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8238caa671fa65d16d68f9c35a98ee27

在上週大叔公開了珍藏已久的鬼故事之後,果然獲得了熱烈的迴響!不是回應數的熱烈迴響,而是衰神的熱烈迴響...媽呀我從上禮拜寫完那篇之後一直衰到現在...我想一定是衰神覺得大叔沒有把這麼精采的故事一次講完,刻意分成上下兩集實在太不應該,所以就賴在我身上想把故事聽完。既然如此,那廢話不多說, 趕快把最重要的精華部分繼續說下去,好讓衰神聽得滿意走人,讓後面排隊的幸運之神快點回到我身邊吧...

常言道「40歲的男人還是一尾活龍」,那指的只是幾個特例,然而大部分年屆中年的男性,雖然沒有慘到只剩一張嘴,卻也只剩這個器官特別厲害了XD…憑藉著豐富的閱歷,幽默是一定有的,嘴砲也是很有可能的,更常常被七年級小女生痛罵機車;然而大叔實際上則稱之為:「酸諷」。話說繼上次所發生的事件之後,大叔就被調去別的單位支援,只有用餐、睡覺會回來而已,所以根本就不清楚連上後續又發生了什麼事。直到1個月後和消息靈通的連長傳令聊天,才知道連上竟然曾經出現一樁離奇事件…

跑得最快的班長追不到的「人」

當過兵的都知道(怎麼又是這個開頭…)每個連上的班長都要站「安全士官」的哨,負責維護全連安全、管制槍彈,甚至要帶全副武裝的哨兵上下哨、監督實彈交接。一日半夜2點多,站安官的班長A君帶著營區後門的哨兵B君回連上,把槍放進彈藥室之後,B君就糊塗地把他的鋼盔擺在安官桌上直接進寢室,A君不能離開崗位,所以想等B君出寢室的時候再拿給他。

等到快要3點的時候,安官旁還有一個站「便衣哨」的C君要下哨了,於是請示A君之後也進寢室,準備叫下一個哨兵D君起床上哨。C君進去之後不久,寢室裡突然走出了一位全身綠綠的人,A君看起來像是鋼盔沒拿的B君出來了(陸軍連睡覺的運動服都是全身綠,看起來當然是「自己人」),於是拿著鋼盔快步追著說:ㄟ!你的鋼盔!但那人始終沒有回頭或停下腳步,A君也一直保持1~2公尺的距離緊追不捨,直到走廊末端轉彎處消失不見。A君立刻趕上到了轉彎處,走廊末端的樓梯間無論往上還是往下,統統都沒有看到半個人影…

班長A君雖然體型高大壯碩,卻不是個短跑苦手…想當初我們連長剛上任,與連上老兵鬧得不愉快,索性晨跑3000公尺一開始就帶頭衝刺,全連只能跟著死命的跑,大家都被整死的落在後面,最後只有2位班長、1位士兵是可以每天跟著衝到尾的,而A君就是其中之一。那麼竟然連這麼短的距離都追不上一個「人」?A君自己都親口跟大叔說,連他自己也不相信會有這種事…

全身綠綠原來不是衣服的關係

那這個全身綠綠的人到底是誰?其實正要起床上便衣哨的D君有看到。連上士兵寢室共有3排床位,中間那排有一段沒有床,因此可以走動的通道鳥瞰的話是個H型,裡面走道的人要出來都必須經過中間那排通道才行。D君的床位位於外面走道上,但離中間通道有段距離,他正坐在床沿、面對門口準備著裝,卻感覺到左後方裡面走道的盡頭站著一個全身綠綠的人,一直隔著門往士官寢室的小房間裡看。他回頭看著那人,心想:這是哪個天兵?竟然敢在半夜找班長?於是D君不管他,把頭回過來彎下腰綁鞋帶…


▲陸軍制服從上到下、從內到外,就連內衣都是綠色的。
圖片來源:ARMYGO軍用品購物商店

豈料才一彎下腰,剛才那個綠綠的人就站在他旁邊,也側彎腰下來,頭從下往上地看著D君,兩人的臉相距才10公分而已。D君當時有什麼反應大叔沒有親自問過,但只聽說他看到的那個人整個都是綠的,連臉都是綠的…綠綠的人看了半晌,就抬起頭來往寢室外出去,然後就變成A君拿著頭盔追著祂跑的那段故事。由於這個事件發生的日期已不可考,因此大叔到現在還不明白祂是來壓床的、來討煙的,還是另有其「人」呢?但不管怎樣,大叔都由衷希望這些罹難者的靈魂都能得到真正的安息…

真正恐怖的是陰魂不散…

大叔故事講完了,但無論故事有多麼恐怖、離奇,災也救完了、兵也當完了,時間一久忘掉就沒事了。可惜在那一次的救災當中,除了那200多具的屍體、屍塊甚至是肉屑之外,不知為何,卻竟然還有幾百隻斷成兩截的石斑魚,可能飛機上也載了不少石斑魚貨吧…要在殘骸裡找肉已經不容易了,還得確定它是人肉還是魚肉,說實在地已經在大叔的心裡蒙上了一層陰影。偏偏大家喜宴還真常請「清蒸石斑」這道菜,大叔見到魚肉就想到人肉,而聞到魚味就彷彿回到了焦黑的現場。面對這種陰魂不散的老朋友見面方式,大叔也只有自動離開座位,等牠被吃成剩骨頭再回來了…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