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Ba01fc6f3077f15ed9e9e4327a875dc6 席萬貝格決定用科技手段改善課堂體驗,隨後進行的一系列嘗試讓他成為韋斯伍德中學的教改先鋒。教育簡訊服務 Remind101 是席萬貝格使用的科技手段之一。Remind101 簡訊平台允許老師、學生和家長同時加入,老師可以向學生和家長發送簡訊,但三方都不知道各自的電話號碼。

美國韋斯伍德中學(Westwood High School)的物理老師葛列格·席萬貝格(Greg Schwanbeck)對於傳統物理題目感到十分厭煩,他覺得類似這樣的題目毫無意義:「某人從橋上投下一塊石頭,石頭在三秒後落地。問,橋的高度是多少?」

「沒有人能在解答這些問題中獲得靈感。」席萬貝格說,這樣的題目並不能幫助學生解決實際問題,只是在考驗學生能否在括弧裡填進正確的數字。

席萬貝格決定用科技手段改善課堂體驗,隨後進行的一系列嘗試讓他成為韋斯伍德中學的教改先鋒。在卡崔娜·弗萊德(Katrina Fried )撰寫的新書《美國老師:教室裡的英雄》裡,席萬貝格和其它 49 位老師成為美國教師的典範。

教育簡訊服務 Remind101 是席萬貝格使用的科技手段之一。Remind101 簡訊平台允許老師、學生和家長同時加入,老師可以向學生和家長發送簡訊,但三方都不知道各自的電話號碼。Remind101 的簡訊服務釋放了教育的交流本質,席萬貝格的天文學課因為 Remind101 而大放異彩

打破固有禁忌、鼓勵真誠交流,這也是布瑞特·考普夫(Brett Kopf)和哥哥大衛·考普夫(David Kopf)創建 Remind101 的目的。還在學校讀書的時候,布瑞特被診斷患有注意力紊亂和失語症。他說,校園環境會讓他想起接下來的考試和決定他能否順利畢業的重要課程。Remind101 針對同樣因為教育問題而感到焦慮的人,借此幫助他們。

 

▲Remind101 創始人。左:布瑞特·考普夫,右:大衛·考普夫(圖片來源)

「老師一般會透過學校機制和學生交流,但其中涉及很多權責問題。老師會因為這些問題而放棄嘗試。」布瑞特說,「他們陷入了渴望交流和回避權責的兩難困境。」

但現有交流工具要麼沒有考慮到老師和學生的角色禁忌——比如社群網路和簡訊,要麼上手困難、體驗不佳。在當下幾乎人人都擁著智慧型設備的前提下,老師和學生的交流方式卻依舊沒有太多改變。

Remind101 為他們提供了新嘗試。透過 Remind101,教師可以向每個學生發送簡訊,而學生的回饋內容不會顯示他們的姓名和電話號碼。app後來還增加了和家長的互動,交流更加豐富。

目前對 Remind101 的回饋還不錯。來自紐約北部的數位藝術老師瑞恩·奧瑞里奧(Ryan Orilio)現在直接用 Remind101 發送日程規劃和更新評分。在部落格上,他寫道:「Remind101 簡單、免費,同時充分跟隨當下的技術潮流。」

去年 1 月拿到 100 萬美元種子資金後,Remind101 開始快速增長。在當年二月的天使投資會議上,團隊只用了一張圖片就展示了他們的「瘋狂增長」。「我們試圖在教育領域打造一個強大的溝通平台,現在已經利用 SMS 獲得 13 萬用戶,目前每週新增用戶 6000 人。」

今年 9 月,Remind101 又獲得 350 萬美元 A 輪融資。現在已經擁有 600 萬名學生和家長用戶,美國約 10% 的教師都在用他們的服務。今年上線行動app後,用戶數量更是呈現指數級增長。布瑞特對 TechCrunch 說,美國現在有 3 萬家學校在使用 Remind101 的移動平台。

Remind101 也讓布瑞特和大衛入選《富比士》雜誌的「教育領域低於 30 歲的 30 人」名單。在榜單描述中,《富比士》寫道:

「考普夫兄弟創建的 Remind101 旨在利用簡訊實現老師、學生和家長的安全交流。Remind101 的誕生是因為還是大學生的布瑞特經常手足無措、雜亂無章。為了解決問題,哥哥大衛·考普夫開發了一款簡訊工具,來提醒布瑞特及時應對作業和考試。而在瞭解青少年對簡訊的瘋狂熱衷後,他們決定創建 Remind101 來幫助學生,並且不會洩露他們的手機號碼。」

延伸閱讀:

Google 和 edX 聯手建立「 Youtube 版的線上教育平台」,方便教育者創建自己的線上課程

Google眼鏡又有新用途,協助聽障兒爸媽學習手語

除了作弊,Google Glass 可以給課堂帶來的 30 種變革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