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B473e7f592859309e8ee0b45e5e0b5ac 隨著社群媒體的迅速發展,工程師進入 Alphabet、Facebook  等矽谷巨頭工作,似乎就是他們的終極目標了。倘若不是為了創業,要突然放棄一份這樣光鮮的工作跳槽到別處,在外人看起來簡直不可思議——尤其當他才 24 歲的情況下。不過,真的有人這麼做了,而他跳槽的公司叫做:白宮。

Josh Miller 是社群媒體 Branch 的聯合創始人,在研發 Branch 的時候他僅僅 20歲,就獲得了由 Obvious ( 由Twitter 三位創始人創立的公司)的 700 萬美元投資。去年一月,他將這款幫助用戶發起並主持討論的產品以 1500 萬美元的價格賣給了 Facebook 。此後在 Facebook,他曾經負責開發一款匿名論壇的應用。基於他對於新媒體的深厚研究,業界對他在 Facebook 的前途也一直看好。

不過,就在上周,Josh Miller 卻突然宣佈離開 Facebook,前往白宮,去擔任那裡的白宮的「第一任產品總監」。

這裡有兩個問題:第一,他為什麼會跳槽?第二,白宮有什麼「產品」需要總監,他去了白宮到底要管理什麼?

先回答第一個問題:因為他從以前就熱衷參與政治。

為什麼他會選擇跳槽?看看他之前的履歷或許可以略知一二,與許多潛心技術的極客不同,Josh Miller 一直是政治的積極參與者,他曾經在參議員身邊擔任實習生,業餘時間拍攝過紀錄片抨擊公立學校的種族不平等現象。甚至在加入Facebook的面前,他曾經對馬克·祖伯格所發起的遊說組織 FWD.us  寫過一個很長的批評,稱它在許多方面不夠透明。

至於第二個問題,則是白宮真的有很多科技產品,最有名的就是「We the People」這個請願網站,任何議題只要連署到一定的門檻人數,白宮就會針對這項議題進行回應。

另外一個則是「WhiteHouse.gov」雖然是白宮的官網,但是這個網站結合了社群的特色,雖然依然有政府網站的作用,但看起來不會感覺太過時或無聊。

由上我們可以看出,身為科技大國的美國,不光是擁有許多知名的科技巨頭,就連政府的思維以及組織架構的腳步也都是跟得上科技的進化的。講到社群,他們懂得利用Instagram、Twitter、投票,甚至自己開發網站來凝聚人民參與互動,而相較之下,某些政府機構或是政客,講到社群,似乎唯一想到的就只有派出「網軍」去歌頌政策或是對反對派開罵,其實這樣是小看了「社群」。

白宮第一位產品總監要做什麼?

在加入白宮之後, Josh Miller 在他的個人網站上發佈了一篇部落格,或許我們可以從中瞭解他對於自己的新崗位和新產品的一點想法:

2008年,當我終於到達我選舉的年齡時。我當時正就讀大學一年級並給奧巴馬投了一票。當時,奧巴馬宣稱的「希望與改變」讓我非常認同。在選戰中,我親眼目睹了人們如何用新穎而有意義的方式使用網路,並深受鼓舞。之後,奧巴馬總統宣誓就職,我決定用暑假的時間在政府實習,在一名參議員身邊擔任實習生。

我不知道對那些日子應該如何評價,但那是2009年,直到iPhone推出一年以後,國會仍然依然故我,絲毫沒有在意正在發生的技術革命。在那個夏天,整個政府團隊還停留在打電話、發傳統郵件的階段,當看到議員們仍然用這樣的方式與他們的選民互動,我並沒有覺得被鼓舞。當人們試圖用充滿激情的觀點和誠懇的聲音向我們求助,他們普遍遇到的都是機械的回應。

我當時理解到一件事:罪魁禍首並非在於缺乏用心,而是缺乏工具。

我當時構想了一個不同的系統,寫了一個備忘錄,概述了如何通過簡單網路應用程式,提高我們與選民溝通的水準。不過,故事也就到此結束了。但這段經歷促進了我的雄心,讓我想在其他的地方做產品。

一晃兩年。我停下我的大學學業,開始了 Branch 的創業。Branch 讓人們可以就任何一個他們感興趣的話題發起一次談話。例如,PBS 的「前線」節目邀請 詹姆斯 · 法洛斯和大衛 · 馬拉尼斯(兩位皆為美國政治記者)的支持者 談論2012年總統選舉 。我們的直覺是,如果 Branch 可以讓人們領略了不同的觀點交鋒和碰撞,它會讓對我們獲得對對立意見更多的理解。這個靈感有一部分要歸功於我在國會山莊的時光 。在我們的公司規模上升到十個人,兩款產品之後,Branch 加盟了 Facebook。在那裡,我一直在引領著新的網路和行動端產品的開發至今。

現在,我又開始了新的一步,同時也回到了那個對我很重要的老問題的起點。

今天,我開始了我在白宮的新角色:白宮的第一任產品總監。我感到暈眩,睜大眼睛,但決心如初。白宮有很多數位產品 – 從 WhiteHouse.gov 到 「We the People 」請願網站。我的夢想是能夠繼這些優秀的產品之後,再發展更多的產品。

為了做到這一點,我的計畫是依靠我在過去的四年中建立Branch和在Facebook的工作經驗。

如果你的政府願意與你平等交流,而不是僅僅對你宣傳政策,那不是一件意義深遠的事情嗎?至今,奧巴馬政府已回應255封線上請願書,這些線上請願書曾經聚集了超過 1100 萬個簽名。試想一下,如果跟政府溝通能夠像在社群網站上與朋友聊天一樣輕鬆,那會是什麼樣?

現在,白宮官員已開始定期在 Twitter 上與網友問答。這些舉措代表了驚人的進步,但仍有許多新的工作要做。我很高興能運用我在這一行學到的知識為我們的民主服務。就像我的一個導師喜歡說的那樣,「這一定會很棒!」

從這些內容裡,我們有理由對於他的新產品有所期待。至少,他打算利用技術改變政治的信心值得贊許。而且,距離下一屆美國大選還有大半年時間,如果 Josh 的產品能夠在那時推出,哪怕僅僅是測試版,說不定都能夠對美國政治產生相當的影響。

不過,政府與人民缺乏溝通,應對需求效率遲緩,公民收到的回饋千篇一律,網路討論品質低下這些問題,真的可以通過技術來解決嗎?Josh 如果真找出解決方案,恐怕各國政府單位都要好好學習了。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