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Dca16292e4fe94d7606935c86a63aa90 文: DJ Myklal a.k.a.林哲儀前不久去觀賞張震嶽的小巨蛋演唱會,經友人阿吱一提醒,才想起原來當年跟著阿嶽、Free 9還有MC Hotdog在2004年一同完成那次美國巡迴演出,已經是十年前的往事。而同樣是發生在2004年,自己認為在我的音樂人生中也佔有一席之地的一個重要經歷,就是第一次、也是到目前為止唯一一次受邀擔任海洋音樂祭「海洋獨立音樂大賞」的評審。

眾所皆知,海洋音樂祭是在2000年時由台北縣政府與張四十三的角頭音樂所合作發起 (那也是我首度擔任金曲奬評審的年份,而當年贏得最佳男歌手的正是角頭音樂旗下的陳建年),當時的概念是有意向經典的Woodstock取經、然後強調堅持「原創」音樂精神來創造出一個屬於華語市場的音樂祭,從而形成北台灣最重要的年度搖滾盛會之一。而在海祭迎來15週年的今天,即便表演單位的邀請以及整體活動的規劃是否漸趨主流化而悖離海祭初衷的討論在近年來未曾停歇過,但當中比賽形式的「海洋獨立音樂大賞」卻始終令人期待,畢竟近期能脫穎而出贏得各類獎項的Trash、暗黑白領階級、Flux、槍擊潑辣、皇后皮箱…等,無疑都是令人興奮的好聲音。

所以至今,我仍難忘當年出任評審時,在眾多報名樂團的Demo中被熊寶貝作品〈簡單〉感動的心情,還有第一次在海祭舞台上看到假死貓小便(當年贏得海洋大賞)現場演出的驚喜感受,而更重要的是,那年贏得評審團大獎的蘇打綠,十年後的今天已經成功在台灣站穩天團級的地位,某種程度上似乎也回應了張四十三最初所賦予「海洋獨立音樂大賞」的願景。他曾在訪問中表示過,這樣的比賽機制是希望海洋音樂大賞也成為原創音樂邁向主流的搖籃,讓海洋音樂祭成為一個製造明星的舞台,甚至乎海洋音樂祭的成功與否並不在於參與人潮的官方數字,而是比賽出來的樂團能在商業市場上得到甚麼樣的證明。

對我而言,這幾年來擔任金音獎評審,比起接任金曲奬評審工作,心中總抱持著更高的使命感與更興奮的心情,期許著更多源自於獨立/非主流的創作力能因此被發掘,透過金音獎發聲後能進一步對主流市場注入嶄新或改變的力量,而這麼多年來我對海祭的「海洋獨立音樂大賞」也始終心懷同樣的期望,或許可以說與張四十三的想法不謀而合。

所以,我也繼續期待著下一個蘇打綠從海祭誕生!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