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Ab04b008a39dbc61301ddc0f228c0d49 一場戰爭打了千年的古難之國敘利亞,在伊斯蘭國介入內戰之後,成了名符其實的煉獄,難民人數超過四百萬,當中數萬人逃到巴爾幹半島,他們不只要食物、水,與庇護之地,他們還迫切需要另外一樣「物資」,就是手機充電站,手機有電,他們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下一步要往哪去。

《紐約時報》在塞爾維亞首都貝爾格勒街頭,採訪一名 32 歲的敘利亞難民 Osama Aljasem,他告訴記者,「每次我到一個新的國家,就會買一張 SIM 卡,連上網然後下載地圖看看我在哪。」他的目的地是北歐。他說,「如果沒有智慧手機,我不可能到得了目的地,每次手機快沒電的時候,我壓力都很大。」

科技改變了這場二十一世紀的難民危機,不只讓上百萬難民更方便移動,也為這條被視為成功逃難路徑上的國家帶來壓力。聯合國周二表示一天有三千人從希臘進入馬其頓到巴爾幹半島。

而在這場現代大遷徙中,智慧手機、全球定位應用程式、社群媒體、通訊軟體成為重要工具。難民仰賴這些工具來上傳關於路線、逮捕、邊境檢查、交通等即時訊息,以及停留的地方與價格,同時可以與家人與朋友保持聯繫。

一旦他們成功地從土耳其經過水路踏上希臘土地,第一件事就是拿出智慧手機,傳訊息告訴他們所愛的人。報導指出,這場改變是由敘利亞的中產階級所驅動,不只他們使用智慧手機,非洲、中東,到阿富汗與巴基斯坦難民也是一樣。

還有專營難民交通服務的業者在 Facebook 上打廣告,譬如一個粉絲團名為 The Trafficking to Europe,從土耳其伊斯坦堡到希臘的塞薩洛尼基一趟要價 1,700 歐元,1,900 歐元則包括邊境的車輛接送,用走的要兩小時路程。

在 Facebook 上以阿拉伯語標示的難民交通服務團非常多,且經過業者同意的難民,還可以分享他們這趟逃難過程的照片與影片。但也是因為應用程式太方便,許多人可以自己上路,而不再需要這樣的服務。

紐 時訪問貝爾格勒當地難民中繼站的工作人員 Haj Ali,他說一開始他接觸到的難民都是透過這種服務到塞爾維亞,但隨著愈來愈多難民成功抵達,並將這段「旅程」分享在 Facebook 上,甚至他們每一個停留地點還有精準的 GPS 座標,逼得那些服務業者只好打對折促銷。

唯一需要業者幫忙的是從土耳其到希臘這段水路行程,其他都不需要,只要有 GPS 定位的智慧手機就好。連在敘利亞境內的政府軍,甚至伊斯蘭國的檢查哨,都會要求出示 Facebook 帳號,他們要看你在這場戰爭中的忠誠度,如果不給,就會被打,且手機會被毀掉。

科 技也改變了難民與國際救援組織的互動,甚至在難民進入歐洲之前就已經開始。報導指出,聯合國已經發送 3.3 萬張 SIM 卡到約旦的敘利亞難民營,以及 85, 704 盞可充電的太陽能燈,讓他們可以用來充電。智慧手機讓難民可以交換資訊,與國際組織互動,而不再是被動的接受資訊。

此 外,七月發生在北敘利亞城市阿勒坡水管破裂事件,聯合國難民署協助組織一個飲水點地圖上傳在 Facebook ,因為這場飲水危機,讓聯合國敘利亞 Facebook 頁面人數增加十倍。另外一個人數很多的 Facebook 頁面是關於大馬士革迫擊砲位置的即時更新地圖,讓使用者避免經過這些地區。

智 慧手機不但是這些難民與外部連結的指引工具,也是他們被迫遠離家園後,身上唯一能夠與自己的過去連結的檔案庫。紐時採訪來自大馬士革 39 歲的難民 Shadad Alhassan,他說他的太太死於一場大轟炸,他除了身邊兩個孩子之外,甚麼都沒有,只剩下手機裡的照片,可證明自己曾經擁有過的人生。

A 21st-Century Migrant’s Essentials: Food, Shelter, Smartphone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