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Aa0f0ceffc67c12db635403ba97f27a8

最新小說《Thrall:Twilight of the Aspects》。由於這本小說還沒有推出中文版,因此姊姊就為了不懂英文的玩家們先介紹一下小說的相關劇情。這次小說的資料量比以往還要多,網路上出現的精簡版也遺露許多細節,為了故事完整性,姊姊將會分成上、下兩篇,鉅細靡遺地完整介紹《索爾:龍王終暮》的所有故事,沒辦法一次看完還請大家見諒唷!♥

這次小說的時間線發生在浩劫與重生之後,死亡之翼浴火重生,而索爾拋棄部落酋長而加入陶土議會之時。依照小說出版的時間點來看,《龍王終暮》中的索爾正好是玩家在4.1與4.2之間,所以後來的元素桎梏與拉格納羅斯入侵事件都還未發生。

前部落大酋長,索爾

在死亡之翼撕裂大地以後,陶土議會聚集在大漩渦上,努力修補死亡之翼留下的大地傷痕。不管是以前的夥伴雷加(Rehgar),或者是史上第一名德萊尼薩滿諾邦多(Nobundo),現在都一起遵循著穆倫‧地怒的指示,將自己投身於這項偉大的志業當中。


▲諾邦多是失落者薩滿,他原本是位聖騎士。

身為陶土議會的薩滿之一,前部落大酋長索爾正與其他陶土議會成員,為了避免艾澤拉斯與元素位面相互侵蝕崩壞而一同共商對策。當索爾嘗試與大地之靈溝通,要借助元素的力量治癒受創的大地同時,他卻無法集中精神與大地之靈溝通,導致薩滿們的修復儀式失敗。陶土議會的薩滿們對於索爾如此失常的表現感到無法理解,因為索爾的力量一直是他們寄予厚望的目標,尤其他原本是身負部落重任的大酋長,為了拯救世界毅然拋棄自己的身分,只為了拯救艾澤拉斯貢獻自己的一己之力。


▲大漩渦是陶土議會努力修補的世界裂縫。

先知諾邦多

諾邦多原本是個崇拜聖光的聖騎士,在外域德拉諾中受到許多德萊尼的尊敬。身為德萊尼的守備軍長,他在族群中的地位僅次於先知維倫。在獸人發狂並開始破壞德萊尼的城市時,他自願留在薩塔斯城與敵人戰鬥,沒有隨著維倫離開德拉諾。他奮力守護倖存於德拉諾的德萊尼一族,並懷著偉大的目標進行自殺任務。

然而,一場紅色的惡魔煙霧瀰漫了薩塔斯城,身處霧氣中的諾邦多嘗試引用聖光,卻沒有任何反應…原來是這道霧氣阻礙了他與聖光的連結。過於震驚的他不小心墜落高塔並昏迷過去,醒來後他發現自己守護的地方已慘遭屠城,到處是德萊尼平民的屍體,絕望的他就算發現自己的左腿受傷,也無法用聖光來治癒自己。那場來自於惡魔力量的紅霧汙染了德萊尼一族的外觀,讓他們成為同胞眼中的墮落者。

失落的諾邦多不斷對著已經不再回應他的聖光一次又一次地祈禱…即便這些祈禱從來沒有回音。直到有一天,他的祈禱終於應驗,然而卻不是來自於聖光,也不是納魯從天而降的幫助,而是外域的「風之靈」回應了諾邦多的。原來,外域的元素之靈受到他的虔誠打動,便以元素力量回應了他,也因此,諾邦多成為德萊尼一族的第一個薩滿。


▲即使受到惡魔化的影響,也無損於諾邦多的英雄地位

無法拋棄的自尊

雖然目睹索爾失敗,但索爾幾乎是所有薩滿所尊敬的對象,對於他們的能力索爾也從不懷疑。然而,當他們詢問起索爾內心的困惑,嘗試幫助索爾時,曾經身為部落大酋長的尊嚴,讓這名獸人薩滿築起了一道難以攻破的心牆。

索爾無法開口告訴這些重要的薩滿夥伴心中的秘密:當初他擔心艾澤拉斯崩壞甚於部落,而做了將部落交給卡爾洛斯的決定,但這個決定卻導致自己的摯友凱恩‧血蹄與卡爾洛斯的對決,最終血蹄死在卡爾洛斯不光榮的勝利手下。


▲卡爾洛斯的斧頭被陷害沾有毒藥,以致於取得不光榮的勝利。

是索爾?還是高爾?

凱恩之死一直讓索爾感到痛苦,他知道自己擁有更崇高且神聖的任務,卻無法放下心中對部落的執著與對凱恩的虧欠。雷加毫不客氣地指出索爾仍掛心部落,且保留了部落大酋長的傲氣,無法接受他人的幫助以及批評。當然,此舉只是更加激怒索爾,並認為沒有一個人能夠懂得他的喪友之痛,而穆倫認為在這樣情況下的索爾無法好好投身修復大地的工作,因此他決定讓索爾暫時休息。

不過,這樣體貼的決定反而更激怒索爾,他無法忘懷凱恩與他最後一次的會面,就是為了卡爾洛斯繼任酋長的事情而爭執。雖然他認為卡爾洛斯繼任部落才是最好的選擇,但索爾無法反駁凱恩談到卡爾洛斯缺點的理由,因此只好使用獨裁式的命令逼迫凱恩服從。想到與好友天人永隔,索爾無法原諒自己,即使是愛人阿格拉的安慰,也只換得索爾失控的咆哮回應,尤其是阿格拉以高爾(索爾原本的獸人名字)之名呼喚他時,他發現這個名字斬去了他與艾澤拉斯一切的連結,令索爾難以忍受。


▲陶土議會的領導者是個牛頭人薩滿。

使用 Facebook 留言

D姊姊
2.  D姊姊 (發表於 2011年12月28日 14:45)
這仍然無法解釋為什麼葛羅姆,地獄吼的皮膚是綠的,而卡爾洛斯‧地獄吼的皮膚卻仍然是原樣。
C2eb251ecadb5ea0d534c6863aa85fe5?size=48&default=wavatar
4.  Raju (發表於 2011年12月29日 02:06)
葛羅姆,地獄吼是第一位飲下惡魔之血的獸人

而他的兒子在他飲下惡魔之血前就出生了

而且也沒有親近腐化了的獸人

因此沒有被惡魔之血影響,皮膚仍是棕色。
D姊姊
5.  D姊姊 (發表於 2012年1月06日 05:41)
嘖...姊姊跨年這幾天老毛病犯了還有胃潰瘍進醫院掛急診
這幾天忙著補足之前的進度,實在不應該花太多時間回覆這種東西上

但是人家一直追著你打不回應似乎也說不過去,我就回應一下好了

如果要說惡魔能量就能夠感染綠皮膚的話,那我就先要問問那些外域的魔獄獸人是怎麼回事了,大家都是感染惡魔能量怎麼奇怪一個是粉紅的,另外一個是綠的?當然你也可以說不同的惡魔產生的能量也不同,那如果說索爾的父親自己都沒有舉行惡魔儀式只是觸碰到惡魔能量以後就變成這樣,那怎麼卡爾洛斯‧地獄吼沒有變勒?要說他在成長的過程乃至於他成為部落大酋長完全都沒有接觸過惡魔能量嗎?別說我在硬凹,索爾的父親就是靠「接觸」變成綠皮膚不是嗎?

要從遊戲的設計上分別就很簡單了,因為他們不希望魔獄獸人的出現會導致跟獸人玩家的外觀過於相同,這會造成遊戲進行上的困擾;而索爾從14年前的《魔獸爭霸2》就已經決定好是綠皮膚了,因為綠皮膚的確在傳統奇幻文學中是獸人(Orc)的傳統顏色,自然遊戲的故事設計師就要給他們一個「合理」的設定。有人稱之為「吃書」;而有人認為這樣的作法是「修正故事導向」,而你已經很明白表示你是屬於哪一派的想法了。

至於我嘛...對我來說,我只是覺得特意要將獸人分辨顏色而導致背景必須要一再重新詮釋這件事情很有趣,因此所謂的「搞不懂索爾為什麼是綠皮」的諷刺也就因何而生,很明顯的我當然是屬於認為暴雪「吃書」的那派,所以也才產生這句諷刺話語。

啊對了,如果你不知道的話,其實獸人有淹死體弱多病小孩的傳統,這也是小地獄吼為什麼還能被送走的奇怪點,如果你認為他的父親有慈悲到會讓小地獄吼存活至今且完全不知道他的存在,那我會建議你多看看他父親的故事。當然,我「等著」暴雪再生出一個當初偷偷送走小地獄吼的人。

另外,如果你只是又丟一個連結的話,就請恕我不回應了。
35867bee6f8828f24832b0046d27f305?size=48&default=wavatar
6.  sotom (發表於 2012年1月18日 10:14)
"聽說卡薩斯與紅龍后喜歡用人型親熱...好害羞喔!♥"

看完後,只記得這句… / \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