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Fe61e136c18e08c5472cb447191de398 Steve Jobs 在位時,他為蘋果的設計師和工程師創造了一條核心原則:專注於打造一流的產品。而現在,根據蘋果首席設計師 Jonathan Ive 的說法,蘋果在 Tim Cook 時代依然遵循這一哲學。

這位很少在公眾露面的設計師最近也接受了採訪,稱蘋果公司的設計流程一直沒有變化,依然保持活力而健康。以下是Jony Ive接受采訪的全文。

關於 Cook,還有那「沒變」的蘋果文化

問:在 Tim Cook 的領導下,蘋果的創新文化是什麼樣的?如果有變化,那麼怎樣變化的?

Ive:在蘋果,創新一直是團隊遊戲。一直是幾個小團隊一起協作的結果。每個單獨的設計團隊都很小。我們一起工作,大多可能有15 至20 年了。創新團隊很小,而且非常專注。他們其中的一種特質就是求知欲強,很有好奇心。

說起我做的事情,製造算是在流程末尾不可或缺的一項工作。我們製造產品的方式要求和定義都很多。我既設計也製造產品,兩者難以分開。

而這也是 Steve 留下的一部分。這種設計、製造和開發產品的感覺和理解,已經深深根植於蘋果的文化裡頭。產品的形態、材料和工藝,都精妙的連接在一起。除非我們很懂某一種材料——無論是金屬還是塑料,並且理解工藝讓他們如何成型——否則我們永不能開發出最合適的產品形態。

Steve 建立了一套經得起時間考驗的價值觀——而他是在一小個團隊裡面建立了這種價值觀,我很幸運成為其中的一人,而 Tim Cook 也是這個團隊的重要成員,至少已經有15 – 20 年時間了。

我很清楚的記得,當我們還在製造便攜的塑料外殼電腦時,Steve、Tim 和我坐在一起,商量如何建造一個非常輕薄的電腦。在工程的角度,這意味著一系列的挑戰:怎麼樣去運用新的鋁合金材料。這也意味著,我們需要重新設計,並且重新找供應商合作,還需要聘請一整個新的團隊。

在過去的15 至20 年中,我在最具挑戰性和創意的工作中度過了。我非常喜歡談論未來的產品——他們的材料是我們從未使用過的。我們現在已經在新材料上努力了數年,Tim 也極大地參與推進這些涉及新領域和新材料的項目。

經歷了多年,我們這一個團隊已經發展出一種工作方式,充滿活力、健康而且持續增長和演化。

問:與 Cook 一起工作是什麼樣的?你能給我們一些展現他領導力的例子嗎?

Ive:我們每週都會碰面 3 次。有時候這些會議是在他家,有時候是在設計工作室,我們會一起「看」某個具體的產品,以介乎「產品本身的樣子」和「我們設想的產品」之間的心態來看。這就是我作為設計師的任務——試著弄明白是什麼影響了我們看客觀事物的方式。

我已經和 Tim 一起工作了20 年了,我一直很讚賞的是他嘗試理解事物時冷靜的思考,他是會花時間慢慢想的人。

專注於產品並不是陳腔濫調

問:你最近也開始領導軟體介面的設計。這是否會改變公司的設計流程?

Ive:我為 UI 提供了一些方向性的意見。我和 UI 團隊工作的方式也是一樣的,和團隊非常親密。核心的創意是來自小團隊,我們做了一些小變化,但並沒有你們想像的有戲劇性變化。

我從 Steve 學到最有價值的就是專注。這就是我們正專注的事情:做產品。我真希望我能將「專注於產品」的道理講得更好一些,而且這真的不是陳腔濫調。

這就是你來到這個工作室的原因,就是為了創造你所能創造的最好產品。當你排除了其他目標,你就會發現很多事情其實並不重要,例如職位和頭銜,組織的架構,這並不是我們看待同事的角度。

問:當你的投資者和粉絲都在嚷嚷想要看到下一個驚豔的產品時,保持對自己的耐心是不是很難?

Ive:對於我們每個人來說,保持耐心都是很難的事情。對於 Steve 來說是,對於 Tim 來說也是。在某些時候,是很難一直專注在產品上的。我們和某些競爭公司的不同在於,我們專注產品,而且專注開發好的產品。

老實說,我並不認為(Jobs 去世後)這裡有任何改變。我的專注點非常窄,因此我不能談論除了設計和產品開發之外的任何事情。當回看過去20 年,你能感覺到你從事某項非常困難的工作,當你做這工作的時候,你也不知道是否能做成。

我們比較聰明是,只談論那些做成的事情。當你在做某個項目事,你得有決心繼續做下去。因為做新的東西,路上眾多的艱難險阻是常有之事。在某個節點,你是得打個電話說,我們已經盡力了,但這已經違反我們所不能改變的物理定律。

當這艱難的工作變成你的日常,當你被問題和挑戰淹沒,的確是很容易變得不耐心。

使用 Facebook 留言

uhbijnokm
1人給推

1.  uhbijnokm (發表於 2014年6月18日 09:52)
看到文章裡有時是Steve, Tim, Ive有時候是史蒂夫、提姆、艾維,這才真的讓我失去耐心
╯-__-)╯ ╩╩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