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PvP 戰場人數平衡我們早就討論過戰場人數平衡配對的問題,如果你回去看看這幾個禮拜的戰場Q&A討論,你應該還記得Cory Stockton提到過我們對戰場有很多改動計畫,包含依照戰場表現來提高更高階的獎勵機制,都正在努力進行中。我們會在BlizzCon中討論到更多,但我想說的是你們之前所提及關於種族天賦所影響到的戰場平衡,我們認為這的確是個問題,當我們準備好釋出新的戰場系統改動時,就會著手計畫來處理。我們有很多計畫都還只是概念階段,所以我現在沒辦法跟你們分享太多細節,但我相信你們會在Blizzcon聽到更多情報,說不定這個禮拜就有新的進展。

地域與副本


職業出席率與遊戲平衡
嗯… 我們之前從奧杜亞當中取出龐大的資料,發現到只有5%的公會在拓荒困難模式時會使用熊德當坦克。若要以我這個極端的例子來作假設,我們可能不曉得該怎麼為 這些公會選出一個最有利的戰鬥,但起碼這場戰鬥應該還不算農團,且這個假設的戰鬥樣本,也不曉得夠不夠收集讓所有零失誤的戰術資料就是了(我盡量別讓你們 以為這像在考「Kobayashi Maru※」,跟不可能的任務一樣,好來解決這個問題情境)。

※編註:Kobayashi Maru,日文發音,漢字為「小林丸」,是知名影劇星海爭霸戰「Star Terk」的用語。它不是一個船名,亦不是真實的飛船,它是星艦學院一項「測試」課程,而且是「不可能的任務」,沒有人能通過。

現在,我們在螢幕後面抱持懷疑的角度來繼續假想,用一個稱職且裝備頂級的野德坦克,使所有的困難模式戰鬥大幅降低,假想一下討論區的感想可能就會是:這算什麼奧杜亞的秘密?

wowscrnshot_042409_011957

因此為求公平起見,從平衡的觀點來看,就必須要削弱熊坦。這很可能造成熊坦人數從5%掉到剩2%,或直接歸零,一個遊戲設計師要是看到這樣的情形一定會說:靠!(Yikes!)

你可以抱怨熊坦或許就是個人見人怕的爛天賦,所以儘管它有優勢也沒人要玩,其實我不認同這樣的看法。玩家們一直拿所有的職業比較來說嘴,但我在這些指控中卻看不到有什麼證據來證明野德出了什麼錯。除此之外,如果玩家們認為這場戰鬥對他們有優勢,他們就好像得到失心瘋一樣感到沮喪(怕被NERF),這也是我們為什麼經常削弱某些改動的原因,就是為了別讓玩家們自打嘴巴。這狀況現在有點難以解決,就這特別的例子來說,如果熊坦真的那麼強大,的確,為什麼愈來愈多公會都不願意用它呢?

這是一個很艱澀的問題,假設這個天賦沒有任何遊戲玩法上的缺失與瑕疵,那麼對於這樣一個過強卻沒人用的天賦應該拿它怎麼辦才好?對一個很受歡迎卻又不怎麼強力的天賦,你又該拿它怎麼辦才好?你會不會把它改得沒那麼好玩,迫使玩家去嘗試其它天賦嗎?我認為說「那就把所有天賦都改得變好玩就好啦」是一種逃避的說法。我們一直都想那麼做,但我不認為這樣就會有結果,正如許多薩滿跟戰士的問題一樣。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沒有辦法平衡職業出席的原因。我們不想把天賦或技能的數值一直改呀改的,改到奧杜亞所有的坦職比例都是25%(如果把死騎3系天賦都算成一種坦職的話,那麼這個比例好像又太高了吧?或是因為聖騎跟德魯伊是少數種族所以算一種坦職的話,那麼這個比例好像又太低了吧?)。但是,當我們每次在做改動的時候,我們的確都會考慮到職業出席率。

「帶你要的玩家,而非你要的職業」與團隊同質化
我們不認為事實就是如此,你們有些人常期待一個完美的遊戲設計,好像整件事要像乾乾淨淨的桌子,或是詳細規劃好的藍圖一樣。但是,我們並沒有嘗試要設計出一個職業出席率都要平均分配的團隊副本。我們也不需要做出8個法師+2個戰士的團隊效率等於10個神聖騎的設計。

我們要完成的是讓隊伍有足夠的彈性,及就算得不到全BUFF,也能得到一部份BUFF的情況下,來組成你們想要的玩家,這點我們倒是完成了。在太陽井時代,所有衝進度的副本型公會(基本上跟現在要打困難模式的感覺是一樣的)的隊伍組成名單都很相似,現在這些公會都完全不一樣了。我們還沒有30種天賦的職業出席,但我們有4種坦克、5種補職跟其餘每個職業的DPS天賦。比起以前,現在《魔獸世界》的副本進行中還有更多職業變化。如果你看到一個公會正在挑戰困難模式,那幾天他們可能成員名單都不同,且更像是在打普通模式一樣。

如果你是在《魔獸世界》中初入副本的玩家,這是很不可思議的,因為有很多人都是封頂了才開始打團隊副本,我們也在巫妖王之怒版本中付出了很多努力才讓它實現。但是,談到過去太陽井的隊伍組成,過去玩家常在組成團隊成員有過很大的挫折,當他們知道下個版本要有新職業(死騎)問世時,這些玩家開口告訴我們得第一事就是:「我們的團隊根本沒有位子可以塞任何新職業了」

如果你想找方法讓自己進入某個團隊位置裡,我建議你去修修聲望,你應該知道哪些聲望是你該修的,不論是哪個陣營,或是一些好朋友也罷。

職業

 

德魯伊


恢復德與暗影形態作比較
我認為用暗牧當作範本來舉例,應該是最好的方式,原因是:他是個遠程法系職業,且他有治療能力,還能夠選擇放棄治療能力進而成為法系DPS。你們都會說暗牧與術士他們有什麼相關技能可以怎樣怎樣的,但是就高端來說,他們的能力其實都差不多的。現在,讓我們來考量一個選擇變身為樹形態的恢復德。他成為一個全新型態的角色,他不像其它補職,因為他們沒有放棄他們原有的技能(除了一些需要點天賦才有的技能)。恢復德如果有必要放棄他們的技能,為的是什麼呢?是為了要跟上其它補職一樣有治療效率(如果你爽的話,你是可以抱怨恢復德過強,但是樹形態的設計絕對不是咱們用來讓恢復德成為遊戲中最佳奶媽的手段)。

生命之樹形態
嗯,不過老實說,在巫妖王之怒版本以前的樹德,的確缺乏隨機應變的能力。嚴格一點來說,在PvP裡一直維持樹人狀態就是個錯誤。正如同我上述所舉的例子,如果你決選擇「OK!我要因應情勢而暫時變身成樹形態」,這樣可能還有用。這是個截然不同的模式,但想像一個德魯伊在每場戰鬥中至少要變形1~2次,這樣感覺起來會比較像以前魔獸的德魯伊變形。

平衡德與變形
是的,我們同意。這就是我想說的,身為有變形能力的德魯伊是個怎麼樣的角色。構想上來看,平衡德有時候會脫離梟獸形態,但我們在這一點上還沒那麼容易做足。我們也不想只採用一種模式,你為了解詛咒而變回來,然後再變回去,這表示你為了只解1個詛咒,就必須用到3個按鈕(或是一個巨集)。我想這樣的方式應該更加有技術性,比如說像「我想暫時變成梟獸,還是乾脆維持施法形態(或者熊或貓)?」

牧師


身為補職來看暗牧
我認為你們其實可以用一些改變,就能確保暗牧與元素薩、懲戒騎有相同等級的治療能力,你們最好仍要判斷如果暗牧取消了暗影形態,治療能力是否變得更好,如果沒有,那麼暗影形態就沒有理由取消,這樣暗影形態等於可以變成一個被動技能,而非天賦了;如果有,這樣你們又必須確保這個作為後備或緊急補職的天賦不會太過強大才行,特別是在PvP。記住,我們還得討論關於暗牧在暗影形態下是唪跟懲戒騎有同等級的治療能力,而非單純的在討論暗影形態下的治療能力是否超過非暗影形態下的治療能力。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