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73921266e564bbb81d93639cb697113f 好吧,這個現象其實不是最近的事情了:只是情況變得越來越糟而已。手機遊戲是一個新興的市場,對於發展已久的電子遊戲業界,將同樣的經驗複製到手機遊戲並不是太難的事,這也是手機遊戲市場成熟速度飛快的原因,而一攫千金美夢成真的新聞也讓許多投機者以山寨、仿冒、抄襲等各種手段來試圖從中得利。

不,本文並不是要把神魔之塔再度拿出來大論戰,因為有更多的投機者他們甚至連自己開發山寨一個遊戲都不想要,他們直接發案子用買的。手機遊戲市場在整個遊戲產業歷史中,是成長速度最快、成熟速度最快,甚至也可以說是「幸運兒」最多的市場。最近爆紅甚至讓開發者萌生退意的「Flappy Bird」,在爆紅之後大家都在分析「為何是 Flappy Bird」,更有許多人質疑 Flappy Bird 是用了惡意的手段(像是刷榜、惡意行銷等等)來獲得了這爆炸性的成功,但從社交媒體上的熱潮來看,Flappy Bird 的玩家是真實存在的,而且非常多。無論如何,「Flappy Bird」的開發者或許是受到這些攻訐而疲累,宣布「我再也忍受不了了」後關閉了這個日營收可達五萬美金的金雞母遊戲,這一定有他自己強大的理由來促使他做出這個決定,因為如果是我,我可不會嫌每天賺一百五十萬台幣太累,我會先買台 100 吋電視,然後玩 PS4 到「我再也忍受不了了」。

▲ 山寨遊戲會用類似的名稱、相似的圖案讓你以為你玩得「就是」那一個最近超紅的遊戲

就連山寨都不想動腦

與早先的電腦遊戲、家用主機相比,手機遊戲的山寨成本相對低廉許多,進入市場的門檻更是低到幾乎只計算開發者年費而已,與電腦遊戲必須找發行商或自己行銷、家用主機開發授權費用,甚至你要做一個山寨網頁遊戲都得大打廣告跟負擔伺服器維護費用相比,手機遊戲的山寨成本真是太低了。我們看到了著名的「水果忍者」、「Candy Crush」等成功遊戲被大量的山寨、仿冒,魚目混珠,甚至許多遊戲名字就取得跟原版幾乎一模一樣,不只在 Google Play 上這種情況屢見不鮮,就連控管相對嚴格的 Appstore 上也是一海票山寨遊戲的存在。

▲ 多種想要山寨「Flappy Bird」的發包案。

而由於進入門檻低,且市場聚集效應高,大量投機者於焉入市。在國外的發案平台上可見許多「山寨案」的發包,且大剌剌的直接寫著「我要做一個 Flappy Bird 的複製品」、「一個跟 Flappy Bird 相像的遊戲」,接著就有許多接案的工作者開始下標,一切都正常運作之後,一個山寨遊戲就出現在我們的手機市場裡頭了。在這之前,我們也看到像是「Temple Fun」或是「憤怒兔」之類的山寨遊戲,這類型山寨遊戲的特徵是內容幾乎一模一樣,僅僅只是換圖以及稍微更動文字,之後上架,等著哪個倒楣鬼上門。

投機者,無可避免的存在

當一件壞事,責任被分開攤提之後,處在其中的人就會覺得那件事沒「那麼」壞了。但這種山寨跟刻意的模仿又有所區別,他們真的只是為了賺這一波熱潮,並不是想要長期的經營下去,更遑論會付出什麼心血了,如果再惡意一點,也是有以山寨 App 包裝的惡意程式混在裡頭,他們遊走在「參考」以及「抄襲」中間,最終目的是搭著順風車(表示連廣告行銷成本都省了)來獲取金錢,這種分別可以分清楚投機者與「致敬者」的不同。如果一個抄襲者,付出了自己的心力去模仿、修改,甚至大量的行銷,我們就很難說他只是一個投機者,或是單純的只是山寨遊戲。而因為進入門檻的低廉,造就了手機遊戲界的欣欣向榮,同時也讓投機者能夠輕鬆的進入這個市場,而也因為投機者與致敬者難以分別,我們無法以客觀的外在條件來過濾他們(你可以試著在手機市場上搜尋「GTA」,看看會找到多少玩意),在無法避免的情況下,市場市場(GooglePlay、Appstore...)的搜尋以及排行榜就變得更不可靠,反而以開發廠商的官方網站或是廣告更容易過濾掉那些投機者,因為他們通常完全不做行銷,甚至也不會讓你知道是誰開發的。

手機遊戲界起飛的非常快速,在五六年間就繼承了電子遊戲業界20年以上的功力。在我們歌頌手機遊戲成功的同時,我們也必須思考這對於遊戲(你也可以稱它為是一種藝術作品)發展的影響,即使我們只是一消費者而已,我們所能做的,就是睜大我們的眼睛,找出那些真正好的遊戲以及開發者,同時,不吝於付費支持他們。

 

圖片來源:iwantclone

 

延伸閱讀:

爆紅遊戲 Flappy Bird 開發者表示下架在即

使用 Facebook 留言

陳毅能
2.  陳毅能 (發表於 2014年2月11日 10:04)
現在的遊戲 不用再像以前 曠時費日製作
只要快速地製造一些遊戲
就能賺大錢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