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424a7ad4adeb25cfa394963c018aa353 iPhone 徹底顛覆了手機行業,讓我們很容易把以前看做蠻荒時代。那些外形古怪、功能單一、不夠智慧的老設備,只能引發些感歎和回憶。它們挑不起我們的欲望,也不能給我們什麼啟迪。不過,Danger 公司的 Sidekick 可以算是例外。它是第一款獲得明星和年輕人喜歡的智慧型手機,而且,它的創新也被現在的手機完全繼承了下來。近日,員工的 Chris DeSalvo 在 Medium 上回顧了 Danger 的許多創新做法。


圖片來源

Danger Research,Inc 的三位聯合創始人是 Andy Rubin、Matt Hershenson 和 Joe Britt。他們都曾經是蘋果公司的員工。2000 年的時候,瀏覽器剛剛出現不久,許多人沒有手機,幾乎沒有寬頻網路。在網路上,門戶網站佔據著統治地位,他們希望用戶時刻關注網站,但是消費者沒有可以隨時接收資訊的行動設備。Danger 最早的產品就是要解決這個問題。

圖片來源

Peanut

Peanut 是一個帶有 LCD 顯示螢幕的鑰匙掛件,可以接收與使用者帳戶有關聯的資訊,比如 todo 清單、日曆、郵件等等。Danger 的計畫是以 1 美元的價格銷售 Peanut,然後向門戶網站收取月費。他們運行一個服務,把門戶網站的資料和使用者設備聯繫起來。

向 Peanut 傳輸資料的方法有兩個:一是透過與電腦序列介面相連的 dock,然後登入一個特殊網頁。定制的瀏覽器外掛程式可以把數據傳到 peanut 上面。他們有一個想法是,在傳輸資料的時候,外掛程式和 peanut 上顯示一個廣告。另一個方法是透過調頻電台副載波傳輸資料。

他們的設想是,向每個主要城市的廣播電台租借頻寬。這種技術是單向的,而且只能發送很少的資料,因此,每天只能發送有限資訊。不過,這種方法帶來了新的可能性,比如零售商可以購買調頻發射器,與 Danger 網路相連,向使用者推送消息。例子,用戶經過星巴克的時候,Peanut 發佈 ding 的聲音,告訴他說,收到了一個團購折扣。這個功能並沒有完成,不過其概念存活了下來。蘋果的 iBeacon 就是類似的東西。

不過,使用調頻電台傳輸資料,從技術上存在許多問題。這時候,Danger 的一個風投帶來了好主意,他們可以利用剛剛興起的 GPRS 技術。同時,風投還找了一家樂意與公司合作的小型電信商 VoiceStream(後來的 T-Mobile )。於是,他們放棄了 Peanut,開始了製造一個全新的設備。這個設備就是 hiptop(T-Mobile 在美國銷售時將其命名為 SideKick),第一個始終開機、與網際網路相連的智慧型手機。

hiptop 能夠做什麼

永遠在網路上、雙向資料:當時的許多 PDA 要求使用者進入傳輸模式,進行同步,而 hiptop 是永遠連線的。在任何時候,公司的伺服器都能夠向設備推送資料,設備也能即刻做出反應。當你斷線的時候,所有的任務都會排隊,一旦上線,這些任務就會被立刻處理,不用什麼「下拉更新」或者「點擊再試」。

圖片來源

大量的輸入操作:設備上有一個滾輪,作為主要控制按鈕(後來換成滾珠),四向的 d-pad(遊戲或其他),三個控制按鍵(功能表、切換和取消),一個全鍵盤和單獨的數位行。功能表按鈕配合字母鍵可以複製粘貼,切換按鈕可以在應用間快速切換。後來還加入了專門的接聽和掛斷電話按鈕。

圖片來源

多協定即時通訊:一個即時通訊用戶端,支援 AOL、Yahoo Messenger 和 MSN。透過設備上的按鈕可以在不同的通話鍵切換,透過功能表按鈕和數位鍵可以直接跳到某個對話。用戶端支援 Emoji。

多帳戶郵件:設備支援 POP 和 IMAP。除了內建的郵件帳戶,用戶可以登錄三個其它帳戶。郵件用戶端支援Rich Media、圖片和其它附件。

PIM 應用:設備上有記事本、todo 列表、通訊錄和日曆。日曆支援多時區,可以很好地處理重覆性任務。

瀏覽器:hiptop 使用了 AvantGo 的授權技術。透過使用大量的中轉伺服器,Danger 把用戶想要瀏覽的網頁壓縮、重新渲染,並且把文字重新編碼(設備只需要支援 UTF-8)。瀏覽器的一個創新是,用戶無需輸入 www 和 .com,直接輸入 apple 就能登錄到 www.apple.com。

輸入法:Danger 在按鍵形狀上投入了大量精力。由於盲打很方便,用戶可以數小時使用 IM,或者編寫上千字的郵件。

雲端存儲:用戶討厭手動同步,因此,在 hiptop 上做的事情會即時備份到公司的伺服器上。如果使用者多個設備使用同一帳戶,那麼,用戶做的事情會同步到所有設備上面。

圖片來源

 

網路應用:Danger 提供了一個網頁介面,可以瀏覽備份的郵件、PIM 應用和圖片庫。

多工和應用程式之間的交流:當你打開一個應用程式,它會一直運行,沒有退出的選項。一切都在永遠運行的狀態。當瀏覽器在載入網頁的時候,你可以切換到郵件或者即時通訊軟體。一旦載入完成,系統會通知你。所有應用程式之間都有交流。在記事本選擇一段話,按功能表+m,就會編寫以這段話為內容的郵件。從瀏覽器下載檔案,存在 SD 卡上,然後就能用其它應用程式瀏覽或者編輯。

App Store:hiptop 有一個線上的商店,T-Mobile 稱其為「Download Fun」。商店的分類有應用程式、遊戲、工具程式、鈴聲和桌布等。用戶可以看到截圖和介紹。如果是鈴聲,可以播放一個片段。點選「購買」按鈕後,應用程式就會下載和自動安裝了,費用從手機費中扣除。公司有 24 小時退貨政策。如果在 24 小時內刪除,用戶無需付費。

服務費:hiptop 的服務費是每月 19.95 美元。便宜,易於理解。使用者不用考慮資料套餐。當時這種固定費模式並不常見。

圖片來源

OTA 升級:hiptop 的軟體可以透過手機網路無線更新,便於修復漏洞和增加功能。這一切都在後台進行,然後用戶會收到一條通知,說升級下載完成,要求重新啟動。當然,用戶可以選擇不升級。

通知和音樂:hiptop 使用了 RGB LCD,可以顯示各種原色,同時設備上還配有震動器,這使得音樂播放很有意思。設備的鈴聲使用的格式是 General MIDI 增強版,因此,播放音樂的時候,可以配合不同顏色的閃光和振動。

當螢幕關閉後,LCD 可以間歇性的閃動,告訴用戶有通知。用戶可以為每個應用程式選擇不同的顏色和閃動模式。

開發者專案

Danger 知道第三方應用程式的重要性,因此,他們提供了開發者工具,讓開發者可以打包、測試和提交應用程式。平台是基於 Java 的,開發者可以使用 Mac OS、Windows 和 Linux 開發應用程式。(為 hiptop 開發 java runtime 的工程師後來加入 Google,開發了 Android 的 runtime Dalvik。)。他們提供了設備模擬器,以供開發者進行各種測試。模擬器甚至可以模擬攝影機和其它硬體,或者模擬糟糕的網路狀況,讓開發者瞭解應用程式會如何表現。

圖片來源

公司有一群技術很強的軟體人員,對上交的應用程式進行長時間測試。如果開發者應用程式被拒絕上架,他們會知道原因是什麼。根據公司提供的測試清單,開發者也可以自己進行測試。這種方式似乎比 android 和 iOS 現在的做法都要好。

其它東西

2001 年,Danger 做了一個用戶定位的應用程式 Where My Dogs At? 它可以展示出你的朋友所在位置。當時,手機沒有 GPS 定位,Danger 的定位是基於手機基地台的。某位工程師還做了很酷的應用程式,一個地點相關的記事本。當你站在正確的位置,你能夠看到記事,否則它是隱藏起來的。

2002 年,Danger 的員工開始用設備寫微型部落格,記錄自己的生活,自動上傳到網頁上。

2003 年,他們把這種做法變成了一種服務。使用者把文字和圖片發到 hiplogs@hiptop.com 後,生成的文章會添加到部落格上。這就像是 Instagram 和 Tumblr 的合體。

2005 年,設備全面支援藍牙耳機、音響系統和車載介面。

2009 年,hiptop 上有了原生的 Facebook、Twitter 和 MySpace 用戶端。TeleNav 為其做了一款地圖應用程式。

圖片來源

最酷的一件事情

2004 年,Danger 內部有個特別的專案,把 Gameboy 和 Hiptop 結合起來。這個項目被稱作 G1。他們把 GBA 的晶片組與 hiptop 主機板結合起來,然後製造了一個晶片來混合兩者的視訊訊號。結果是,他們做到這樣的事情:玩 Gameboy 遊戲的時候,有電話打來,然後 Gameboy 遊戲會暫停,並且在畫面上出現一個警告視窗,詢問你是否接聽電話。電話結束後,遊戲會重新開始。透過他們的應用程式商店,用戶可以購買 Gameboy 遊戲,不需要攜帶什麼卡帶了。任天堂的高層們非常喜歡這個主意,但是,任天堂的遊戲授權中,不包括電子銷售方面的權利,而且在商店中銷售遊戲,還有大量的工作要做。最終,這個項目沒有進展下去。

圖片來源

題外話:

Andy Rubin 於 2003 年離開 Danger,創建 Android。2005 年,Android 被 Google 收購,Andy Rubin 成為 Android 部門主管。

2008 年,微軟收購了 Danger。Danger 團隊參與 Kin 的開發。Kin 發佈後,Danger 的另外兩位創始人 Matt Hershenson 和 Joe Britt 離開微軟,去了 Google。

Danger 的設計總監 Matias Duarte 於 2005 年離開 Danger,2007 年,他在 Palm 擔任人機介面和用戶體驗副總裁,主導了 webOS 人機介面開發。2010 年,他跳槽到 Google,擔任 Android 用戶體驗主管。

延伸閱讀:

Apple 的圖形介面來自 Xerox,再往前追溯,則源自於45 年前的這個 demo...

1981 年,10 美元,2 小時,1 份電子報紙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