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6de95778c308b38229d3554c5eb81a1a

這次大叔難道是要來介紹清蒸石斑魚的食譜嗎?而且不是要「酸諷」嗎?怎麼改成講鬼故事了勒?唉喲...農曆7月是鬼月嘛!應景一下嘛!雖然大叔八字並不重,但憑著一派正氣凜然、鬼哭神號的長相,倒還真的從未親身經驗過。然而一場軍中救災行動之後,原本毫無鬼怪傳言的營區突然怪事連連,也是令身在其中的大 叔感同身受啊!至於石斑跟這次的鬼故事有什麼命運交織的愛恨情仇?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常言道「40歲的男人還是一尾活龍」,那指的只是幾個特例,然而大部分年屆中年的男性,雖然沒有慘到只剩一張嘴,卻也只剩這個器官特別厲害了XD…憑藉著豐富的閱歷,幽默是一定有的,嘴砲也是很有可能的,更常常被七年級小女生痛罵機車;然而大叔實際上則稱之為:「酸諷」。話說1998年初的一個夜晚,一架華航客機在桃園國際機場降落失敗,釀成空難悲劇,而在大叔身邊所發生的鬼故事,就是從這一刻開始發生的。

第一次熟人被鬼壓就Double

有當過兵的都知道,國軍除了保家衛國之外,每當有災難發生的時候也要出動救災。當年大園空難發生的地點,剛好就是大叔服役的機械化師負責的範圍,再加上我們是師裡面的支援單位,那絕對是第1個時間到、最後1個撤離的。4天救災的詳細過程大叔就先暫且不表了,畢竟「爆八卦」這個專欄是要開很久的,梗還是得慢慢留著用才行…


▲大園空難當時飛機還衝進一戶民宅裡,現在那裡已經變成一間咖啡廳。

總而言之,大叔跟連上幾位弟兄在事發當夜趕到現場之後,就忙到隔天晚上10點才奉令回營休息,連上另一位R姓排長壓著10頓半軍卡運來別的戰鬥單位的官兵與我們換班,同樣是排長的大叔就坐在駕駛與壓車R排(部隊裡都會拿排長的姓簡稱該排長為「某排」)的中間位置,而其他弟兄則坐在卡車後面,一行人就回到營區立刻盥洗就寢。我睡前還把沾滿污泥血滯的軍靴直接丟了,誰有辦法洗啊?反正管軍服的師經理就是連上的人,要雙新的就行了,心想應該不會再去了吧。XD

不料第2天早上起來,就睡在小編隔壁床的R排,一起床便微笑的對我說:「史排,我昨晚被鬼壓了耶…」啥?我怎麼什麼都感覺不到?深入現場抬屍體的可是我耶!我想我一定是太累了,鬼壓了沒感覺所以覺得無聊,換個人壓壓看吧…嗯,一定是這樣,於是大叔就去用早餐了…不料一進餐廳,昨晚開車的駕駛也靠過來跟我說同樣的話:「史排,我昨晚被鬼壓了耶…」這…這也未免太巧了吧?其他到現場的弟兄勒?沒人被壓…原來,是整車沒參與救災的這兩個人,都不約而同地被鬼壓了…

鬼神不能遠之,也該心存敬意

心中懷著一絲狐疑,在空難的第3天、第4天,大叔還是持續回到災區,直到整個現場完全清理完畢為止。不過最後1天因為原來救災的弟兄都要放3天榮譽假了,所以除了我以外,其他的士官兵都算是第1次來的。所以沒有經歷過頭幾天有看過罹難者的他們,在現場就不像我有著敬畏之心,遇到狀況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例如一位士兵發現了隻手掌,就嚇得丟個老遠XD…除此之外,還有另一位士兵的遭遇就更慘…

在清理殘骸時,大叔有發現1包相當特殊的外國煙,會抽煙的人都一定會印象深刻的拾起觀看一番,當然我也不例外,只是清理殘骸為重,當年的宋省長一句話「要通車」,就累死我們這些當兵的了,因此這種「遺物」就暫不管它了,放回原處。不料卻在大家休息的時候,竟然見到一位弟兄拿著它就打開來要抽。「你怎麼可以把別人的煙拿來抽呢?」面對我的責問,這位弟兄當下還不想放棄它,還好另一位班長也過來斥責他,他才不情願地把那包原本屬於罹難者的東西丟進垃圾桶。

大叔沒有立場說之後發生的事算「報應」,但在回程的路上,我們乘坐的2輛悍馬車突然停了下來,駕駛說另一輛車不知道為什麼拋錨發不動了。拋錨?這次載我們的悍馬車可是駕訓班調來的車子,都是全師最新、妥善率最高的車輛,平常運補大家都搶著要借,我還沒聽說過會拋錨的勒…大叔放眼望去同車的人中,沒見到剛剛那位亂抽煙的士兵,心想「完了」,前幾天旁人被鬼壓的經驗讓我有了警惕,八成又是有「飄飄」跟著他上了那台車了吧…XD


▲好好的悍馬車突然發不動,過了5分鐘又恢復了正常,再鐵齒的人也都會感到毛毛的…

事情還沒完呢…沒過多久那位弟兄在操課的時候,又因為搬重物上樓梯而不慎跌倒滾下來,連梯子旁邊的鐵條都撞凹了3根,傷到脊椎住在醫院裡半年,退伍前還被調到離他家很遠的駐外單位去。如果大叔當時讓他真的抽了一根煙,恐怕他發生的事,搞不好還不只這些…

什麼?寫太多了是不是?可是我才講到一半,前面都只是在鋪陳而已耶…好吧!@@恐怖的時光總是咻~一下就過去了,更恐怖的重點還在後面,敬請期待!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