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7ecbb50e6ef668728149473c67119115 「我意識到一些人形容我是個混蛋。我願意承認自己不完美,也承認Uber這家公司不完美。而且和每個人一樣,我和Uber都做過一些錯事。但是在Uber,我們都願意努力地從錯誤中學習和成長。」這是Travis Kalanick最近在Uber五周年的慶生會上說一段話。

在這場在Uber總部員工餐廳裡舉辦的生日會上,Uber迎來了它五周歲的生日以及創始人Kalanick將近半小時的致辭。The Verge 的記者形容Kalanick的演講,簡直就是一段總統競選演說。這是一場帶有煽動情緒的演說,而Kalanick要表達的重點只有一個:我不是一個混蛋,我只是在帶著大家往好的方向改變。

如同Kalanick承認的那樣,Uber在過去五年中犯了許多錯誤。例如:由於Uber對司機的背景調查不力導致女乘客被性侵;Uber一位高管曾經威脅撰寫Uber負面報導的女記者;各國的Uber司機與當地計程車司機發生的種種糾紛等等。

但是這些瑕疵,仍然沒有剝奪它是世界上目前「最值錢的創業公司」這個頭銜。甚至有消息稱,Uber正計畫著新一輪的大規模融資,其估值將有望升至500億美元。那麼是什麼魅力讓這家創業公司能夠「瑕不掩瑜」?按照Kalanick的解釋,他本人和Uber非常艱難地改變了一些事情,包括舊的觀念,舊的習慣,甚至是舊的法規和政府管理方式。而這些改變,讓人們的生活變得更加美好了。

Kalanick說,Uber在全世界的擴張,大多是靠著當地司機和當地乘客的支援而發展起來的,並沒有得到過太多來自政府自上而下的支持。畢竟Uber的概念和一些舊的法令發生了衝突。

他說:「Uber常常需要與那些用著陳舊的法規去徹底反對專車服務的少數城市管理者抗衡……這些法規當年的確是為了維護乘車者以及司機的利益而制定的,但問題是,幾十年過去了,舊法規已經跟不上新時代,也不能有效地解決人們當前的交通問題。」

作為這種抗爭的結果,他很開心看到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認可Uber是一個好的選擇,並開始參與其中。Uber讓乘客在有限的預算中解決了交通問題,從而補上了城市公共交通服務的缺口(在美國,公共交通不算發達,尤其在中小型城市裡沒有地鐵或捷運,公車的發車間隙一般會達到一個小時左右一趟)。

一位Uber的女司機Theresa,也在生日會上講述了自己作為全職Uber司機的故事。

在加入Uber之前,她需要每天非常辛苦地超時工作。由於下班時間很晚,她每天根本沒有機會和已經睡著的兒子們說說話。這讓做母親的她常常感到難過而愧疚。而自從成為Uber司機後,她不但可以賺錢養家,還可以自由安排時間。

「在我想上班的時候,我可以打開我的Uber App,準備接客。但是當我需要陪伴我的孩子和生病的母親的時候,我可以關掉它,專心陪伴家人。成為Uber司機後,我第一次參加了我兒子在學校的親子活動,也是第一次陪他們進行週末出遊。」她有些激動地說。

Kalanick還想證明更多。他描繪了一下他腦中的烏托邦,因為有了Uber而在未來變得「智慧」的城市。

「Uber不光對於司機和乘客來說是一個正確的選擇,對於一座城市和生活在這個城市的居民也是一樣。

當一個城市有了Ube或是類似的服務以後會有什麼變化呢?它會變身智慧城市 (Smart City),讓人們減少在路上因為擁堵和找停車位而浪費的時間,會讓市政府減少在修建停車場以及昂貴的公共交通上的開支。

另外,有了Uber,這些城市在資料和科技上的共用也許可以幫忙找出一個可以解決城市停車難和堵車問題的一個方案。當然,當路上的車輛數目減少的時候,尤其是當未來的專車大多都是低排放的油電混合車的時候,空氣污染也會減少,我們的城市也會變得更加乾淨。最後,一個擁有專車業務的城市也會變得更加富有。因為當人們可以在一個城市內在可接受的價位內方便出行的時候,越來越多的公司就會搬來這裡,並且創造出更多的就業機會。」

除了談未來,Kalanick也炫耀了一下公司目前發展的情況。僅僅用了五年,Uber就已經進入全世界6大洲300多個城市。

「平均每一個月,Uber都會迎來成千上萬的新司機加入我們。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在紐約擁有26000個司機,在倫敦擁有15000個司機,在巴黎擁有10000個司機,在中國僅成都一個城市就有42000個司機。當然,在大本營舊金山我們也擁有22000個司機。」

 

 

使用 Facebook 留言

路人
1.  路人 (發表於 2015年6月10日 17:01)
坐過一次Uber高級版,
給我的體驗還不錯,
加上有抵用券不算貴。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