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7471f677abe5e4d2f6228cd3007f8a32 你可以說這是個關於「夢想」的故事,當然,更多的人認為這很奇葩。Zack Danger Brown 在群眾募資平台 Kickstarter 上發起了一個名為「馬鈴薯沙拉」的群眾募資項目,可不要以為「馬鈴薯沙拉」是一個智慧型硬體的代號,Zack Danger Brown 要做的,真的就是馬鈴薯沙拉而已。

開始的時候,他的籌款目標僅僅為 10 美元。一個月的籌款期過去了,最終,Zack Danger Brown 籌集到了 55,492 美元,共有 6,911 名支持者。

在此之前,「馬鈴薯沙拉」項目一度籌集到了 7 萬美元,可能有的支持者覺得這實在是太無聊了,最後退出了這個項目。不管是相較於最開始的 10 美元目標也好,還是做「馬鈴薯沙拉」這個項目本身的價值也好,這樣的最終結果確實是出乎人們和 Zack Danger Brown 本人的意料之外。

無聊也是一種「有趣」

這一年裡,我們見到了許多所謂的「現象等級」的產品爆發,讓人抓狂的 Flappy Bird,還有讓人呵呵的 Yo。如果以常理的角度來看,這兩款app完全沒有紅的道理,但是就莫名其妙地熱門了起來,在媒體的版面和用戶的手機裡佔有了一席之地。

誠然,相比於一些遊戲大廠出品的手遊,Flappy Bird 畫面粗糙,遊戲單調。Yo 這個app相較於傳統的 IM更是顯得可笑。但是深究起來,無聊並不等於無意義。正如 Yo 的投資者,Betaworks 的 John Borthwick 認為的那樣,他看到了 Yo 這個存活於通知欄的app為後續這類應用鋪就了道路。他在部落格中寫到:

「過去一年裡,我們已經看到一些功能特性局限於通知欄的app,即資訊僅展示在通知欄,或資訊即通知。」

以提醒為目的的通知的意義開始被重視,通知欄(通知中心)的互動特性今後將被放大。透過介面,像 Yo 這樣的app可以和其他app或者硬體相連接。透過嫁接 IFTTT,Yo 可以借助這個條件觸發機制喚起第三方服務。首先將 IFTTT 添加為好友,發送 Yo 給 IFTTT,就能完成打電話、發送 Twitter 資訊,控制智慧型電燈,智慧型空調等操作。

網際網路是一個極其包容和開放的地方,而像「馬鈴薯沙拉」的群眾募資項目的出現,也正好迎合了一些人的獵奇心理。發起人 Zack Danger Brown 也是很給面子,為支持者還設置了多個根據籌款額不同而存在的「里程碑」:

  • 籌集 35 美元,會做一個 4 倍份量的馬鈴薯沙拉;
  • 75 美元,會有一個披薩派對;
  • 100 美元,會嘗試使用兩種不同的方法做馬鈴薯沙拉;
  • 250 美元,將用更好的醬料;
  • 300 美元,會去請教專業廚師改善配方
  • 1000 美元,會錄製烹飪馬鈴薯沙拉的影片;
  • 1200 美元,會給所有支持者製作答謝微電影;
  • 3000 美元,會使用部分資金去租一個宴會廳舉辦一個馬鈴薯沙拉派對

這種設定就像遊戲中的「成就系統」一樣,玩家(支持者)為了達到滿足觸發成就的條件,真的什麼事都幹得出來。

大咖與大腿

這個群眾募資項目之所以能夠引起人們的注意,還有一個原因是 Kickstarter 本身的審核機制比較嚴格,而且多以智慧型硬體為主,和這樣的無厘頭項目氣質上並不搭,這種反差造成了一定的話題效果。

不過這個世界奇葩的事情何止與此,奇葩的群眾募資項目也多不勝數, Zack Danger Brown 的「馬鈴薯沙拉」項目之所以能名聲大噪,其實離不開一些有影響力的人的傳播。

在「馬鈴薯沙拉」項目上線後沒幾天,Revision 3,Digg 等項目的創始人,同時也是 Google Ventures 的投資合夥人的 Kevin Rose 在 Twitter 上更新了一條消息:

「我剛剛在 Kicksarter 上支援了一個馬鈴薯沙拉項目。」

這條附帶了了專案連結位址的 Twitter 出現在了媒體大規模報導的前面,而 Kevin Rose 的 Twitter 粉絲高達 147 萬,是不折不扣的大咖。除此之外,包括美國演員 Joshmalina 和著名科技網站 Gizmodo 編輯 Eric Limer 等等名人都在 Twitter 上幫「馬鈴薯沙拉」項目進行宣傳。

在第一波 Twitter 宣傳之後,便是美國科技媒體的大面積報導,包括 The Verge 也表示,雖然這個專案有些奇葩,但是不得不承認「存在即合理」。即使是和專案本身氣質不太搭嘎的 Kickstarter 在隨後也表示:

「對創意而言,沒有固定的標準。」

當名人和媒體關注了「馬鈴薯沙拉」項目後,這個項目也就有了更多的曝光機會,雖然很可能是紅過一次就死的典型,但是一次燃燒也已經足夠。Yahoo 報導,因為這種知名度,許多國家電視網路採訪了 Zack Danger Brown。許多品牌也聯繫了他想讓在製作馬鈴薯沙拉的時候使用他們品牌的產品,比如 Hellman 和 French。

因為已經達到了 3000 美元的目標,所以 Zack Danger Brown 需要租用一個宴會廳來辦大型的馬鈴薯沙拉派對,不過好消息是,哥倫布市 3A 級棒球隊哥倫布快艇也表示出了興趣,問 Zack Danger Brown 為網上的支持者舉辦馬鈴薯沙拉派對時是否願意使用他們的體育館。Zack Danger Brown 本打算在美國勞動節(9 月的第一個週一)那天籌辦這個活動。

依靠項目本身的奇特之處,還有大 V 和媒體的宣傳,「馬鈴薯沙拉」項目業已成為許多人想抱的一根大腿。不過正如一句略矯情的話那樣,不忘初心,方得始終。在最開始的 Kicksarter 專案說明中,只有簡單的一句話:

「簡單的講,我只是想做馬鈴薯沙拉而已,但是還沒想好做哪種。」

Zack Danger Brown 曾向 Business Insider 透露自己開展這個項目的初衷:
「上周(7 月 4 號左右),每個人都在談論馬鈴薯沙拉,我就想,為什麼不到 Kickstarter 平台群眾募資點錢,馬鈴薯沙拉就可以送給我的朋友們。其實這更像是發出一份聚會邀請函——你給我 10 美元買馬鈴薯沙拉,我給你辦一場聚會。」

機緣巧合,最終他籌集到了 5.5 萬美元,面對如此鉅款,Zack Danger Brown 仍向 CNET 表示:

「我無意利用這個馬鈴薯沙拉遊戲去賺錢,我只是想做馬鈴薯沙拉而已。」

不過在最貴的 110 美元支援選項中,支持者除了可以獲得 Zack Danger Brown 做好的馬鈴薯沙拉之外,還有送 T 恤衫和帽子。

延伸閱讀:

史上最無聊的社交應用程式 Yo 走紅了

「Yo」得正高興,被幾個學生給駭了……

爆紅遊戲 Flappy Bird 開發者表示下架在即

爆紅遊戲 Flappy Bird 下架原因:開發者收到死亡威脅壓力過大

山寨版 Flappy Bird 大舉入侵,Apple 與 Google 將要求更名以避免混淆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