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Def02fa370f1fa4488f1cb6f2f273a2e 漫畫宣告休刊的消息時有所聞,冨樫就以拖稿與休刊而惡名昭彰,五星物語拖了將近30年還連載不完。為什麼漫畫家要休刊呢?其實漫畫業界遠比我們想像還複雜,漫畫家健康亮紅燈、漫畫家與出版社鬧翻,甚至是社會壓力,都可能造成漫畫的休刊。趕快來了解其中的內幕吧。

在日本,漫畫家是競爭非常激烈的職業,必須與無數的同業對手競爭,難度比起台灣的高普考有過之無不及。即使順利脫穎而出,還得面臨壓力沉重的連載工作,為了趕上截稿期限而頻繁進入修羅場模式,其苦痛絕非常人所能體會。

即使是號稱業界鐵人的尾田榮一郎,也曾因扁桃腺發炎而休刊半個月,回來又得面對催稿壓力和雜誌封面彩稿的業務,真是血汗至極。

▲《H×H》因休刊而惡名昭彰,後期畫風精簡至極。

提到休刊,我們難免會想到幾個惡名昭彰的作品,如冨樫義博的《HUNTER×HUNTER》或是永野護的《五星物語》。尤其是冨樫,簡直是漫畫界的脫稿之神。我們可以拿《航海王》來比較,冨樫的《H×H》是在《航海王》連載半年後才開始連載,兩者都是在週刊少年Jump上面連載。現在航海王已經出了77本單行本,《H×H》卻只有32本,連航海王的一半都不到。

冨樫的休刊程度小從1星期,大到1年以上。如果將冨樫的休刊時間做平均,相當於「連載2話就休刊1話」的程度。更慘的是冨樫的畫風越來越精簡,最新的第32集簡直就可以用草稿來形容。冨樫拖稿又混很大的理由令讀者議論紛紛,從身體不適(最新的理由是腰痛)、玩遊戲玩過火、以及跟老婆鬧翻等等。

除了《H × H》,《五星物語》與《暗黒的破壊神》也是以休刊而惡名昭彰。五星物語從1986年連載至今只有12本單行本,暗黒的破壊神從1988年到現在才27本單行本。

▲我會請子孫把《暗黒的破壊神》結局燒給我看。

不是只有病痛會讓作品休刊,社會壓力通樣是休刊的理由。《黑子的籃球》曾經受到莫名人士的威脅與殺人預告,讓編輯部與作者承受莫大的壓力,導致作品活動與推廣受到很大限制。幸好警察及時逮到犯人,否則這部漫畫大概難逃腰斬命運。

另類休刊理由的例子是編輯部的惡整。《北極熊Café》是人氣很高的治癒系漫畫,後來沒意外地被動畫化。但是動畫化的手法非常粗糙,編輯部沒有告知作者,沒有讓作者參與動畫製作,甚至沒有給作者簽約分享權利金的機會。編輯部的種種惡行惡狀讓作者氣炸了,作者隨即宣布中止漫畫連載作為抗議,漫畫業界就是這麼現實。

幸好編輯部後來願意跟作者認錯,作者才重新展開《北極熊Café》的連載。

▲《北極熊Café》作者為了抗議而一度休刊。

類似《北極熊Café》的案例在業界並不算少數。雷句誠就因為與小學館糾紛而影響《金色的卡修》的連載;佐藤秀峰則是在訪談中對漫畫業界抱怨連連,認為編輯部唯利是圖又不重視漫畫家,簡直把漫畫家當成免洗的棋子。

漫畫家有時會用奇怪的理由來休刊,讓讀者莫名其妙。《Free!》原本在雜誌上連載好好的,作者GAN突然丟下「因為某個無可避免的理由」而暫停連載。奇怪的是幾乎是在同時,隔壁的京都アニメ卻上映一部同名卻毫無關聯的新動畫,這兩部作品中間是否有什麼糾葛呢?

▲《Free!》曾經因不明原因而休刊。

知名的科幻作品《銃夢 LastOrder》也曾因編輯部的干涉而休刊。銃夢LO原本在集英社的Ultra Jump月刊上連載,連載到100話左右卻突然停止連載,令讀者們大感吃驚。隨後銃夢LO順利復刊,卻跑到講談社的Evening上面連載。原本連載好好的,為何要突然換雜誌社呢?

後來銃夢的作者,木城幸人在部落格上公開其中源委。銃夢LO原本打算推出新裝版,編輯部卻對部分台詞,如「發狂」與「超能力混帳」有意見,認為這些語句會讓讀者聯想到精神障礙,可能引來輿論的攻擊,要求木城幸人修正。木城幸人表示恕難從命,集英社隨即宣布作品腰斬。木城幸人憤而將銃夢LO移到講談社的雜誌上連載,業界的黑幕真是可怕。

▲《銃夢 LastOrder》因內容爭議而休刊並更換出版社。

▲《蠟筆小新》作者去世讓讀者難過不已。

作者離世大概是最糟糕的休刊原因。《蠟筆小新》就因為作者臼井儀人的意外喪生而停刊,雖然後來由原製作群繼續連載,卻少了臼井風格的逗趣超展開。1999年,漫畫家多田薰因為意外而逝世,其作品《淘氣小親親》而不得不停刊,令粉絲們遺憾不已。

無論漫畫的休刊理由與動機為何,讀者與粉絲永遠是受害者。目前日本漫畫業界仍然有許多無法撼動的潛規則與黑幕,隨時準備考驗漫畫家與編輯部的智慧。希望雙方遇到問題時能夠用心克服,讓漫畫作品如期連載,這才是讀者所期望的結果。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