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78e326070b45fb2cc8bef43453d25999 並不是所有人都對Maker有興趣,當一般人來參觀Maker Faire,有些人可能會對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兒特別感興趣,也有些人只對能拍照的巨型 Maker Faire 機器人、越野造型 Mini Cooper 這類東西感興趣,還有些人可能會頻頻發出疑問:「這個有什麼用呢?」

不過,在來參觀深圳Maker Faire的人群中,唯一讓各有所愛的他們異口同聲發出「哇哦」驚歎的,只有大疆(DJI)展場空中飛翔的無人機。

這當然不讓人意外,作為消費級無人機市場的霸主,大疆吸引了歌星、政府抗議者,甚至是犯罪分子的青睞。而這部「人人都愛」的無人機,最初只是 4 名香港科技大學學生的畢業設計。

擁有各種奇思妙想,熱衷 DIY 的創客們,能不能把自己的想法也最終變成現實?甚至做成一個被人喜歡的真正量產的產品?應該怎麼做?

針對這樣的問題,在深圳 Maker Faire 上,幾位創客做了一個「理想與現實的差距」的論壇。

「現在,我們能夠很容易地把成千上萬個零件組合起來,整個過程、整個供應鏈也越來越便捷。那現在,硬體製造是不是已經跟軟體製造一樣容易了?」主持人拋出這個問題後,嘉賓馬上就給出了否定的答案。

來自日本的創客,高旭政合,他居住在一個小城市,在他看來,小城市客戶群很少,供應鏈也不成熟,跟大城市的差距還是比較大的。

65 歲的大學教授胡鐵軍也表達了否定的態度,在他看來,跟當下熱門的 4G、5G 等下一代互動技術一樣,雖然有很多人關心創客,但把理想變成現實,還是困難的。在 Maker Faire 的創客平臺之外,更重要的是學校教育。但現在,「對於我們很多大學來說,你想要去創造一些什麼工程的應用進行量產或者是普通一般的生產規模,還是有困難的。」

他認為雖然麻省理工學院有一個課程,是讓學生用 20 周的時間,從概念到做出產品,但這並不適合大部分大學。因為麻省理工接收的是全世界數一數二的人才,這個課程對很多學生來說太難,其他大學也沒有這樣的課程。

「如果創客還沒有下決心要把他們的產品商業化,我覺得他們仍然可以保留在做夢的狀態,一旦開始要把產品推向市場,你就得從夢裡醒過來接受現實。製作工藝、流程,一件件的挑戰等著你去解決。」一位嘉賓告誡創客,許多人對自己的產品非常熱愛,經常信心滿滿地說,「我兩個月就要實現」,實際很可能完全不是這樣,「你要預留 3 到 4 倍的時間。」

創辦 Maker Faire 的《Make》雜誌最近發佈了一篇文章認為,以往的商業經驗告訴美國公司要將注意力集中在核心競爭力上,將其它一切外包到低收入的國家如中國,但其實他們沒有意識到的是,掌握製造流程細節的雇員就是他們核心競爭力的一部分

文章舉了個例子,一位熟知供應鏈人士在深圳華強北的公寓裡接到電話,說工廠裡的電晶體數量不足,他走下樓到街對面的工廠買了 3000 個電晶體。兩個小時後,工廠的生產線就再次運轉起來。但是,如果在另一個城市,你的工廠可能需要停工 24 小時,延遲產品的交付。

對創客來說,這很可能也是他們的問題所在。

那創客想把自己的創意做成商業化的產品該怎麼辦呢?和專業的大公司合作似乎是一條可以考慮的路。在此次 Maker Faire 上,也出現了英特爾、高通的身影。此前深耕智慧手機市場的高通也推出了基於驍龍 410 晶片的低成本開發板  DragonBoard 410c,供開發者用於機器人、可穿戴設備等的開發中。

這塊板子集合了手勢、光線以及色彩感應器。高通表示會越來越關注創客領域,希望能扶持、幫助有潛力的創客產品。

英特爾更早就開始關注創客群體,去年,他們推出了僅比郵票稍大的英特爾 Edison 開發板,今年的 Maker Faire 上,英特爾也展示了幾款 Edison 開發板的創客產品。

上圖為「咕咕貓」,採用 Intel Edison 平臺開發,利用鳥叫來逗貓咪,在貓咪休息時間提供玩樂。

這也是透過 Edsion  平臺製造的mostfun pro 3D 印表機,能夠實現 Wi-Fi 無線連接來遠端和模型獲取。

和軟體創業一樣,硬體創業很多也來源於天馬行空的 idea ,同樣,很多時候 idea 又遠不是全部,那些不起眼的製造工藝、流程、供應鏈,就如同軟體創業的程式設計、測試、CDN 加速一樣,也影響或決定著產品的成敗。最終,拼的都是創業者的對行業的瞭解程度、執行力和對細節的把控。

想成為下一個大疆?也是九死一生的饑餓遊戲。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