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Ec3fc52bce1f6f43375a95fd6f9f51ae 今天要講一個關於失敗的故事。有一家公司,創始人有很強的背景,產品不缺乏亮點,融資百萬美元,可惜最終還是挺不過3年,今天宣告倒閉。這家公司叫 Everpix,產品被譽為「最佳大量圖片儲存方案之一」。

今天我要講一個關於失敗的故事

有一家公司,創始人有很強的背景,產品不缺乏亮點,融資百萬美元,可惜最終還是挺不過3年,今天宣告倒閉。

這家公司叫 Everpix,產品被譽為「最佳大量圖片儲存方案之一」。之前在 The Verge 的橫向對比評測中,Everpix 與 iCloud、Dropbox、Picturelife、Loom、Flickr、SkyDrive、Stream Nation、Google+ Photots、SmugMug 同台競技,因其簡單易用、親切自然而得到了好評和推薦。

公司兩名創始人都是法國人,分別是 Pierre-Olivier Latour 和 Kevin Quennesson。今年 6 月開始,Latour 嘗試融資 500 萬美元,為公司的盈利爭取更多的時間,而當這些努力都遭遇到失敗,他開始轉向尋求收購。根據消息來源,上個月,Path 差一點就買下這家公司,但公司高層在最後一刻否決了這個決定。

為了團隊和產品,Latour 繼續奔走,他想到兩個辦法,一個是「收購型雇用」,團隊成員不變但待在一家新的公司裡;而一個是真正的收購,讓 Everpix 的技術以某種方式繼續存在。另外,他還和某一個喜歡 Everpix 的投資者談判到最後,希望得到一筆資金。可惜,他的運氣不如 Evernote 的 Phil Libin。

下面是故事更加完整的版本:

Latour 和 Quennesson 都曾經在Apple 工作過。

十年前,Latour 將自己創立的動態影像處理軟體 PixelShox Studio 公司賣給Apple 。這家公司後來更名為 Quartz Composer,其技術用於 OS X 常常能用到的螢幕抓圖以及 iTunes 的影像處理部分。

Quennesson 有數學和物理的背景,擁有 6 項與動態圖像、影像處理以圖形化使用者介面相關的專利,2006 年加入 Quartz Composer 的時候認識 Latour。

2009 年,兩人一起離開Apple 。Latour 加入 Cooliris──一個圖片瀏覽上有新意的行動app,並幫助它設立日本辦公室。但不後,在女友陪伴旅遊亞洲的照片中,Latour 開始發現照片的儲存與管理成為了巨大的麻煩。然後,他帶著早期的想法與 Quennesson 一起討論,後者正對用數學、科學支援開發一款更好的圖像app感興趣。

Quennesson 說,「人們拍下越來越多的照片,但自相矛盾的是,他們開始越來越少回顧照片。你不打算回顧自己拍下的人生瞬間,這有違常識。那是最重要的東西──你的生活!因此這是個顯而易見的問題。」

2011 年 8 月,Latuor 建立名為 33cube 的公司,依託公司終於可以開始推動新產品的計畫了。而不久前,Latuor 在 Dribbble 上遇到電影公司工作,負責互動和視覺設計的 Wayne Fan,並成功說服他加入。理由也很充分,因為 Fan 也覺得當下圖片的儲存與管理是個大麻煩,「為什麼每個人都要給旅遊中的照片從一星到五星的評價,或者是標記它?……讓人受不了。」

為了保證產品開發進度,他們參加了 TechCrunch Disrupt 創業大賽,並闖進了最終一輪,只可惜最終大獎被 Shaker 拿走。不過,TechCrunch 也被 Everpix 自然,「射後不理」的自然用戶體驗,以及流暢的反應,漂亮的設計所吸引。

之後,Everpix 開始融資,育成。其早期投資者是前Apple 高層 Bertrand Serlet,還有 500 Startups,團隊由前 PayPal 高層 Dave McClure 孵化。然後,公司又相繼從 Index Ventures、Strive Capital 以及 Picasa 聯合創始人 Michael Herf 得到 180 萬美元的投資。

這期間,Disrupt、Facebook、Dropbox 等公司還對 Everpix 產生興趣,希望把它買下來,但被後者拒絕。創始人希望能夠按照自己的心意來規劃產品。之後團隊花了 6 個月的時間來開發產品, 到今年 3 月,產品的 beta 版正式上線。但是,Everpix 的產品開發時間已經太長了。Latour 說,「當時距離我們創業已經一年半。對於一個初創公司來說,從創立到擁有一個產品,是非常長的一段時間。」

另外,當創始人注意力集中在產品時,他們忽略了投資人最關心的問題:成長。Everpix 有圖片分享的功能,但沒有多少用戶注意到這個功能。當時團隊考慮過,當使用者希望分享圖片時,是否要讓別人註冊一個帳戶,才能觀看和下載。但團隊覺得這樣的設計很醜陋,最終還是沒有執行。

糟糕的是,180 萬的啟動資金幾乎全都投入到產品上,沒有給行銷推廣留下幾個錢。在其它圖像服務獲得上百萬使用者的時候,Everpix 的用戶量還不到 19000。5 月份開始,Everpix 走向崩壞。

還好,Index Venture 和 500 Startups 願意分別借給 Latour 5 萬美元,共 10 萬美元,幫助公司暫時應付當時的資金難關。Latour 用這筆資金聘用 Julie Supan 為市場專員,後者曾經幫助 YouTube 和 Dropbox 尋找市場定位,幫助公司啟動下一輪融資。

以 Latour 的工作經歷和他背後的投資者,他可以約到那些頂級的投資公司。但這些投資公司在被美麗的產品打動後,卻留下一次次冷冰冰的打擊。有一個有名的投資公司合夥人,約談兩次後,就發一封電子郵件給 Latour,「你們看上去是一個很有天賦的團隊,而且一些相關的資訊也表明你們是,但每個人都為這一點擔心:當下這個時代,能否基於一款圖片的免費服務,從而催化出收入過億的付費訂閱業務。」而另外一家投資公司合夥人也說,「你們的團隊,接觸下來很愉快,但弱點在很難說明未來會有上億美元的前景。」

而當 Latour 為融資的事情焦頭爛額的同時,Everpix 的投資人 Index Venture 開始對公司喪失信心,拒絕成為公司的 A 輪融資的領投人。Index 中的一名合夥人 Neil Rimer 說,「雖然產品非常的棒,而且擁有一小批極忠實的擁躉,但我們仍然沒辦法確認,其它人是否也會對 Everpix 產生共鳴,而且跟投。」

到了最後關頭,Latour 決定尋求收購。不過,由於簽署了保密協定,他無法透露更多的消息。但之前科技公司們對 Everpix 喪失興趣,背後有許多原因。上個月,Path 最後一刻前反悔,沒有簽署收購 Everpix 的協議,而過了幾天,就傳來它自身有大麻煩,要裁掉 20% 的員工。

儘管 Latour 不斷努力,但公司的士氣越來越下滑,而投資人的冷漠反應,也表明公司難以逃過關門大吉的命運。團隊開始正視這個現實,並為關門而做準備。星期二,他們整理在 SoMa 的辦公室,準備搬離。他們出去吃了一頓午飯,拍了一張照片,照片上每個人都在笑著。

如果從 Everpix 的故事來看,他們的問題好像在於在產品上的投入過多。然而,這種投入並非沒有回報,Everpix 在 App Store 平均評價為 4.5 顆星,擁有超過1000 條評論。而且,投資界的不看好,不代表時代不看好,或許他們錯過了一樁千載難逢的機會——但也許,下一個 Everpix 出現的時候,投資者們會積極的迎上去。而時代總是在變的。(theverge)

延伸閱讀:

熱血最強!獲矽谷創業基金的兩名台灣大男孩,帶「everyday.me」回國築夢

日本的創業文化,到底怎麼了?

台灣「數位時代」創業者:「小而難美」的煩惱?

創業可以學會嗎?矽谷創業學校 Draper University 說:是的,只需6個星期!

使用 Facebook 留言

redcell6
1.  redcell6 (發表於 2013年11月07日 16:18)
<( ̄︶ ̄)>時也!命也!往往真的計劃不如變化或一通電話!投資人與市場的銷售又往往事與願違!要永保創業的熱情與創新的能量堅持到底真的是經營一間公司最不容易的事阿!<( ̄︶ ̄)>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