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凱特.溫斯蕾的CQ封面照,她的腿被修得很瘦。

時尚雜誌大量使用Photoshop,評價褒貶不一,不過當事人似乎對這種做法略有微詞。凱特.溫斯蕾(Kate Winslet)曾經在2003年的《GQ》雜誌訪談中提出一個問題:「為何女性必須藉由瘦身才能獲得敬重?」。

她拿出以自己為封面的雜誌,封面的她明顯經過Photoshop修飾。「他們將我的腿修掉了三分之一」溫斯蕾抱怨道。

另一個例子發生在2013年,時尚雜誌《Glamour》以女神卡卡做為封面人物,但是封面的她被Photoshop修得過於完美,顯得十分不自然。

後來女神卡卡藉著Glamour的雜誌頒獎活動,公開表達她對修圖的不滿。「封面的我與我早上起床的容貌差之甚遠!」其說詞不無挖苦之意。

▲女神卡卡故意站在Glamour的封面照旁,讓大家比較修圖前後的差異。

珍妮佛.勞倫斯(Jennifer Lawrence)則屬於支持修圖的一派。她曾於2012年的時尚雜誌《Elle》裡面指出,美國好萊塢極端推崇「常人難以達到」的理想身材曲線,而根據好萊塢的標準,她被歸類為「肥胖」的女演員。

後來記者問勞倫斯對修照片的看法,她的答覆如下:「我喜歡Photoshop勝過世界上的一切。我的照片也會用Photoshop修圖,不然沒人想看。」

話說回來,在時尚界使用Photoshop修圖,究竟可不可取?答案恐怕是肯定的。2014年,英國版時尚雜誌《Vogue》的編輯,亞歷山卓.舒曼(Alexandra Shulman)就曾經在BBC廣播電台中對莉莉.艾倫(Lily Allen)做出以下表示:

沒人想在雜誌封面看到現實人物的真實容貌

▲這兩個人是同一個人喔。

該怎麼使用Photoshop才算合理呢?每日鏡報的圖片調查員,麥格特.休斯曼(Margot Huysman)認為,Photoshop的使用程度必須根據內容種類來決定。

「新聞照片與商業照片的差別在於筆刷(Photoshop的代表工具)-我們不會將筆刷用於新聞照片。我們有責任呈現事實,不修飾時尚界或政治界的名人照片。」

任何人都能夠利用Photoshop修圖以假亂真,當我們在Google裡面搜尋關鍵字「Photoshop 修圖」,就能發現許多教人嘆為觀止,甚至嚇死人不償命的修圖成果。將胖子修成瘦子、將老人弄成美少女,將洗衣板變成波濤洶湧,只要出動Photoshop,現實中的不可能全部成為可能。

▲照片修改是現代的情報戰。

少數人對Photoshop的修圖風氣表示擔憂,提醒大家修圖可能帶來的負面結果。查普林就以他的自身經驗為例,英國週日電訊報曾經委託他製作效果照片,以英國首相與商業巨頭會晤為主題。後來他製作的合成照造成一波話題,成千上萬的讀者看到這張合成照,以為真有其事。

「我修的照片實在太真實了,我應該在旁邊加註,告訴讀者這是合成照。」查普林說。

Photoshop修圖可以用在更激進的用途,像是戰爭的情報戰。英國部落客布朗.摩斯(Brown Moses)於2012年遠赴敘利亞,親自報導敘利亞內戰的戰局,並將拍攝的照片與影片上傳到部落格與Youtube。摩斯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雙方都習慣利用修圖軟體來塗改照片,像是將旗幟或戰車放在不存在的位置,藉以鼓舞自軍或抹黑敵軍。

摩斯指出,敘利亞內戰充斥大量的假資訊,以假照片為大宗,其修圖品質良好,明顯出於高人之手。雖然假照片可以利用Google的圖片查詢來揭露事實,可是並非所有人都有機會花時間去查證。許多人都擔心,這類修改過的照片可能造成新的仇恨,帶來嚴重後果。

▲Photoshop CC支援3D列印功能。

25年後的現在,Photoshop已成為影像處理領域的共識,沒有其他軟體能夠出其右。Photoshop就像一部不斷改裝的列車,不斷帶領使用者朝未來邁進。使用Photoshop修圖的動作逐漸被人們接受,連那些堅持不修圖的純粹主義者,也開始使用Lightroom來調整照片品質。

即使是現在,Photoshop仍舊持續改變我們的世界,至於結果是好是壞,就由大家自己來判斷吧。

使用 Facebook 留言

耄翁
1.  耄翁 (發表於 2016年4月19日 14:07)
25年後的現在,Photoshop已成為影像處理領域的共識,沒有其他軟體能夠出其右。Photoshop就像一部不斷改裝的列車,不斷帶領使用者朝未來邁進。使用Photoshop修圖的動作逐漸被人們接受,連那些堅持不修圖的純粹主義者,也開始使用Lightroom來調整照片品質。<( ̄︶ ̄)>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