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109d94574b7034aaea1022a2dced2078

這張圖是怎麼回事?是要講有關於景行廳的故事嗎?XD其實黑白的照片並不代表誰升天了,也不代表那很古老,而是大叔平日休閒時光的一種意境:一種源自於棒球的酸諷人生態度。大叔的酸諷態度不止存在於棒球場上,同時也靈活運用在對家庭、工作及朋友之間,可說是充斥在整個人生當中。加了鹽的沙士特別解渴,而加了酸的人生也可以特別的甜喔!

常言道「40歲的男人還是一尾活龍」,那指的只是幾個特例,然而大部分年屆中年的男性,雖然沒有慘到只剩一張嘴,卻也只剩這個器官特別厲害了XD…憑藉著豐富的閱歷,幽默是一定有的,嘴砲也是很有可能的,更常常被七年級小女生痛罵機車;然而大叔實際上則稱之為:「酸諷」。話說酸諷總是有個起源,大叔總是要怪20年前加入大學棒球校隊的那一天開始…

有人或許會說:打棒球嘛~不就是懷著滿腔熱血、拎著手套,在球場上揮汗如雨,然後再回家洗個澡、睡午覺那麼簡單嗎?嘖嘖…事情,絕對不是白…手起家的朋友想得那麼簡單!當然一開始絕對是跟大家所想的那樣,大叔也認為是這樣,不過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一手成立校隊的教練帶我們不滿1年,就轉去了國立大學當老師,學校也沒有再聘請其他專業教練,只好靠我們這些尚未轉職為「精靈」的「半獸人」學長,一路帶著球隊裡的學弟,繼續這求學時代的黑暗旅程。

想也知道會有多黑暗了XD…學藝不精要出去跟人家打仗,通常都只有被人家吊在樹上鞭打的份,滿腔熱血到這個份上,都不知道摔爛了幾個打擊頭盔、發過幾次脾氣、在黑夜抱過幾個女…我是說幾個枕頭痛哭過,還好我們用的還是鋁棒,要不然木棒敲斷的話,恐怕到現在還在學校餐廳裡洗碗抵帳。既然事實不能改變,又偏偏愛上了這種運動,也沒那個本事轉學,那就只好讓這個過程好過一點。反正八成知道比賽的結果,那就盡力就好,沒事在下面就打屁閒聊,甚至連模仿秀都來了,而最終發展出來的形式,就是酸諷。

怎麼酸諷?對誰酸諷?當然是對自己、對隊友酸諷。酸諷跟幽默的原則是一樣的,最好是拿自己開玩笑,也歡迎大家對自己開玩笑,因此雖然在棒球本身獲得的快樂不夠,卻可以從學長、學弟間的情誼來補足。什麼事都可以開玩笑,無論是今天你在場上的表現、平常你在學校被老師罵說腦袋全糨糊,還是誰誰交了新的女朋友、誰誰借的A片有夠難看…簡單來說就是百無禁忌。

那酸諷有什麼了不起?聽起來一堆臭男生聚在一起,不都是這個樣子?其實這裡面大有學問。要知道,酸諷不僅是一種技術、一種藝術,更是一種「態度」。它既然源自於逆境之下的插科打諢,也必然會回去詮釋於逆境本身。反正贏不了,就不會輸不起;劇本的最終結局如果就是輸球,那沒打贏就是正常,打贏了不就是賺到了嗎?那還不加倍努力?

破釜沈舟、絕處逢生,打球就沒有輸不起的壓力,只有想要好好創造奇蹟的渴望,又可以輕鬆打球無壓力,又可以盡情發揮無顧忌,豈不快哉?為了保持這樣的態度,於是乎,大家總是你酸過來、我諷過去,在酸諷中相互求進步。如果有人愰神老是漏接,就會說「昨天打麻將打通宵了吼?」如果有人打擊被高球騙了,就會說「你要不要拿梯子來打啊?」如果整場比賽衰到不行,人家沒打好都打成德州安打,我們打得好卻都打進對方手套裡的話,那就會說「等下全隊帶去行天宮拜拜好了」…

這樣子酸諷同時也是很好的訓練喔!像我們用這種酸諷的方式指正錯誤,既不會傷感情又能說到重點,卻也只是基本款而已。記得從很久以前開始,學長就曾經傳承下來一個怪招:當有人準備要接球的時候,大家就在旁邊齊喊「漏!」,當然這最好是在練習的時候才能這樣幹XD…一開始接球的人絕對會被嚇到漏了,不管褲管有沒有再漏出其他東西,都是超好笑的;但久而久之大家就都對這種攻擊完全免疫,搞不好沒喊漏還真會漏勒…在最近的一場比賽裡,游擊手向一壘傳來的球,而身後對方休息區都在大叫ERA(失誤,Error的日文術語)干擾之時,大叔可以穩穩地接住、封殺打者,靠的不也是這種酸諷怪招的訓練成果嗎?真的是感謝酸諷啊!

大叔永遠記得一次球隊在公館附近比完賽,在附近吃慶功宴的往事。那時有個麻吉就住在附近,聞訊就帶著女朋友來找我:「你們今天贏球喔?這麼High…」「沒啊,輸球…」「輸球還這麼高興?」「對啊,因為只輸1分,而且只讓對手得3分,哈哈哈哈…」我想很多人都跟我的麻吉一樣,覺得我們這群人八成是瘋了!但其實說穿了,這都是酸諷的功效啊…

啥?篇幅夠了是吧?反正時間也差不多了,大叔該去吃點壯陽藥補補身子了。酸諷的因子從現在開始要持續發作了,大家夥準備接招吧!人生可以酸諷的事情很多,當然也包括遊戲囉!後續會有什麼被酸諷,或是PO文之後被大家酸諷的主題,就請各位拭目以待囉!

★這次出現在文章裡的圖片,全都節錄自大叔球隊的教學影片裡。如果大家有十幾分鐘的空餘時間沒事做,或者犯失眠很想被人催眠的話,就請親身來體驗一下本球隊的酸諷吧!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