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79be4716f3cc21b46daf3874802d86f9 在 Sundar Pichai 的帶領下,Android 生態圈正在發生許多新變化。一方面,我們看到 Google 把自身app從系統中剝離出來,使生產商在升級系統上的壓力減小了,另一方面,Google 減少了與生產商在硬體上的競爭,Moto 被出售,Nexus 專案準備停止。


圖片來源

看起來,Google 在努力創造一個更加公平的競爭環境。當然,Google 也不會放棄對生產商的控制。在三星的 Magazine UX 明顯觸動 Google 底線後,Google 就向三星施加了壓力。如何維持生態圈的平衡,照顧到各方利益?這是 Sundar Pichai 不斷思考的問題。

今年的 WWDC 上,蘋果的 CEO 庫克提到了 Android 的安全問題和碎片化問題,稱其為「toxic hellstew」。在接受 Businessweek 網站採訪時,Sundar Pichai 很平靜地為 Android 的安全性做了辯護,但是他的結論更像是一種羡慕而非反駁。「蘋果可以在一覺醒來後,思考下設備和軟體,然後說,『我能把做晶片的傢伙叫來,告訴它晶片應該是什麼樣子』,這肯定是一種輕鬆的感覺,」 他說,「我必須思考的是,如何構建一個平台,召集許多人一起上路,做正確的事情。我認為,最終來看,這是一種更好的做法,但是這也會帶來更多的壓力。」

作為 Chrome 部門的主管,Sundar Pichai 對於外部合作並不陌生。在他的努力下,許多 PC 生產商都開始製造 Chromebook,一款看起來仍過於超前的筆記型電腦。不過,管理 Android 生態圈是更加困難的工作。由於 Android 的開放性,每個生產商都可以對其進行改造,用來實現自己的目的。有時候,這並一定符合 Google 的利益,比如Amazon的 Kindle Fire 和 Fire Phone、Nokia的 Nokia X 就完全去掉了 Google 的服務。三星仍然是 Google 最重要的盟友,但是它的地位過於強大,導致兩者關係非常複雜,而且三星還有自己的 Tizen 系統。HTC 和 LG 同樣是盟友,但是它們的市場占有率太小,對於 Google 的幫助有限。

對於 Android 生態圈背後的隱憂,Sundar Pichai 有著清醒的認識。在他看來,如果缺乏合適的關懷,Android 未來很可能像他最近參加的一次衝浪課。他一開始表現的很好,然後狠狠地摔了下來。

在 Sundar Pichai 掌管 Android 部門之前,Andy Rubin 是 Android 生態圈的核心人物。他控制生產商的方法是選擇性地分享資訊。每年,他會選擇一家生產商,向其提供最新的系統。這促進了生產商的競爭,但與此同時,這也帶來了一些不滿。生產商們把他看做是一個馬基維利式的人物,難以進行合作。

在公司內部,Rubin 努力保持平台的中立性,以至於 Google 的員工說,相比 Android 部門,與競爭對手蘋果的合作都更為容易些。「部分原因是因為專案所處的階段,」 Android 副總裁 Brian Rakowski 說,「團隊真的需要忽略任何人。」 Google 的另一位高層說,由於 Rubin 拒絕與其它部門公開合作,他首次目睹了公司高層的一次激烈爭吵。

2012 年,Google 發佈了 Android 版的 Chrome 瀏覽器,試圖用它取代系統內建的瀏覽器。這本來是一次部門合作的機會,但是兩個部門的關係如此糟糕,以至於他們在合作前必須訂立一份條款書。「這從來不是私怨,」 Pichai 說,「儘管我們並不是很親密,但是我們之間有著不錯的友誼。我們從來沒有什麼重大分歧。在某些特定的方面,我們有過激烈的爭論。」

他承認兩人的風格不同。「Andy 的許多想法保留給了自己。我的感覺是,這就是他做事的基本方式。Andy 有一個計畫,一個策略,但是只存在於自己的頭腦之中。」
2013 年,Larry Page 告訴 Rubin,Android 必須與公司的其它部門融合。Rubin 一開始同意了,但是後來又改變了自己的想法。一位知情人士說,迫使 Rubin 辭職是 Page 擔任 CEO 後做出的最艱難的決定。

Sundar Pichai 上台之後,立刻開始促進 Android 與其它團隊的合作。他推動了 Android 和搜尋部門的合作,使得 Google Now 成為 Android 系統的重要功能;他在 Svelte 項目中投入了資源,使 Android 可以在廉價、低性能的設備上良好運行;他取消了為觸控螢幕筆記型電腦開發 Android 版本的專案,將精力放到了平板、智慧型電視和可穿戴電腦上;他幫忙促成了對 Nest 的收購,然後關掉了 Android 內部的智慧型家居項目,把這方面的任務交給了 Nest。

與此同時,Pichai 努力改善與其它公司的關係。2013 年 4 月,他與 Larry Page、電子商務總監 Nikesh Arora 一起去韓國拜訪了三星高層。他說,這次旅行的目的是表達尊敬。「我希望一種更親密、更直接的交流。」 他說。當然,Google 與三星的關係。今年 1 月的時候,三星展示了自己的 Magazine UX,導致 Google 高層的憤怒。為此,Sundar Pichai 與三星的高層進行了數次會談。最終,三星表示了讓步,後來,雙方還達成專利互換協定。

除了生產 Android 設備以外,三星也在開發 Tizen 系統,試圖減少對 Android 的依賴。對此,Pichai 說,「在我看來,Tizen 是人們應該有的一種選擇,我們需要確保 Android 是更好的選擇。」

在 Piper Jaffray 的分析師 Gene Munster 看來,Pichai 已經化解了三星的威脅。「兩者的關係永遠不會完美,但是我認為它們的關係還不錯,」 他說,「底線是,它們彼此需要。」

對於生產商來說,今年的 I/O 大會也在預示 Android 生態圈的新變化。在過去,Google 總是選擇秋季發佈 Android 新版本。製造商們抱怨說,由於發佈時間太晚,他們不能提前為耶誕節做準備,同時,相比每年開發 Nexus 手機的廠商,他們也處於不利地位。今年,Pichai 會在 I/O 大會上宣佈 Android 的下一個大版本。這是為了增強透明度。「我希望人們更早地瞭解我們所做的事情,」他說。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