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Cd484ca3a843d4d6c2adf9aa88927584 SnapChat 是今年圖片社交領域異軍突起的黑馬,「閱後即刪」的特性很符合年輕人社交的心理,公司估值甚至到 8 億美元,得到不少頂級 VC 的青睞。而更讓人叫絕的是,Facebook 和 Google 分別以 30 億美元和 40 億美元的收購,而公司目前尚無收入。作出這樣的舉動,SnapChat 想讓人不注意都難。

有人調查了SnapChat 的 20 名成員,發現除了其中 6 人以外,其餘都來自史丹佛大學,也許正是因為浸淫矽谷已久,那種敢於想像,勇於挑戰權威的風氣,已經影響到他們的性格。年僅 23 歲的聯合創始人埃文·斯皮格爾(Evan Spiegel)也是從史丹佛大學畢業。

對於這位年少英才,不少人懷有好奇。CNET 對此做了一個較為詳細的調查。

斯皮格爾的父母是十分成功的律師。母親梅麗莎(Melissa)是哈佛大學法學院歷史上最年輕的畢業生。自他1990 年出生之後,梅麗莎以合夥人的身份從律師事務所 Pillsbury, Madison, & Sutro 辭職,當上全職媽媽。父親約翰(John)至今仍是查理·芒格早年成立的律師事務所 Munger, Tolles & Olson 的合夥人之一。

簡而言之,斯皮格爾成長於一個十分富裕、有權力的家庭。足以讓他春天到夏威夷的毛伊島度假,夏天又到加州的拉荷亞的沙灘以及網球俱樂部度假,或者去歐洲旅遊,瘋狂購物,甚至還擁有一名私人廚子。不過,除了這些表面的光鮮外,他在這些地方總有許多課外的活動,還有志願者的工作要做。

大部分人評價斯皮格爾是一個擁有很強適應力、上進心以及脾氣不錯的年輕人。但是,隨著他的成長,他也露出叛逆的一面,常常與。2008 年,還是 17 歲的他回了一封信給自己的父親,「你可能會責怪我沉迷於金屬物件(比如汽車),但想一想你沉迷於 Bose 耳機的情形。」

經過 20 年的婚姻,斯皮格爾的父母最後離異。斯皮格爾最終決定和父親住在一起,後者在 Toyapa Drive 為他購置了價值 425 萬美元的房產,離他的母親僅四個街區之遙,並放手讓他自己裝修房屋。斯皮格爾在房間裡放著白色皮革包裹的床,還有訂做的壁櫥。他還在屋子里安裝了家庭影院,可以在臥室裡控制。

17 歲時,斯皮格爾花錢凶狠,銀行賬戶常常透支,而且還向父親求情,要買價值 7.5 萬美元的BMW 535i。而當時他已經在開著 2006 年款的凱迪拉克 ESCALADE。那時候,老斯皮格爾每個星期提供 250 美元的零花錢,但斯皮格爾花銷卻高達 4000 美元。其中有兩千是洗車、餐飲、衣物等日常的花銷,還有 2000 是作為「緊急基金」,急用的時候需要支出的。

和父親吵架的時候,斯皮格爾甚至將自己的照片從全家福裡剪出來,結果兩個人不歡而散。然後他回到媽媽梅麗莎的屋子,沒幾天,梅麗莎把斯皮格爾想要的 BMW 租給他。

如果看到這裡,你或許會覺得斯皮格爾也就是一個富二代——但還請耐心看下去,說不定能夠改變你的印象。

實際上,在 15 歲的時候,斯皮格爾就展露了自己的商業才華。當時他在 Crossroads 的一份報紙 Crossfire 學習如何成為記者,由於完成課程的時候,需要學生賣出一定數量的廣告,因此斯皮格爾與其他學生在街坊鄰居之間轉悠,希望得到本地商業的支持。根據斯皮格爾十年級的英語老師 Mitch Kohn 回憶,當時斯皮格爾轉到的錢是最多的,他不僅僅超越自己定下的銷售目標,還幫助其他孩子,教他們與大人打交道。

下一年,他打算到紅牛工作,「我喜歡這個品牌,我喜歡這種生活方式,我沒辦法離開這款飲料,我要加入他們。」然後,他聯繫自己一個朋友,這個朋友認識一個在紅牛工作的人,希望能夠找到加入這家公司的門路。經過幾次電話,還有咖啡,斯皮格爾如願以償,得到「無薪實習」的資格。在紅牛期間,他學習到如何做市場,以及通過電腦幫助完成圖片設計。不過,斯皮格爾覺得,自己在紅牛學會的是如何舉辦派對。

進入大學前的暑假,斯皮格爾在藝術中心設計學院上課,不過進入大學之後,他的興趣很快發生了轉移——一時在生物醫學公司實習,一時又相信自己要成為一名老師,然後遠赴南美去教學生如何找工作。他真正開始對科技感興趣,是托家裡的關係,在斯坦福大學商學院上課的時候,偶然遇到 Intuit 的創始人 Scott Cook,斯皮格爾沒有放過這次機會,馬上請求 Cook 給他一份工作,並如願以償。

之後,斯皮格爾就在 Cook 的公司工作,與一名工程師參與名為 TxtWeb 的項目,這個項目的目標是在網絡上去的訊息,然後將將之通過短訊的方式,發給印度當地沒有寬頻的人。

從 Intuit 出來之後,斯皮格爾就與他的 Kappa Sigma 兄弟會「哥們」鮑比·墨菲(Bobby Murphy)一起啟動了名為 FutureFreshman.com 的網站,這是一個用來幫助學生、家長以及諮詢顧問管理高校招生錄取的網站。不過,斯皮格爾說,基本沒有人用它。直到 2011 年,墨菲跟斯皮格爾打了個電話,討論「會自動銷毀」的照片應用,SnapChat 的雛形才逐漸在他的大腦里札根。

實際上,這個想法來自另一位兄弟會「哥們」雷吉·布朗(Reggie Brown)很有關係。布朗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斯皮格爾,然後斯皮格爾讓墨菲開發應用程式。三個人一起在斯皮格爾的的家里工作,花了一個暑假,將SnapChat 開發出來。2011 年7 月,軟件上線。由於布朗沒有編寫程式碼的技能,所以他後來負責市場以及專利申請的工作。但軟件上線一個月之後,布朗被勒令離開團隊。現在,他正在起訴自己以前的伙伴。

如果讓斯皮格爾回顧自己23 年的人生,他會說:

我是一個年輕、受過教育的白人。我非常非常的幸運。而人生是不公平的。因此,如果人生是不公平的——它就與工作努力無關,而系統地工作有關。(And life isn't fair. So if life isn't fair – it's not about working harder, it's about working the system.)

 

題圖來自nymag

使用 Facebook 留言

G
2.  G (發表於 2013年12月03日 18:57)
So if life isn't fair – it's not about working harder, it's about systematically copying other websites.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