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19fa71c8f96c18fdc5a04a77689516b7

聖光的傳道者,牧師的精神導師,暴風城所有人民的信仰依靠…慈愛且睿智的大主教本尼迪塔斯,一直以來皆是聖光大教堂的領袖,如今他卻成為是繼丘加利之後, 成為邪惡暮光之錘教派的新領導者(身份為暮光預言者或暮光之父)。作為死亡之翼與上古之神的高階爪牙,他處心積慮地想要摧毀過去他致力所守護的艾澤拉斯, 也成為了聯盟方在4.3版本中被黑化成為BOSS的英雄人物。

「現在…你們看見了吧!如此輝煌,不是嗎?末日的逼近,無人能阻止。不管藍龍群是否選出了新的領袖,不論伊瑟拉是否甦醒,或是諾茲多姆是否回歸,甚至生命守縛者她自己重回崗位也罷…只要克洛瑪圖斯活著,守護巨龍就註定滅亡!」

-《龍王終暮》故事章節,暮光之父

 

傳奇與出身

仁慈和善的本尼迪塔斯,在年少時期曾是羅德隆王國的宗教領袖:大主教阿隆索斯‧法奧的學生。本尼迪塔斯花了很多年向他的導師學習,並在暴風城最艱困時期,協助當地人民建造令世人讚嘆的聖光大教堂,座位於暴風城的教堂廣場中央。隨著法奧主教的逝世,本尼迪塔斯立誓要繼承導師的遺志,多年以來仍致力於守護大教堂,並持續向人民宣導聖光的教義。殊不知,如今他的所作所為,完全與他導師所倡導的聖光教義背道而馳…

◎歷史小檔案:阿隆索斯法奧

人類牧師,出身於暴風城的北郡修道院,也是所有牧師的導師。他歷經第一次獸人大戰,當艾爾文森林受到獸人們無情的攻擊時,他在弟子烏瑟的幫助下逃往羅德隆,接受泰納瑞斯國王的厚待,持續指引著人民接受聖光之道。法奧被聯盟的人民尊稱為大主教,也因為烏瑟的關係,他從旁建立了銀白之手騎士團。法奧於天譴災禍來臨之前逝世,死因不明(據說是壽終正寢),他被埋葬於堤里斯法林地的法奧之眠。

本尼迪塔斯,聖光大教堂,聖光之父,暮光之父,龍王終暮,暴風城教堂,天譴軍,魔獸故事,英雄,事典
▲法奧之墓座落於血色修道院附近。

WoW TCG色色設定

雖然《魔獸世界》遊戲中對本尼迪塔斯的過去沒有太多故事性的著墨,但是在魔獸專屬的TCG卡牌遊戲中,卻有著本尼迪塔斯在成為大主教之前的過去設定。雖然《魔獸世界》的製作團隊曾表示卡牌遊戲的人物時空與遊戲正史的時空是不同的,不過或許我們可以從這裡找到一點關於本尼迪塔斯過去的蛛絲馬跡。

目前的大主教原名為「加爾」,這是依據教會習俗的緣故,身為大主教的人必須捨棄自己的名字,為了被拔擢為更高的階位,為了承襲更神聖的姓名。

加爾年輕的時候,是一名羅德隆富商的么子,他被寄予繼承家中事業的厚望而被撫養長大。然而,他卻被信仰所救贖,某一個晚上他遇見了一名神秘的黑暗流浪者,並且遭受傭兵的襲擊,差點送命的他就在這時,他發現了聖光的存在。在傷釋勢復原後,加爾便加入教會,並選擇接受受洗。

仁慈的加爾成為了羅德隆教會領導者的弟子,當時的大主教乃為阿隆索斯‧法奧。加爾花了許多年的時間向他敬仰的導師學習聖光之道,他很快地升級為資深牧師,當天譴軍作亂的時候,他還負責守護羅德隆境內許多城鎮,並盡力地徹離所有鎮民,與他們一同在艾澤拉斯遊走避難。教會將他安置在一個新的城鎮擔任牧師,但也很快地推薦他入主暴風城擔任牧師。就在那裡,他幫助暴風城的居民建造了輝煌的聖光大教堂。在法奧大主教死亡後,眾望所歸的他順理成章地被推崇為下一任的大主教。重獲新生的本尼迪塔斯負責統領整個聖光教會,並發誓將他多年以來的善行持續發揚光大。

本尼迪塔斯,聖光大教堂,聖光之父,暮光之父,龍王終暮,暴風城教堂,天譴軍,魔獸故事,英雄,事典

短篇小說《眾父之血》…

《眾父之血》為官網釋出的主城領袖短篇小說(原文為Blood of Our Fathers),主角為瓦里安‧烏瑞恩,內容講述著瓦里安如何面對身為聯盟領導人的重任,以及他與安杜因父子之間的關係。

故事發生在英雄紀念日時,瓦里安在自己的寢宮,親自面會大主教本尼迪塔斯以及首席建築師巴洛斯‧艾力克斯頓,商討在經過死亡之翼的襲擊後,如何重建暴風城一事。本尼迪塔斯也不忘提醒瓦里安今天是個重要的日子,希望國王的演說能夠帶給人民信心,然而私底下,本尼迪塔斯卻意有所圖…

烏瑞恩父子

由於重建暴風城需要更大量的經費,加上朝早惡夢的煩擾,使得瓦里安的情緒相當不穩定。貴族與爵士們在這一天齊聚王座大廳,包含珍娜‧普勞德摩爾與吉爾尼斯國王吉恩‧葛雷邁恩。爵士們趁著醉意宣洩他們對瓦里安專橫的不滿,珍娜只得一旁緩頰,偏巧瓦里安適時進入大廳,滿是怒意的喝退所有貴族,一切行徑全都被站在一旁的安杜因看在眼裡憤而離去,也加深了父子倆之間的鴻溝。

王座室僅剩下瓦里安、珍娜與本尼迪塔斯三人,珍娜苦勸瓦里安接受安杜因成為牧師的事實,而本尼迪塔斯也不斷讚揚安杜因的資質,試圖向瓦里安解釋:戰士的強壯不一定才是所謂的「力量」,牧師的智慧同時也是這個世界所需要的「力量」。瓦里安自己明白,在像安杜因的年紀時,自己就已經受過多少大風大浪,但如今現在的世界需要的是「修復」的力量,而安杜因或許自己體認到這樣的命運,才踏上與自己完全不一樣的道路。其中,本尼迪塔斯提到了「力量有許多種形式」時,屢次以聖光那類其曖昧不明的說詞掩蓋,其態度似乎意有所指「暮光與末日」也是無法阻擋的力量…

暮光暗殺計畫

正當瓦里安躁怒的情緒在後悔與懊惱中稍微緩和的情況,本尼迪塔斯向瓦里安提議,說晚上英雄紀念大會之前,他會在瓦里安妻子蒂芬的陵墓,有一個驚喜想要帶給國王。瓦里安不疑有他,當晚便獨自前往教堂廣場外圍的陵墓,想不到本尼迪塔斯卻和安杜因一同前來。瓦里安以為本尼迪塔斯的動機是想讓他們父子倆趁著懷念彼此家人的同時,重新修復親子之間的關係。

本尼迪塔斯留下了烏瑞恩父子後,便先行告退,臨走前還向瓦里安說了:「願安詳與你們倆同在。」卻沒想到,原來這一切都只是本尼迪塔斯為了將他們父子倆聚集在一起好一網打盡的陰謀…

此時英雄谷的紀念活動早已展開,眾大臣與貴族皆不見國王瓦里安的蹤影,為了拖緩大會的行程,暴風城的榮譽代表團決定先施放煙火轉移群眾的注意力,接著再派艾法希比戰場元帥上去演說…

本尼迪塔斯的失策

正當烏瑞恩父子長談之後敞開彼此心房,煙花的火光意外映照出墓園的暮光刺客與術士,瓦里安與安杜因察覺之後兩人便共同作戰。安杜因展現出毫不退縮的勇氣,頻頻以弓術和聖光的力量擊退敵人,瓦里安心裡相當歡喜,也在戰鬥中認定自己的兒子將會是一個比他更偉大的國王。

然而,雖然烏瑞恩父子擊敗了暮光術士,但傳送儀式已然完成,巨大的暮光龍人揮舞著大斧向兩人襲來!為了保護安杜因,瓦里安胸前被重重的砍了一記,安杜因大驚之下,展現了驚為天人的天賦,施展了真言術:壁保護兩人。瓦里安用最後一口氣,將在離開寢宮前藏在口袋內的死亡之翼源質碎片,一躍而起擊殺了龍人。就在瓦里安焉焉一息時,暴風城內的肖爾(軍情七處的首領)才找到原本早該在英雄谷演講但卻失蹤的國王與王子。

安杜因為了拯救自己的父親,向聖光祈求,用盡了全部的力量復原了瓦里安的傷口。此時英雄谷的人民正在躁動著,榮譽代表團也接著推派本尼迪塔斯去向群眾演講,人民也因為看到了大主教而群起激動,本尼迪塔斯才剛開始準備演說,頓時他在所有群眾的眼中看了光芒…他所看見的並不是聖光,是他以為的暮光之刻。然而本尼迪塔斯轉頭一看,才驚訝的發現他身後站的人正是被安杜因所攙扶的瓦里安本人,暗殺計畫失敗了!瓦里安若無其事的回歸演講台,用疲憊的身軀,但宏亮的聲音向群眾信心喊話,並一同慶祝英雄紀念日。

本尼迪塔斯,聖光大教堂,聖光之父,暮光之父,龍王終暮,暴風城教堂,天譴軍,魔獸故事,英雄,事典
▲日後可期待瓦里安的戲份愈來愈搶眼!

這篇故事雖然沒有明白指出本尼迪塔斯是暮光集團的一員,但是文中到處可見本尼迪塔斯圖謀不軌的動機。從本尼迪塔斯向烏瑞恩父子暫別時所說的那句話「願安息與你們同在」來看,很明顯就能明白其中的暗示:暮光刺客正是由他所指使。也是因為本尼迪塔斯的關係,才特意安排烏瑞恩父子倆人在靜僻的墓園相聚,並且暗中將暮光成員的人引渡進入暴風城,同時也只有身為聯盟方高層人士且備受敬仰的他才不會讓人起疑。

下一頁還有關於本尼迪塔斯在《龍王終暮》的戲份喔!

使用 Facebook 留言

1c5a02b2705db3f1ad381914f761535b?size=48&default=wavatar
1.  路人甲 (發表於 2011年11月17日 13:38)
反正bz高層偏袒部落方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先不說魔獸爭霸裡的故事(就是阿薩斯/伊利丹他們)
光以線上遊戲中
聯盟方首領犧牲三名了(伯瓦爾/鹿盔/本尼迪塔斯)
部落方呢?才死一隻牛王......
玩聯盟方的玩家很可憐....
看著曾經相伴的首領一個個墜落....
有兩個還被當成王照三餐打....
Ea314df56e0ee395f4f1e28dcbd07a5e?size=48&default=wavatar
2.  楷楷 (發表於 2011年12月07日 01:11)
有誰知道本尼迪塔斯穿什麼腰帶和鞋子嗎?牧師T5配她的腰帶和鞋子應該很讚@.@
歪力
3.  歪力 (發表於 2011年12月07日 11:41)
腰帶:薄紗腰帶(43~47級小怪隨機掉落,綠裝,裝備綁定)
鞋子:月布長靴(裁縫製作)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