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1abf2120e14de98fe0f1d0e8ff750cb6 在麻省理工學院,Alex Pentland 是人類動力學實驗室(Human Dynamics Lab)以及 Media Lab Entrepreneurship 計畫的主管。平時他更喜歡大家稱呼他 Sandy,然而他其實還有一個更加廣為人知的外號「Grandfather of Wearable」。


圖片來源

Grandfather 這樣的稱號,不是隨便一個人都能受得起的。之所以別人願意這樣稱呼 Sandy,完全是因為他在可穿戴計算領域的高瞻遠矚。1986 年,從史丹佛大學重新回歸麻省理工學院的他,啟動了屬於他自己的第一間實驗室,名為 Looking at People。

30 年前,不要說無線網路,連網際網路都沒有真正出現,可穿戴計算是一個聞所未聞的概念,而 Sandy 卻要在這樣一片空白的情況下進行摸索。這個實驗室,隨著 Sandy 啟動名為 Wearable Computing 的項目,裡面聚集著後來在可穿戴領域名稱聲鵲起的人,比如一代電子狂人 Steve Mann,以及負責 Google Glass 開發的 Thad Starner。 Wearable Computing 這個專案頁面下,還能找到他們當年發表的論文。

1998 年,Sandy 在《科學人》發表了一篇文章,詳細介紹了當時實驗室所取得的研發成果。文章標題叫《可穿戴智慧》(Wearable Intelligence),篇首語裡寫著,「嵌入超小型電腦的衣服、鞋子和眼鏡,或許成為『最聰明的』新時尚配件。」

▲圖片來源

文章裡介紹了很多有趣的項目:比如 Vest Worn,功能就好像多啦 A 夢裡的翻譯蒟蒻,能夠把人說的話轉換成另一種語言;他們還讓模特兒穿上電視記者的背心,並在手套上鑲嵌攝影機,而頭上則戴著眼鏡式頭戴式顯示器,看上去像是新新聞時代的記者;還有能夠直接掃描條碼的戒指,可以把人走路的步伐轉換成音樂的鞋子;還有用於社交用途的項鍊狀的設備,可以顯示自己的名字以及其他願意跟別人分享的資訊,參與 Party 的時候,會比較好用。

在這篇文章中,他明確表達了這樣的觀點:

穿戴式設備不會那麼打擾,讓人分心,比起其他工具,人們就可能用更多不同的方式與它們連接。(這樣的設備)就是你可以一直佩戴,並且改變你的認知和你的行為的工具。當我們適應穿戴式設備,並且用其改變我們的個人習慣,經過一段時間之後,我們整體的文化也會為之改變。

他也預見在沒有經過優秀的設計的情況下,穿戴式設備例如智慧型手錶所帶來的資訊超載等之類的問題。

而現在,Sandy 以及團隊孵化一家名為 Sociometric Solution 的公司,它專注「量化辦公場所」這樣尖端的研究領域。根據《金融時報》的報導,「該公司在員工的姓名牌中置入感應器,以研究工作場所的社交狀況。姓名牌能夠監控員工在辦公場所是沿怎樣的路線走動的,與哪些人用什麼樣的語氣交談。」

不管怎麼樣,如果你關注可穿戴計算領域的發展,那麼 Sandy 是你最應該關注的人。

延伸閱讀:

電子狂人教你手工自製隱形耳機,植入體內

可穿戴不代表想穿戴、可穿戴也不代表可見...... 對穿戴式設備市場現狀的幾點看法

永遠連線的網路狂人 Chris Dancy

Google 發表智慧隱形眼鏡,讓糖尿病患者隨時偵測血糖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