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34a9d99882a79da936860419707d4d4d 不同的程式設計師,寫程式的速度差異可能天差地遠。有的程式師寫得非常快,有的則是龜速。Jeffrey Ventrella是一個龜速派的代表,他最近在一篇文章中探討了這種程式設計速度的差異,並且從龜速派的觀點出發,來說明為什麼在這個求快的時代,他認為程式還是該慢慢寫比較好

以下是Jeffrey Ventrella的自述

====================

我爸常跟我說的一句話是,慢一點寫程式,才能快點把程式寫完。

我在舊金山很多網路公司工作過,現在已經 52 歲了,對於程式設計師這個職業來說,我的年齡算偏大的。我寫程式的速度近乎龜速,事實上,我更像是一個會寫程式的藝術家。

以前有一次,我和一些比較年輕的程式設計師一起工作,他們信奉的程式設計宗旨是「速度快、更改少」。我們在同一個 codebase 裡合作,就像在共同煮一大鍋湯一樣。如果我們每個人都持續不間斷的貢獻程式碼的話,未來這個工程應該就會很美很壯觀的呈現出來。

但是並沒有。

問題在於,這些年輕的程式員在心裡其實有這麼一種思想,他們覺得:1、每個人都是可替代的;2、沒人應該對某一部分的具體程式碼負責;3、所有人應該都可以任意修改整個工程的程式碼。

他們覺得,現在已經有了github這種工具用來管理非同步時間內的程式碼貢獻,只要每個人都持之以恆的貢獻程式碼,工程和產品就會順理成章的出爐了。

事實不是這樣的。程式設計從來就不應該是拿工具來減少軟體發展的時間的。

程式設計應該是一項有節奏感有韻律的運動。我傾向於把工程依照不同的規模和時間度量分成不同的階段,每一個階段再從探索、實驗、error、臨時變數這些細小的東西開始做起。有時候當這棟建築完成之後,我還會推倒重來一遍,因為我覺得我有更好的建築方法。這種新的方法有時候是對的,有時候是錯的,事實上除非真正去再做一遍,不然你永遠無法知道究竟哪一種方法更好。

在軟體發展生態圈裡,關於對整個設計流程產生推動與支援的混合思考是很重要的,沒有這一部分的工作,再快的程式設計師,又能做出多好的設計?

很多神經系統科學家相信神經元資訊的流動在大腦的傳導過程中會有一個短暫的堵塞和混響,這對思維和感知會有很重要的作用。程式設計的設計也應該是這樣,需要時間。

 

慢速程式設計運動

人們對科技越來越詭異的迷戀,以及開發人員對工具異常的狂熱。大家總在說,為什麼有的軟體和應用做得這麼爛?沒錯,確實很爛。爛的原因在於,太多一味求快的程式師在忙著建設工具,然後用這個工具去支援另一個他們建好的工具,然後再用這個工具去支援另另一個他們建好的工具,然後再用這個工具幫他們寫出更快的程式碼。

這就是我為什麼覺得軟體發展需要更多的「人」,而不是「工具」的原因。並且,這些人不僅僅只是幫忙做做外面的 UI 藝術之類的而已,應該要有更多的人深入軟體發展的內部——確保軟體更多的與人文產生共鳴和迴響。

當我們談論程式設計時,我們在談論什麼?

程式設計不是打字。

所有的程式設計師都明白這一點,但是大部分人都容易忘記這一點。

在電腦前劈裡啪啦、彈指揮間的感覺確實很爽,這種鍵盤上啪啪啪的快感卻很容易讓人忘記程式設計是一項腦力活動,而不是體力勞動。程式設計的真正奧義在於,把人類的思維、設計、語言、邏輯和精神創造以一種電腦可以識別和儲存的方式記錄下來。

我妻子有時會跑到院子裡問我,你在程式設計嗎?我說,對,我在程式設計。事實上我可能正拿著鉗子修剪花盆裡的花草,或者做做施化肥之類的事情。

植物、土壤、鉗子,這些都是程式設計的好工具,正如鍵盤、滑鼠和雙螢幕一樣。

目前,我們正在經歷一個經濟產業的轉型期,從新興到可持續發展之間的一次過渡。新的軟體產品和商業模式是需要發展,但為了網路發展的可持續性,這種速度應該降下來一些了。寫程式不該僅是在寫客戶當下的需求,應該是為未來某種行業領域的基礎進行架構。

程式碼應該在程式師的關愛下慢慢的、茁壯的成長。Like good wine。Like a baby。

[原文來源:ventrellathing.wordpress.com]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