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7a3b0a2f00d51805b7ac730093393993 有一種古老的傳統行業,在網路、科技業等時代改造風潮面前,巋然不動,那就是黃牛。昨天中國的話題人物羅永浩開了一場錘子手機最新一款「堅果手機」的發表會,這場發表會是要賣門票的,既然有門票,當然黃牛也就隨之聞風而來。但是,這些黃牛知道「錘子手機」在幹嘛嗎?pingwest的記者就分享了他們與門口這些黃牛的對話。

在上海前往「堅果手機」發表會的過程中,從踏出地鐵站的站門開始,每走10米,就會有一個黃牛叔叔或黃牛阿姨堅持不懈地問路過的每一個人:「有多餘的票嗎?」如果有的話,他們就會喊價想辦法把票買下來,然後再加價幾倍隨後好售賣給買不到票的倒楣蛋。

所謂「懷璧其罪」,而我是懷「票」其罪。因為我的包裡藏著一張「內場票」(註:相當於台灣演唱會最前排的VIP區),根據網路上查到的黑市價格,這張票最高價值也要1600元(人民幣)。

為了減輕這種想要拍照發佈到社群媒體的罪惡衝動,我假裝是一個沒有票的路人,跟黃牛黨們進行了一番親切的交談。

地鐵站4號口門口有一位小叔,黑膚精瘦,戴一個黑白棒球帽,看上去會比較內行,我向他走去。

小叔:收票!有沒有多餘的票?賣票!內場到五樓全都有。

我:我問一下,這是什麼活動呀?

小叔:你要買票嗎?

我:我想先問一下今天這裡是什麼活動。

小叔:我也不知道。你要不要買票?

我:我都不知道什麼活動啊。票上沒有寫嗎?

小叔:票上有寫,就是那個什麼(說不出來)。你要不要票?

我:我都不知道這是什麼活動。。

小叔:你要不要買票?

我:......

於是,我打算換個目標。地鐵口二十米外一棵樹下的倚靠著一位阿姨,40來歲,染了黃色馬尾,膚色很黑。

我:阿姨,今天這麼多人,是什麼活動?我同事叫我先過來看看。

阿姨:錘子。

我:錘子是什麼?

阿姨:就是一個…產品。

我:什麼產品?

阿姨:迷你手機啊什麼的,網上都已經有了,上網看看就知道了。

我:迷你手機?

阿姨:對,你看全都是年輕人來的。

我:有這麼火嗎?我怎麼不知道。

阿姨:上海這個(發佈會)還算好了,之前北京開的時候,聽說黃牛都沒什麼票。

我:哦,上海人也喜歡這個。

阿姨:不是,很多、大部分都是外地飛機高鐵坐過來的,聽說這個人還蠻有意思。

我:羅永浩是吧?這個人我到是聽說過。

阿姨:對,羅永浩,就是錘子手機的那個什麼,怎麼講來的?英文的那個。

我:CEO?

阿姨:對對對,(大笑),就是CEO,錘子手機的CEO,他來講的。

我:他有那麼紅嗎?

阿姨:錘子這個不算什麼,這裡(梅賽德斯-賓士文化中心)基本上每星期都有一兩次這樣規模的演唱會。今年11月10號的泰勒演唱會,現在就買不到票了,我們手上的基本最低都是一千起價。你知道那個泰勒吧?美國的,你們年輕人應該都知道。

我:泰勒-斯威夫特?我知道。那這個錘子手機跟哪個明星是差不多程度火的呢?

阿姨:這個還不如前段時間蔡依林那次呢!更別說以前周杰倫什麼的了。畢竟跟娛樂界還是不能比的嘛。

 

找了個藉口告別了她,我繼續向梅賽德斯-賓士文化中心走去。這一路直到會場大門,收票賣票的叔叔阿姨們站了不少,在主要都是年輕人的人群中,很容易認出來誰在賣黃牛。我又找了另一位身穿鵝黃色大碼連衣裙的阿姨隨口聊了幾句。

阿姨:收票!賣票!

我:有內場票賣嗎?

阿姨:內場的沒有,二樓的要嗎?位置很好,你看,小數字座位。(把手上的票展示給我)

我:我還是想要內場票。

阿姨:我這小數字的,靠近主席臺,400賣你,猶豫的話,待會就連這也沒了。

我:其實我有內場票。

阿姨:賣給我吧,600塊。怎麼樣?

 

▲這是之前韓團BigBang來台灣的演唱會票價,錘子發表會的黃牛價與之相比毫不遜色

網路已經公布了這場發表會的黑市價,票價如下(均為人民幣價格):

  • 內場,800到1600;
  • 二樓看臺,300到500;
  • 五樓看臺,120到200。

不過如果運氣不好或者不會分辨,從黃牛黨手裡也可能會買到假票的。票錢打水漂了,羅永浩也見不到了。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