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0fcd31562e21dd4b6a5a0c3aac995682

魔獸世界最初的設計目標之一,便是確保聯盟與部落之間的正向對抗。陣營之間的溝通被完全禁止,即使這讓某些故事環節變的不合理。整個伺服器都對PvP相當投入。戰場和任務據點都各自充滿突顯聯盟或部落的特色。我們想要培養陣營的榮耀感,你和手足兄弟姐妹的真實特性。

我們希望玩家們對各自的陣營感到驕傲,甚至超越個人自尊。有一次吃完晚餐,我開車載我太太回家。她突然探出車窗外,按著喇叭,對著一個穿著印有部落徽記的曲棍球T恤,站在餐廳外頭的年輕人,大叫「為了部落!!」。可憐的傢伙可能根本沒注意到自己穿的衣服。我們消失在輪胎因高速摩擦產生的藍色煙霧中,我想他應該嚇傻了吧。

這就是我所說的。

當遊戲隨著故事的發展,聯盟和部落的粉絲們會特別在意各自的勢力範圍其實並不令人意外。當浩劫與重生震撼大地之後,地圖上戰勝或敗陣的區域便逐漸明顯。南海鎮被瘟疫淹沒了?陶拉祖被燒毀了?不會吧!?

從雙方陣營含糊不清的抱怨,便能猜測到,我們對於兩方陣營應該是公平的。但是仍有些極端的猜測:如果其中一個陣營失去了某塊領土,那麼暴雪肯定偏袒另一方。

我們是這樣嗎?

這是個三倍瘋狂的魔獸世界

我們可能有偏袒。稍微看一下艾澤拉斯大陸的歷史,可以發現我們已經懲罰聯盟好幾個世代了。在魔獸爭霸I中,暴風城被獸人拆毀。在魔獸爭霸III中,羅德隆被瘟疫淹沒,所有的居民變成無腦的不死暴民。高等精靈聯盟被天譴軍圍攻,城市被攻陷,力量來源被汙染。(這些暴行下的倖存者皆在部落中找到慰藉。)地精的主城遭到輻射汙染。矮人的王國遭內戰分裂。我們驚訝聯盟還能存活。

另一方面,那些人類算好運了-找少他們還有個星球。獸人的家鄉遭惡魔橫行,整個消滅。幾乎整支種族遭到惡魔之血毒害。在魔獸爭霸II結束之時,少數殘存的獸人種族流浪到異世界,戰敗、士氣低迷且衰弱,被人類關到拘留營裡。

我真高興那時候我們沒有獸人專屬討論版!想像可能產生的憤慨。

事實上,閱讀魔獸的歷史會像是在看戰犯史一般。帝國殞落,首領腐敗,人民遭到屠殺,文明化為廢墟(通常都是在發展最尖峰的時候)…魔獸世界真是個黑暗的遊戲。問問德萊尼就知道了:我們摧毀了他們的家鄉,還折磨了未被汙染的子民數萬年,我們殘酷的很徹底,我從來沒遇過如此殘忍的故事團隊。

苦難是我們故事引擎的燃料。我的天啊!

英雄製造工廠

在暴雪,我們常在討論我們想在魔獸世界中塑造的幻想。「英雄製造工廠」這個詞一定會出現在我們的故事系列中。我們希望玩家們有身為英雄的感受。

創造英雄最根本的原料中,完全沒有彩虹的繽紛-是一坨充滿苦難與邪惡的黏液。英雄是從黑暗中誕生,因為我們渴望有人能為未來帶來光芒。

這是個哭求英雄出現的不公平世界。在混沌中帶來秩序,為受迫者帶來正義是英雄的使命。艾澤拉斯是個不公平的世界讓你很驚訝嗎?它不公的程度絕對驚駭。而且它在未來絕對不會變好。

我們的故事發展和被述說的獸人

我們保證當下和可預見的未來中,對於雙方陣營的不公正、不公平對待將會持續。這讓我們能有個更長遠更豐富的故事發展,我們還有另一個自浩劫與重生開始發展的構想。目睹陣營的起落,還有他們的領袖被捲入各種英雄主義或是陰謀詭計,對於老粉絲們來說是一種獎勵。

講到陣營領袖們,這是我們覺得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讓每個玩家都有機會和他們的英雄在故事過程中互動。在創造這個宇宙的時候,我承認我們經常會將主要角色誤認為是全世界的英雄,而不是各陣營的英雄。

舉例來說,浩劫與重生的事件讓索爾有了重大的故事發展,他在魔獸爭霸III的事件後便呆坐在奧格瑪。他被迫在部落酋長與可能拯救世界的薩滿兩個角色中選擇。他放下酋長的衣缽,藉由你的協助,在戰勝死亡之翼的過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但總要付出代價。索爾犧牲了一些事情。

自從衣衫襤褸的獸人難民踉蹌踏上卡林多大陸的海岸上,並決定建造一個新的首都起,部落便歷經了自己的故事發展。不再受到巫妖王折磨的被遺忘者們,也守住了他們的國界。牛頭人也有了安定的故鄉。因為魚人而差點滅絕的暗矛食人妖,也重新團結起來並建立了首都。血精靈們在他們的故鄉遭到摧毀後依然存活,走出了首領背叛的陰霾,並收復太陽之井。部落絕對是在進步的。

在此同時,艾澤拉斯中最強盛的群體之一,正試著找到自己的定位,但是索爾並不在。部落的目標現在是由卡爾洛斯·地獄吼定制。索爾將部落交給卡爾洛斯掌管的這個決定,正準備反咬他一口。

如果你是死忠的聯盟玩家,我能理解你在索爾的故事發展中感到被遺忘。索爾感覺上是「部落的人」,而且索爾過去幾年的旅程也不像是「你的」故事,即使他的錯誤決定將讓世界陷入死亡漩渦之中。有道理吧。跟著索爾完成他在浩劫與重生中的使命,而我保證,在我們收拾殘局的時候,我們將會趕上其他角色的故事-雙方陣營都是。

卡爾洛斯·地獄吼對於部落有他自己的憧憬,而這個統一卡林多大陸的憧憬,必須踏著聯盟的灰燼才能達成。他比敵人所想還要狡猾,而他令人生畏不計任何代價都要獲勝的決心-即使要犧牲自己的人民-正帶著整個世界墜入混亂。

在這危機中,聯盟必須比以前更加團結。在BlizzCon的時候我們承諾,聯盟的主要角色們在潘達利亞的迷霧和其後續更新檔中,將會獲得更多的焦點,我想在此重申這點。他們將比過去更加堅強,但是未來的路可不好走。

黎明之前,是最深沉的黑暗。永無復劫的黑暗。但這是件好事。這意味著我們會需要更多的英雄,為這個不公平的世界帶來正義。我們將會需要你挺身而出,重新塑造這個世界。

只是不要期待童話故事般的完美結局。我們不會幹這種事。

“法戈” Dave Kosak是魔獸世界的首席任務設計師。他的工作,是要保持魔獸世界遊戲整體世界觀及故事線的完整度,同時還要將熊寶寶輕輕的丟到彈簧床上。這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但是他擁有無人能匹敵的靈巧與敏捷性。就像古老的「電子震動美式足球桌上遊戲」(註*)裡面的四分衛一般…

註*:「電子震動美式足球桌上遊戲」是美國二戰後曾風靡一時的桌上遊戲。

本文轉載自官網,原文連結(官網連結)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