問著。

「Safari」。

Kurt偷偷地小聲說著。

我什麼話都沒說,不過Kurt一定有注意到我開始比較放鬆了,只是他後來用的形容詞是「茫然(Dazed)」,也許也比平常看起來更笨一點。

“What do you think?”

「你覺得如何?」

老實說我不知道,我的腦袋一片空白,因為我根本沒想到會是這名字。這名字似乎就這樣憑空掉了下來,當時聽起來似乎也比實際的起源更加地外國。

“It doesn’t suck.”

「聽起來不差。」

最後我這樣回答。

實際上,名字真的不差。漸漸地,我開始越來越喜歡這個名字。 我與Kurt站在那裡討論了「Safari」一陣子,不過後來我們發覺在外面討論這件事真的是蠢斃了。

當我走回我的辦公室的時候,我已經喜歡上了這名字,真的很喜歡。我發誓,當時我已經可以在腦中看到「Safari」在Mac OS X的dock上。我馬上就把這名字告訴了整個團隊,如果有必要,我也會說服他們去喜歡這名字。

幸運地,同時也值得稱讚地,他們並不需要花上多少時間被說服。

不管「Safari」這名字是誰提出的,總之,謝啦!!

本文為「When I first heard the name “Safari”」一文之翻譯,原作者為曾負責Safari與WebKit計劃的前Apple工程師Don Melton。

本文轉載自 白蘋果急救室

延伸閱讀:

瀏覽器大戰:究竟是瀏覽器的戰爭、還是市調機構的競爭?

IE 很爛嗎?微軟推出「IE Sucks」反諷影片宣傳 IE10

使用 Facebook 留言

9db1d71f1dbeb5e35c9a64f62133f53e?size=48&default=wavatar
1.  raguna (發表於 2012年12月23日 13:18)
"我對這名稱的唯一想法只有「千萬拜託請別把我們的瀏覽器名稱取的跟女性衛生用品一樣!!」"
但是手機名稱卻取的跟女性衛生用品一樣!!
TROLLED!!
Ffe597842f915bc0aab0f07c0b647e93?size=48&default=wavatar
3.  邱睪 (發表於 2012年12月23日 19:30)
>>合音唱出了那三個祝福的音節

這樣寫我只想到
SA☆MU☆RI~
Dc304645870ead3839ceab6c1efb180a?size=48&default=wavatar
4.  塔塔醬 (發表於 2012年12月23日 23:46)
結果全世界的平板電腦都有了跟女性衛生用品一樣的名字
其他公司是沒有腦自己再想個名字嗎...
三十二朔月
5.  三十二朔月 (發表於 2012年12月24日 01:32)
※ 引述《塔塔醬》的留言:
> 結果全世界的平板電腦都有了跟女性衛生用品一樣的名字
> 其他公司是沒有腦自己再想個名字嗎...

諸位紳士們都很喜歡Pad啊╮(╯_╰)╭
SU
6.  SU (發表於 2012年12月24日 09:19)
感覺翻譯的好生硬,都是英文的語調...
不過內容還蠻有趣的啦
D11663eeb0303362e3de21007b0a5946?size=48&default=wavatar
8.  DaGG (發表於 2012年12月24日 13:50)
※ 引述《邱睪》的留言:
> >>合音唱出了那三個祝福的音節
>
> 這樣寫我只想到
> SA☆MU☆RI~
A☆KA☆RIN~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