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1ebe1cf7f77b713a6c7eac9e0889c4b8 如果你曾到過人潮爆滿的跨年演唱會或集會遊行的現場,大概不難想像近日數十萬人上街頭的香港,在大量訊息密集發送時3G訊號會有多擁塞。而對這次佔中的示威者來說,要擔心的不只是過載的網路,網路訊號也可能直接遭政府切斷。因此,抗議的民眾紛紛下載一款不需網路就能傳訊息的通訊軟體—FireChat。

FireChat App由美國加州公司Open Garden所開發,在香港當地一天內累積逾十萬次的下載,排名一鼓作氣狂升429名,登上香港App Store的榜首。從阿拉伯之春、太陽花學運到香港佔中,我們看到科技與網路帶來前所未有的變革,年輕世代更善用科技來組織大型運動以爭取更多的民主自由,寫下歷史的新頁。

圖片來源

眾志成城的地下通訊網

2012年阿拉伯之春時Twitter發揮了重要作用,而今一款名為FireChat的地下通訊軟體,也正掀起香港泛民主的示威浪潮。9月28日,在香港新一波抗爭行動開始時,學運領袖黃之鋒在他的臉書上推薦了FireChat,這款以免上網聞名的人氣App可讓用戶無須Wifi或電信訊號即可彼此溝通,只要半徑七十公尺內的鄰近使用者也下載同款App就能傳送資料。FireChat使用的並非新科技,而是每個行動裝置都有的藍牙功能,雖受限於短距離傳輸的物理限制,但黃之鋒表示抗爭現場示威者通常相距不遠,在這樣的狀況下,每支使用FireChat和藍牙的用戶都可做為一個中繼站,形成一個點對點的網狀網絡(Mesh Networking),越多人在現場,可覆蓋的範圍就越大,訊號也越強。

新興的革命必備利器

FireChat的母公司Open Garden執行長Micha Benoliel在受訪時表示,這次FireChat在香港爆紅他並不意外,因為台灣今年三月的太陽花學運也有一波下載熱潮,但此次香港的下載量是台灣的二十倍多,單9月29日當地就有九萬七千個聊天室,而在凌晨兩點的時段,街上連夜佔領的學生也還有一萬四千個活躍用戶。FireChat官方無法存取線下傳輸的聊天內容和訊息比例,這是FireChat非常關鍵的特色。

這款軟體也是近年來一連串點燃大型抗爭運動之火的科技中最年輕的。2009年的伊朗綠色革命(編按:伊朗的一次大型反政府群眾運動,抗議選舉不公,綠色為反對派領袖所屬之競選顏色)又稱作Twitter革命,因為整場運動都是靠Twitter推文串聯。同樣的在2011年的佔領華爾街行動,Twitter的#開頭主題標籤(hashtag)也是集結人氣的方法。Facebook與Youtube也帶我們到阿拉伯之春和敘利亞內戰的最前線,甚至成為募集反政府抵抗份子和聖戰士的工具。但Firechat和這些連網的工具不同,它完全無須仰賴網路。

    (圖片來源

做抗爭者通訊自由的後盾

不過,FireChat對抗爭者而言也還不夠完美,聊天室完全對外開放,各路人馬皆可進入,這意味著權力機關也很容易滲入並掌握目前的動靜。Benoliel表示公司目前也正在針對示威者著手進行一些加密及私訊的功能更新,因為Open Garden是「言論自由與資訊流通」的提倡者。Benoliel說: 「FireChat最初並不是針對抗爭的目的而開發,但若能在這樣的狀況下幫上忙,我們也樂見其成,支持香港民眾所爭取的一切。」

 

(本文轉載自社企流,編譯者為李英嘉)

資料來源: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