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Ba4e130c3afb42d9533fd6a47075a121 兩岸服貿協議開放中資在台經營第二類電信及電腦服務業務,學術界 8 日表態高聲反對。超過150位電機資工領域學者連署指出,基於兩岸仍存有敵對與政治風險的事實,貿然開放將嚴重影響資訊安全與國家安全。

主管單位NCC今日也同步舉辦公開說明會,副主委虞孝成表示,開放部分電信業務,的確無法保證沒有任何資安風險,但就像美牛一樣,即便有風險、有些人不喜歡,但為了更大利益,仍必須開放。

學術界連署來自中研院、台大、交大、清大、成大等校的電機資工相關領域學者逾150人響應,包括重量級人物中研院院士、哈佛大學電腦科學系教授孔祥重以及台大副校長、電機系教授陳良基都加入連署。另外,其他理工領域學者也陸續加入,如中央研究院院士、台大數學系教授林長壽等。總連署人數至今已達246位。

針對學者質疑內容,NCC今日以書面逐項回覆,並特別強調,此次服貿所開放的是二類電信事業中的「特殊業務」中的「數據交換通信」、「存轉網路服務」、「存取網路服務」,這些開放項目已在WTO承諾表中,且民國98年就已開放陸資可持股50%,但只能做國內服務,服貿通過以後唯一不同是可做國外服務。

曾擔任知名電信商阿爾卡特朗訊(Alcatel-Lucent Enterprise)台灣區總經理達十六年的電信實務界資深人士曾祥峻指出,數據交換服務涵蓋範圍甚廣,也包含現在最熱門的MPLS VPN 服務,並不像官員所說的都是舊技術,一旦開放,影響範圍比想像中大得多。

三位連署發起人之一、台灣大學電機系暨電信所教授林宗男指出,NCC誤導民眾說第二類電信是封閉型網路,但所有網路都可連結,一旦開放,陸資人員可進入敏感度高的電腦主機機房,戶政、稅務資料都將暴露在風險中。

虞孝成仍強調,這三項業務是屬於封閉型的企業內網傳輸服務,和一般大眾使用的全球開放網路完全不同,因此沒有全民個資外洩問題。「學者說的這些我們都考慮過,經過評估我們認為,最大最嚴重的風險,就是少數企業的客戶資料可能會外洩。」虞孝成說,但相信政府和電信業者絕對不會使用陸資的服務,因台灣也有中華電信、新世紀資通等業者提供二類電信服務,相信有機密資安需求的單位,會選擇最值得信賴的服務。

說明會現場,也有業界人士提出,即便是封閉網路,傳輸封包也有可能被竊取的問題。虞孝成認為,現在大部分企業都了解資安重要性,因此都會在資料封包上另外加密,「即便對方偷走了,也看不懂內容」。現場再質疑,加密難道不能被解密嗎?虞孝成說,他不認為中國會願意花這麼多時間破解,只為了取得台灣企業資料。

他坦言,無法100%保證資料安全,但這並不成為不開放的理由,且業者自己要懂得保護資料,不能仰賴政府。和我們開放給陸資的項目比較,中國開放給台灣的電子商務投資是更大的利益。

在電機資工領域具有指標性角色的台大副校長陳良基則指出:「我們一般人都相信政府、信任政府,但政府官員也許被某些人矇蔽了。」他說,仔細看過電信開放的條文後,光是「存取網路服務」這一項,就是網路世界每天24小時都離不開的服務,它絕不是某些人講的20年前的老技術,它是我們年輕朋友未來生存的命脈。

本文轉載自數位時代網站

使用 Facebook 留言

Sieg
5人給推

1.  Sieg (發表於 2014年4月09日 16:59)
無法100%保證資料安全,但這並不成為不開放的理由,且業者自己要懂得保護資料,不能仰賴政府

換個比喻方法
獵人打開三隻小豬家的後門讓大野狼進來,還要求三隻小豬自己保護自己,還不能仰賴獵人的保護
這些NCC官員真的知道自己在說什麼東西嗎...
資訊安全雖然是全球都該注意的事情,但主動開門讓人挑戰資安極限這款事情倒是稀世奇聞...
maybe
1人給推

2.  maybe (發表於 2014年4月09日 20:33)
※ 引述《Sieg》的留言:
> 無法100%保證資料安全,但這並不成為不開放的理由,且業者自己要懂得保護資料,不能仰賴政府
>
> 換個比喻方法...
你的這種比喻倒也不是很好,你真的知道你再說甚麼東西嗎...(這句不是要吐你槽)。

但是,以上不是重點,重點是發本篇文的單位是甚麼心態和立場? 過去我們一直看到"媒體"以中立的立場(? 到底中不中立不在討論中)報導發生的事,我們若是以知道"事情的發生"來知道有"這個事件",根本就不會對發文者的立場和心態去探討。
然而,現在的數位網路網站發文一堆,或者不中立的文,只是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然後就可以用偏頗的立場說一些五四三的...

相信很多人在小學(或更早)有學過數學的加減...,在當時學的實後隔壁的同學若問一句:1+1=多少?很多人一定會直接回答答案;但是,現在你長成出社會後,若旁人突然問你一句:1+1=多少?你卻回答:你是白癡嗎?很難保證對方不會突然一拳揍過來 或 馬上和你大吵起來...;因為很多人誤解雙方的言語;我們看到上方那篇文雙方的言語問答牛頭不對馬嘴...

"保證資料安全"...這種事甚麼時候需要政府去保證了?
棠棠
3人給推

3.  棠棠 (發表於 2014年4月09日 21:54)
※ 引述《maybe》的留言:
> ※ 引述《Sieg》的留言:
> > 無法100%保證資料安全,但這並不成為不開放的理由,且業者自己要懂得保護資料,不能仰賴政府
> >
> > 換個比喻方法...
> 你的這種比喻倒也不是很好,你真的知道你再說甚麼東西嗎...(這句不是要吐你槽)。
>
> 但是,以上不是重點,重點是發本篇文的單位是甚麼心態和立場? 過去我們一直看到"媒體"以中立的立場(? 到底中不中立不在討論中)報導發生的事,我們若是以知道"事情的發生"來知道有"這個事件",根本就不會對發文者的立場和心態去探討。
> 然而,現在的數位網路網站發文一堆,或者不中立的文,只是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然後就可以用偏頗的立場說一些五四三的...
>
> 相信很多人在小學(或更早)有學過數學的加減...,在當時學的實後隔壁的同學若問一句:1+1=多少?很多人一定會直接回答答案;但是,現在你長成出社會後,若旁人突然問你一句:1+1=多少?你卻回答:你是白癡嗎?很難保證對方不會突然一拳揍過來 或 馬上和你大吵起來...;因為很多人誤解雙方的言語;我們看到上方那篇文雙方的言語問答牛頭不對馬嘴...
>
> "保證資料安全"...這種事甚麼時候需要政府去保證了?


一份原本就不必流經中資線路的資料
結果政府居然跟你說 "你要自已把資料加密,再把資料傳過去喔~"
幹 這不是白痴是什麼

這就好像打戰的時候 頂頭的長官叫敵方的小兵送已方的戰情資料到遠處

再強的加密永遠可以靠暴力法破啦(想想那中國十三億的人口 不要覺得不可能) 再者 還有許多的加密法存有未知的漏洞

像最近的open ssl事件就是一例了
Brian
2人給推

4.  Brian (發表於 2014年4月09日 22:40)
※ 引述《maybe》的留言:
> ※ 引述《Sieg》的留言:
> > 無法100%保證資料安全,但這並不成為不開放的理由,且業者自己要懂得保護資料,不能仰賴政府
> >
> > 換個比喻方法...
> 你的這種比喻倒也不是很好,你真的知道你再說甚麼東西嗎...(這句不是要吐你槽)。
>
> 但是,以上不是重點,重點是發本篇文的單位是甚麼心態和立場? 過去我們一直看到"媒體"以中立的立場(? 到底中不中立不在討論中)報導發生的事,我們若是以知道"事情的發生"來知道有"這個事件",根本就不會對發文者的立場和心態去探討。
> 然而,現在的數位網路網站發文一堆,或者不中立的文,只是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然後就可以用偏頗的立場說一些五四三的...
>
> 相信很多人在小學(或更早)有學過數學的加減...,在當時學的實後隔壁的同學若問一句:1+1=多少?很多人一定會直接回答答案;但是,現在你長成出社會後,若旁人突然問你一句:1+1=多少?你卻回答:你是白癡嗎?很難保證對方不會突然一拳揍過來 或 馬上和你大吵起來...;因為很多人誤解雙方的言語;我們看到上方那篇文雙方的言語問答牛頭不對馬嘴...
>
> "保證資料安全"...這種事甚麼時候需要政府去保證了?

政府開門讓別人進來,你說他不用保證安全?
那當初幹嘛開?甚麼叫不用保證
你當真你是ncc馬政府的人喔

這是國安問題,別忘了對方可是對台灣最有敵意的國家
而且企業也大多有官方色彩
以後要偷東西就輕而一舉啦,甚麼專利,機密資料,ㄏㄏ
╯-__-)╯ ╩╩
Sieg
1人給推

5.  Sieg (發表於 2014年4月10日 00:34)
如果這事件純粹是國與國的話,那開放二類電信,學者或民間可能都沒那麼大的反彈。
但是對方是對我國具有侵略意圖的國家,就不再只是單純電信開放程度的問題。
到底是有多想忽略"對岸"這兩個字呀...
withshell
3人給推

7.  withshell (發表於 2014年4月10日 02:15)
轉載自:https://www.facebook.com/notes/%E5%BC%B5%E4%B8%AD%E4%B8%80/%E8%AE%93%E6%88%91%E5%80%91%E4%BE%86%E6%9B%B4%E7%B4%B0%E7%B4%B0%E8%AA%AA%E6%98%8E%E9%97%9C%E6%96%BC%E6%9C%8D%E8%B2%BF%E4%BA%8C%E9%A1%9E%E9%9B%BB%E4%BF%A1/10152053177002828

請參考看看

先說好,我不是要來討論服貿。而是這次一堆電機與資訊教授連署的服貿第二類電信開放業務毫無根據。基於相關領域從業人員的專業訓練與自尊,我覺得有必要出來澄清一下。

我對於服貿開不開放持沒意見。但是至少我們提到網路時,我覺得大眾需要有正確認知。否則會做出錯誤的決定與對國家或社會沒有必要的憎惡。我只會談第二類電信開放的部分,原因是我是網路背景,至於機房的部分就留給其他機房從業人員吧。雖然我也有我自己的看法會提一些就是了。

首先這次到底開放什麼?有幾個東西可以看,第一個就是服貿文本附件一,這說明了本次開放的範圍。不過我相信多數的人一定看不懂。因為連我望文生義都好辛苦。因此我們需要看NCC做的說明文件。請注意,這不是懶人包,這是NCC為了大眾做的白話文版。NCC是主管單位,也就是說這是他下的官方定義,其他人等不管你是什麼背景,你怎麼可能超越他的認定?

這次二類電信開放有三個項目歸屬於電信服務業中的第二類電信特殊事業服務,他們分別是:(1)存轉網路服務、(2)存取網路服務、(3)數據交換通信服務。這三者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NCC說這已經罕有人使用,金額十分低?這就要看NCC的說明文件了。

存轉網路服務(Store & Forward Network),這到底是什麼鬼啊?如果各位看看NCC的開放說明就會知道。他是讓你把東西先送到第二類電信機房後,第二類電信業者用IP或其他技術把這些料傳到遠端他的機房,然後呢在轉成應該要接受的格式送到目的地。舉例來說,因為傳真電話費要錢,尤其是你如果傳很多張的話長途電話也是很貴的。因此呢他幫你取個巧,可能先轉成影像,壓縮送到遠端他的機房後,再用市話送到目的地。這種類型的服務在IP時代與E-MAIL時代還有誰要用啊?因此去年的營業額約500萬台幣左右。

存取網路服務(Store & Retrieve Network),這又是什麼鬼?一樣請看NCC的說明文件。他是A方先把資料送到二類電信業者的機房。然後B方呢再去二類電信業者的機房存取。什麼是最接近的例子?呼叫器。A方把電話語音留在機房。B方連上去聽語音。這麼老的技術誰要啊,因此營業額也低於500萬台幣。

數據交換通信服務,這又是什麼?這是這樣子的。很久很久以前,在那個INTERNET還沒有出來的時代,你要跟你的分公司或客戶連線,你們雙方需要建專線,這個專線的兩邊呢是一個封閉的網路外人進不來的。建專線有很多種拉法。你可以真的自己拉一根。你也可以跟電信公司或二類電信業者租線路。這樣子呢電信業者會在你兩端(可以多點啦,但為簡化起見我們先談單點)之間建一個專屬網路協定的網路。從你們兩邊你們彼此可以看到對方,但外界完全連不進來,因為網路上你們是隔離的。這種協定往往都很老例如X.25或FRAME RELAY。這技術後來在IP時代有了各式各樣的新產品替代他。典型的例如MPLS VPN。基本上現在的主流作法是,你們是透過電信公司的公眾網路傳但是呢在電信公司這邊已經把你藏了起來,讓你雖然是在電信公司的大網路上傳,可是裡面卻藏有你真正傳輸的協定。到了電信公司遠端機房以後才解開又變成你要用的協定。這業務量大點,全台約三億多。不過這真的只有企業會用,絕對沒有一般民眾會用。

好,我想前兩個大家不會爭議。大家應該會爭議第三個,畢竟有企業會用啊。難道我們不該保護企業嗎?那我必須告訴各位。

2009年6月起事實上我們就已經開放了這幾個業務給陸資持股50%了。如果你擔心被竊聽,我們已經被竊聽了5年了。這些位連署的教授這幾年在幹什麼?如果真有資安問題,已經發生五年了。那這次到底開放什麼?這次是開放,這些二類電信公司可以把據點設在國外,當然主要就是大陸。前面兩個實在太不重要了,我們就不要討論他了。你現在還在用傳真跟呼叫器嗎?就算你有需要,你會介意被竊聽嗎?那傳的都是明碼。中間隨便線路掛個線就竊聽了幹嘛還從機房下手這麼麻煩?

我們回到數據交換通信服務來專注討論。這業務,典型誰在用?例如我有企業,而我的分公司或特別重要的客戶在中國。那兩者之間可以建立一個專線,讓兩地之間看起來像是同一個網路。注意,這時候兩個是被視為一個封閉的網路。這次開放主要的目的就是讓提供這服務的公司在中國有據點。而且中資也可以投資。坦白說,你只要就算用純臺資的二類電信業者連到中國好了,在中國的那一頭難道會是臺資的嗎?因此任何合理的業者都會用加密來保護。如果有人不介意,那是企業自己的選擇。這早就超過國家保護的合理範圍。

到這邊我們就知道所謂的絕不能開放,根本只是炒出來的議題,因為他是讓你可以用中國人投資的二類電信公司連到中國。你如果擔心中國,你必然會加密。那二類電信業者是否有中資,真的不是你要擔心的。

再來,光這樣還不夠。服貿為了袒護臺灣,他還加了額外的限制。

不開放連上INTERNET的服務

只要語音有關的服務也不開放

持股不得超過50%iv. 要是大陸或海外的上市公司,他們要對市場負責的。會用二類電信業務的,本來就屬於願意用較低代價換得可能較高風險(例如資安或不穩定度)的客戶。這些上市公司要為了這些窮客戶犧牲自己的信譽?

要取得ISO 27001與27011資安認證

用戶資料、業務系統都不能在大陸。各位可能會說,那萬一他偷偷移怎麼辦。的確有可能。但會使用這種便宜服務的使用者,本來就會把風險考量在內。他就是拿風險換價格。因為如果要安穩,中華電信也有提供相同服務,你可以付較高價取得呀。這就是市場機制。

陸資不得具控制力。很多人誤解服貿附件一的意思,以為說NCC認定50%就代表不具控制力。他不是這樣解釋的。不具控制力是一項額外條件。也就是說,雖然陸資可能出很多錢,但是呢陸資不得對人事、營運與財務有影響力。有就是違反。擺明著告訴陸資,你只能當投資客但不許講話。另,NCC也承認如果陸資繞好幾圈,洗成其他國家資金的狀況難以克服。但這本來就很難克服,技術上他可能根本就是美資或其他國家。你要以法律或行政命令指控美國公司嗎?依法他們可是得以100%持有喔。這次開放的業務全年業績不過3億多(整個二類電信的0.7%)小到一個不行。所以擔心繞圈圈洗乾淨再來投資這種事情就不要擔心了。沒有那麼大的誘因。

不得跟國內固網業者合資,實際上就限制了這公司的規模與競爭力。刻意壓低了對市場的吸引力。

為了一一破解各大教授的批評,NCC甚至生出了Q&A挑明著針對各教授的錯誤直接批。各位可以去參考一下。

做為結論,我在這一篇文裡面我把範圍又縮得更小的。我只談二類電信的部分。把機房的部分留給更專業的人。幾位教授在連署網站上擔心的內容,其中Q&A錯誤百出我們以後再來談。先論他那五點來跟這次開放的三個項目作比對。

「資通訊服務是國家關鍵基礎建設的神經系統,政府有責任與義務善盡管理保護之責,以維護國家整體安全與人民資訊使用與通訊之安全。」這次根本沒有開放一類電,開放的二類電信如果陸資想持有50%早就持有了(可以取得絕對主導權喔),神經該爛也早就爛了。但人家根本沒進來因為市場太小。這次主要是開放連至國外尤其是中國。請問一下,你都知道要連到中國了還不加密,你擔心國內的業者在陸資無法控制的情況下會竊取機密的理由何在?

「政府保護資安與國安之策略應採取事前預防而非事後補救,阻絕威脅來源於境外。」這次開放的業務就是讓陸資有投資的二類電信可以連到國外,啊都要連到國外了,你跟人家談什麼阻絕於境外?而且人家2009年就進來了,都進到家裡5年了,你才在談阻絕於境外會不會太晚?

「歐美日等先進國家對中資廠商通訊設備之採用均嚴格設限,也未開放中方電信服務商經營其內部電信服務。」坦白說,這一點是天外飛進來的。因為這一次的服貿二類電信開放甚至機房開放根本沒有討論這個問題。這次是開放服務,不是設備。不過我們還是提一下,因為這一點也錯很大。西班牙雖然號稱是歐豬但他事實上還是歐洲第五強,GDP也遠高於臺灣,在世界分類上他是先進國家。而西班牙的JAZZTEL的骨幹網路就是用華為的設備。中國聯通與中國電訊在美國都有經營電信服務,並不是教授們說的為開放中方電信服務商經營內部電信服務。我這裡不跟各位吵,中方是否要侵略我們的問題。我只是要告訴各位,教授們在這一點根本就講錯。

「政府一方面視陸資人員為可能之資安威脅,不准其進入電信機房,另一方面卻又開放電腦及相關服務業,准許陸資人員進入敏感度高的電腦主機機房,國家資訊安全政策自相矛盾。」這跟二類電信比較沒有關,且這在我前面的文就提過了;有常進機房的朋友提出了更好的說明,但我還是稍微提一下。基本上真正的威脅來自於網路的HACKER與租用機房的公司(也就是客戶啦,不是機房業者)內部員工(臺灣人喔,這部分可沒開放陸籍)拿著密碼與存取權惡搞。擔心陸資維修業者在電腦機房會惡搞是假設一個前提,臺灣人進入陸資以後就會成為叛國者與間諜。這未免也太瞧不起人了與妄想吧。怎,陸資公司的臺灣人就不是臺灣人?那今天在聯想服務的臺灣人要不要一個一個都以叛國罪起訴?不要忘記了服貿只開放專家級人才進來,而且要審核過。這些人才你臺灣本地要找到一樣好的搞不好都沒幾個。這種人不會來當維修工程師。比較敏感的電信機房已經禁止陸資公司進去了,相對比較不敏感的電腦主機機房則適度開放,而且也不允許陸資有主導權只能出錢是有什麼好擔心的?而且實體維修跟網管是截然不同的事。如果擔心他零件有問題會有什麼神奇的破解晶片。全球第三大的伺服器業者DELL,他許多零件與整機都是從大陸直接出的。這都進臺灣多少年了,你就不擔心啊?

「兩岸關係在頻繁經貿互動之餘仍存在有敵對關係與政治風險,電信服務屬高機敏,應不予開放。」。各位大教授,已經從2009年就開放到現在啦。這次只是允許他們連到國外而已。會不會反應得太遲鈍了?而且開放的三個項目前面分析過,前兩個早就快被INTERNET徹底淘汰,算哪門子高機敏?第三個,你本來就已經開放了,這次是要連到大陸去。啊,不予開放的意思是不准臺灣的網路跟大陸互連嗎?

這年頭,掛著單位名稱與姓名連署是拿自己的專業聲譽做擔保。我真的很想請問這目前已經超過150人連署的各位大教授。您真的看過服貿文本附件嗎,知道開放哪些項目嗎?您真的有看過NCC的解釋與說明嗎?還是人家來找一個人情壓力就簽了?還越搞越大,上百人ㄟ。訴求的5點,目前一一被我指出根本毫無道理。你們需要這樣作賤自己的專業名聲嗎?看看NCC寫的Q&A,幾個大牌教授被NCC直接挑明說你們根本就搞錯。不會覺得非常對不起自己的教授招牌嗎?





中華民國政府. (2014). 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附件一、服務貿易特定承諾表. Retrieved from http://www.ecfa.org.tw/EcfaAttachment/%E9%99%84%E4%BB%B6%E4%B8%80%E3%80%81%E6%9C%8D%E5%8B%99%E8%B2%BF%E6%98%93%E7%89%B9%E5%AE%9A%E6%89%BF%E8%AB%BE%E8%A1%A8.pdf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 (2014). 「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 -電信服務業開放說明. Retrieved from http://www.ncc.gov.tw/chinese/files/14040/3344_31900_140406_1.pdf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 (2014). 第二類電信業務服務項目. Retrieved April 09, 2014, from http://www.ncc.gov.tw/Chinese/print.aspx?table_name=content&site_content_sn=2185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 (2014). 服貿協議開放第二類電信3項特殊業務,與媒體報導所稱Internet各類服務涇渭分明,不容混淆. Retrieved April 09, 2014, from http://www.ncc.gov.tw/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 (2014). 兩岸服貿電信服務業Q&A. Retrieved from http://www.ncc.gov.tw/chinese/show_file.aspx?table_name=news&file_sn=40801





張中一 工業技術研究院資訊與通訊研究所產品經理 中正大學電機所網路組(現通訊工程研究所)
ulyssesric
8.  ulyssesric (發表於 2014年4月10日 09:50)
小弟忝為網路產業一員,關於這個議題也關注了一下。
我的理解是這樣:

存轉網路服務:大概十幾年前,
中研院和其他幾個單位有提供「網路傳真」服務,
就是讓你上傳電腦文件,然後轉發給市話傳真機。
現在這個服務真的沒人用了。

存取網路服務:就是「VoIP Phone」這個東西,
大概同樣是十幾年前開始,有很多獨立小公司,
幫企業做申請私網、架設電話總機之類的服務。
現在還是有人用,不過這是開放技術,架設難度低,
中華電信等大公司本身也開始提供相關業務,市場早就飽和。
而且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一點:
台灣很多企業早就把總機、客服相關服務都移到大陸去了。

數據交換通信服務:這個業務和 VoIP 有一點重疊,
除了企業使用以外,一般民眾會接觸到的機會,
大概就是在世貿、南港等地方辦展覽,
有些攤位會臨時租用線路好連回公司。
其他地方我不清楚,但在台北市幾年前大概還有幾家公司在做,
現在這個業務幾乎完全被中華電信全包了。

至於「引進有敵意的外國資金介入本國資訊服務」一事,
不好意思,小弟早在 1999 年以前就玩過這件事了。

當時因為港陸網路服務的種種限制,
非常「流行」引進陸資或港資,
經由英屬維京群島或其他地方成立投資公司,
再由投資公司跑到台灣來與台方企業合資。
在上個世紀末年 Dot COM 泡沫時期,
台灣有很多「網路公司」都是這樣搞,這根本是公開的祕密。
這些網路公司後來多數都沒能存活,
存活下來的早就轉型變成 MIS 整合服務。

換句話說,不只五年,陸資介入台灣資訊服務市場,
早就有 15 年以上的歷史了!

依照這些人的論點,小弟以及當時多數的網路公司從業人員,
早從十五年以前就在當「賣台間諜」了。

順便一提,台灣之所以浪費這麼久的時間硬挺 WiMAX,
就是拜上面那票教授所賜。
這些人在科技發展政策與專案主導方面有無限的權力,
但是沒有人負擔任何責任。
ulyssesric
9.  ulyssesric (發表於 2014年4月10日 10:10)
※ 引述《zxcbrian》的留言:
> 以後要偷東西就輕而一舉啦,甚麼專利,機密資料,ㄏㄏ
> ╯-__-)╯ ╩╩

同學,專利是「開放知識」。
任何知識一旦專利化就不再是「機密」,
任何人都可以無償取得一件「專利」裡面的知識,
全世界皆如此。
唯有當你要「實現」專利的時候,
才會受到專利屬地的進口、製造、販售限制。

至於「機密」,
真的是呵呵呵呵呵(遠望某 Help This Company 的簡先生)。
先去問問有多少人的電腦密碼是自己的生日,再來講「機密」。
劈你是為你好
10.  劈你是為你好 (發表於 2014年4月10日 13:43)
網路相關的爭議倒是都很快就被看破手腳了!

反而會抗議想炒冷飯的人,都是一群被牽著走的非相關從業人員
mnnuahg
1人給推

11.  mnnuahg (發表於 2014年4月10日 15:14)
雖然只服務企業,但電信業算不算企業?不同電信的使用者要互相溝通,封包要經過交換中心,交換中心算不算企業之間的數據交換?這個項目若在服貿開放,讓中資可經營交換中心,就等於中國可以攔截到普通用戶的數據。
這是交大林盈達教授的說法,也是我目前最大的疑慮,昨天在交大的說明會NCC副主委也在場,我一直在等他發言澄清這點,可惜沒等到,副主委只說他之後會用文字回應
mnnuahg
12.  mnnuahg (發表於 2014年4月10日 15:23)
另外關於張中一先生的文章,已有教授回應
https://www.facebook.com/jslipfhf/posts/515190065259210
張中一先生的原文,也建議大家點連結進去看看下面的正反方論點!
ulyssesric
13.  ulyssesric (發表於 2014年4月10日 18:32)
※ 引述《mnnuahg》的留言:
> 雖然只服務企業,但電信業算不算企業?不同電信的使用者要互相溝通,封包要經過交換中心,交換中心算不算企業之間的數據交換?這個項目若在服貿開放,讓中資可經營交換中心,就等於中國可以攔截到普通用戶的數據。

大家理性思考是件好事。<( ̄︶ ̄)>

您的疑慮有一個邏輯上的瑕疵:
「交換中心」也要有人去用,才會有資料。

電信業確實是企業無誤,
但是交換中心是電信業自己本身必須具備的基礎建設。
一個已經在提供電信服務的電信業者,
為何要跑去用其他企業提供的「電信服務」?
不管他的價錢多便宜,對於一個我已經既有的東西,
我幹嘛再多花一次錢去買?

大部分反對者都會用一個很奇怪的預設立場:
『台灣企業或台灣使用者會無條件去使用陸資服務』,
卻完全忘記台灣這邊是一個自由市場。
自由市場就是有競爭,有選擇,
使用者自然會選擇性能價值比最高的服務。
如果陸資企業會造成你使用上的疑慮,你自然會排除他。

而且這次開放業務的前提是「不可從事與網際網路相關之服務」,
因此所謂的「交換中心」如果會處理到開放的網際網路業務,
那一開始就不可能准許申請。

再來,如果現在大家疑慮的是使用者的資料被攔截,
那請大家放心:從有網際網路開始,私人通訊早就被聽光光了。

聆聽網路封包根本沒有任何技術性可言。
陸資企業申請架設一個主機代管,
就可以聽到同一區域網路中的所有封包。
但問題是:你聽到我的通訊的封包,你要如何使用?

每天流傳在網際網路上的封包百分之九十五都是垃圾資訊,
你要花費多大的精力來過濾?
退一萬步,就算你能鎖定一個特定對象、特定應用、特定通訊埠,
你還要處理加密的暴力破解手續。
再退兩萬步,就算你超級不懷好意,動用一拖拉庫的機器來破解,
你破解的速度根本就跟不上我製造訊息的速度,
不管你有多少台超級電腦,你都會被訊息淹沒。

繞了一圈回到原點:
你到底是有多麼的 VIP,
才會吸引別人用這種不擇手段的方法來竊聽?
linguist
14.  linguist (發表於 2014年4月10日 22:33)
如果沒問題,就先請中國大陸對台灣完整開放對台灣的相關服務,先撤掉防火牆再說,兩百多位學者專家會比不上幾位官員?怎麼不讓有專業知識的人去談判。╮(╯_╰)╭
Max
15.  Max (發表於 2014年4月11日 03:23)
既然無法100%保證資料安全,就不該開放!!!!!

拿國家安全當兒戲!!!! 就這種70年前丟掉大片江山,拉著台灣人戒嚴喊反共抗俄,現在卻拉著台灣人急著對北京朝貢的國民黨作的出來!!!!

既然無法100%保證資料安全,就不該開放!!!!!

拿國家安全當兒戲!!!! 就這種70年前丟掉大片江山,拉著台灣人戒嚴喊反共抗俄,現在卻拉著台灣人急著對北京朝貢的國民黨作的出來!!!!
ulyssesric
16.  ulyssesric (發表於 2014年4月11日 09:35)
※ 引述《Max》的留言:
> 既然無法100%保證資料安全,就不該開放!!!!!

同樣的,閣下也無法保證,
你明天不會帶著銀行存款和公司機密資料跑去投共。
沒有人能夠保證在網路上流傳的資料安全無虞,
同樣的也沒有人能夠保證閣下的人格和命運。

你現在是和全世界競爭,不是只有中國。
對於民間企業營業資料感興趣的,
不是國家勢力,而是同業的競爭對手。
包括韓國人,日本人,美國人,還有我們的同胞台灣人。
我自己就參與過幾個資安建置專案,
講白了就是反韓國產業間諜。

你想擋住中國,但是你能擋住全世界嗎?
ulyssesric
17.  ulyssesric (發表於 2014年4月11日 09:39)
※ 引述《mnnuahg》的留言:
> 另外關於張中一先生的文章,已有教授回應
> https://www.facebook.com/jslipfhf/posts/515190065259210
> 張中一先生的原文,也建議大家點連結進去看看下面的正反方論點!

張先生也有針對該篇回應了,打臉打頗兇。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chong-yie-chang/敬覆李忠憲教授的回應/10152056455197828

無獨有偶的,該篇回應貼出來以後,
李教授就把那篇刪除了。刪除了。刪除了。
很重要所以講三次。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