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3833be1742a8101059da23eb058db494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伊斯蘭反抗組織哈瑪斯可說勢不兩立,雙方至今纏鬥不休,這場可上溯到以色列建國的衝突,隨著時代的演進,不僅是真實戰場上的雙方熱戰,也一路打到虛擬世界,在社群網路上進行一場社群網戰。

2012 年 11 月,以色列國防軍發動一項為期8天的軍事行動,名為「國防之柱行動」(Operation Pillar of Defense),針對哈瑪斯的高階幹部以及軍事基地發動斬首式攻擊,第一個目標就是哈瑪斯軍事領袖阿門德‧賈巴里(Ahmed Jabari),以色列派出無人飛行器將他連車帶人一起炸成碎片,之後將任務影片上傳到 YouTube,並且上 Twitter,推了一則短文: 

「阿門德‧賈巴里:已殲除」

▲(這部影片可能不適合某些使用者觀看。)

以色列國防軍還在 Facebook 上貼出後續消息,並邀請網友一起追蹤這次打擊哈瑪斯於迦薩走廊軍事基地的行動,隨時更新最新訊息。

哈瑪斯自然也不甘示弱,其軍事組織卡桑旅(Al Qassam Brigades)在 Twitter 上反擊,說以色列國防軍已經為自己開啟了地獄的大門。

此後全球網友就看著雙方彼此「實況轉播」,街頭的血戰以外,網戰也打得火熱。

這並不是以色列第一次訴諸網路,其實以色列國防軍自 2009 年 12 月起,就籌組了網戰部門,最初只上傳了一些 YouTube 影片,如今這個部門有 35 人,由艾薇妲(Avital Leibovich)率領,以 6 種語言:希伯萊文、阿拉伯文、英文、西班牙文、法文、俄文,經營 30 個社群網路平台,包括 Twitter、Facebook、Instagram、Google+ 等等,團隊也負責剪接影片,經營部落格,還有撰寫 App。

以色列決定建立網戰部門,是因為理解到這個新領域將對宣傳十分重要,以色列與哈瑪斯打的,並非傳統的戰爭,在國際關注下,以色列無法把對方屠殺淨盡就了事,因此雙方所的的其實是一場宣傳戰,雙方都要合理化自己的行動,貶抑對方,爭取世界輿論支持自己,而排擠對方,能達到這點的一方,就會得到最終的勝利。

就科技資源、人才,與觀念上來說,身為科技大國的以色列可說佔了絕對上風,團隊一個月張貼 200 到 300 篇部落格文章,在 2013 年 12 月 5 日達到第1萬篇 Twitter 推文,在 YouTube 上,有 500 多部影片,目標是盡可能爭取更多人的關注。


 
(圖片來源:Israel Defense Forces twitter) 

以色列方設法想清洗自己是壓迫者的污名,更想打破巴勒斯坦人的弱者形象,而盡可能將對方套上恐怖份子的污名。以色列有強大的科技與文創資源作為靠山,例如發表火箭彈落到以色列住宅區的影片,以及拍出一群巴勒斯坦小孩丟石頭抗議,接著卻從車內視點看擋風玻璃被石頭砸碎,夠嚇人了,再補上字幕,問觀看者還覺得丟石頭是無害的抗議行為嗎?

而哈瑪斯不但沒有辦法像以色列那樣建立 6 國語言、30 個平台的大團隊,更因為在美國被視為恐怖組織,所以原本有 Facebook 頁面、YouTube 頻道,通通被移除了,哈瑪斯只能主要經營 Twitter,但其 Twitter 英文帳號至 2014 年 1 月 9 日也遭到停用,只能先暫用阿拉伯文帳號代替。

哈碼斯本身的經營也乏善可陳,其T witter 英文帳號遭停用前,追蹤者不過 4 萬人而已。相較之下,以色列國防軍在 Twitter 上有 23 萬個追蹤者,Facebook 粉絲頁則有 38 萬人按讚。

哈瑪斯張貼的內容,大多想強調以色列殺害無辜平民,希望國際譴責以色列,同情哈瑪斯,因此總是貼出無辜人民受害的悲慘照片,以搏取同情,但是好的照片不是天天都有,於是有些拿別處的照片充數,如曾被踢爆拿敘利亞內戰照片充數,而以色列自然很樂意去踢爆他們,有專人專門盯著哈碼斯的發文看,只要一有照片,馬上比對是不是又是拿別處的照片充數。

兩邊的資源如此不對稱,哈瑪斯的網戰還打得下去嗎?但以色列卻面臨意料之外的敵人,對網戰的殺傷力還比哈瑪斯更大:自己人。

2013 年 2 月,有個 20 歲以色列狙擊兵,用狙擊槍的狙擊鏡瞄準一個巴勒斯坦小男孩的頭作樂,這就算了,他還拍照存證,更把照片上傳到 Instagram,這張照片一上網,馬上引起軒然大波。除了這個「白目」狙擊兵以外,還有很多以色列士兵把不當行為,如欺負巴勒斯坦人,放火燒帳蓬等等劣跡,放上網路分享,真是個「不打自招」,對以色列官方宣傳努力想塑造的形象造成相當大的傷害。
難堪的以色列官方,於 2013 年 6 月下令禁止官士兵使用社群網站,稍後還決議要雇用工讀生在社群網站上美化政府。 


(圖片來源: AL-Qassam 

哈瑪斯也一樣得到個人自發行為的幫助,雖然哈瑪斯自己經營的馬馬虎虎,但是許多基層士兵現在都有手機,都能上網,有位女兵拉娜(Rana),就在 Twitter 上分享了無人飛行機飛到上空的聲音,得到 61 個轉推。

社群網路的性質使得這場網戰不是只在以色列官方與哈瑪斯之間,無數無名的個人,也參與其中,人人都有可能對網戰的結果發生影響,到底最後以色列是否能用資源優勢與大量工讀生壓倒對手,還是哈瑪斯能以小搏大?真正的決定因素,或許是握在全球廣大網友的手中。(圖片來源:Israel Defense Forces Facebook

How Israel and Hamas weaponized social media

本文轉載自科技新報TechNews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