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B4fdd5879db3f8bbefa846dfebcf3db4 前情提要:救援吉爾尼斯王國的瑪法里恩夫妻,為了讓狼人加入聯盟,遂邀請聯盟各大種族的領袖前來達納蘇斯,一同商討葛雷邁恩國王的入盟請求。中間,亞羅德‧影歌再度歸來,與其姊姊瑪翼夫再度重逢,卻意外捲入高等精靈殺人事件。另外,面對來自卡爾洛斯圖謀不軌的陰謀,梣谷的夜精靈正被戰或襲擊,且通訊完全被部落中斷!直到開會當天,性如烈火的瓦里安在開會當天投下重重的反對票,事態究竟會如何發展下去呢?

分岐,會談後的風暴

暴風城國王的離席,雖然只是其中一位聯盟成員投下了反對票,但實際上對於瑪法里恩以及其他聯盟的領導者來說,瓦里安的反對票是多麼舉足輕重的一件事,因為暴風城可說是目前聯盟中戰力最堅強的一員。大德魯伊試著尋找伴侶的身影,卻發現她早已悄悄地離開了會場,一名哨兵告訴瑪法里恩,泰蘭妲已經返回神殿,他請哨兵代他傳個口信給泰蘭妲之後,就立即往瓦里安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瑪法里恩仍對伊露恩的預言有信心,他相信自己可以說服瓦里安。


▲泰蘭妲仍然堅信伊露恩的預言是正確的。

然而,瓦里安心中燃燒的憤怒之火,卻遠比瑪法里恩所想的還要炙烈。對於獸人大戰的受害者來說,吉爾尼斯王國的態度不但是個懦夫,其雙手更沾滿了人民的鮮血,因為他將自己的國家封鎖在高牆之內,讓在第三次戰爭中的羅德隆求助無援,也走上滅亡之路。雖然暴風城沒有加入第三次戰爭的核心,但是由於瓦里安當時受到黑龍奧妮克希亞的蠱惑─她化為普瑞斯托女士去誘惑瓦里安並且架空了他,之後還用黑魔法使瓦里安產生分裂,以致於暴風城淪落到黑龍的掌控中。事實上從頭開始,瓦里安就沒有打算答應讓吉爾尼斯加入聯盟,他只是想來看看自己在角鬥士時期的戰友布洛爾。

王子的進諫

不只有瑪法里恩希望瓦里安能回心轉意,最近才開始接觸聖光的王子安度因亦然,他表達出前所未有的強烈憤怒,認為他的父親還活在過去,寧可任由吉爾尼斯的人民繼續受苦,而非表達拋卻過去的寬容胸懷。被兒子「教訓」的瓦里安啞口無言,一向疼愛兒子的他甚至因此對安度因怒吼,但王子無視於瓦里安的憤怒,自逕地離開了父王身邊,因為此時的他已經暗自地下了一個決定。


▲王子安度因逐漸成長中…即使是以瓦里安不認同的方式。

瓦里安因為兒子的反對更加心煩意亂,在走出自己的房門時巧遇瑪法里恩,心情極為低落的他與瑪法里恩展開了一陣唇槍舌劍。瓦里安指出吉爾尼斯國王在三戰中是如何無視羅德隆人民所受的苦難,就連當時瑪法里恩也只安穩地待在翡翠夢境(當然瓦里安並不知道瑪法里恩在翡翠夢境中所面臨的危機)。瑪法里恩則提醒瓦里安自己並未參與第三次戰爭,但暴風城國王提出奧妮克希亞一事為自己辯護,這種相互指責的情況自然不會產生任何轉機。最終瓦里安仍不同意吉爾尼斯的加入,瑪法里恩也只能黯然離開,與泰蘭妲商討如何解決另一個危機。

安度因的聖光之道

就在瑪法里恩離開不久後,安度因隨即出現在瓦里安身後,他告訴父親自己將要離開暴風城的庇護,並追隨德萊尼先知費倫的聖光之道。因為自從與費倫接觸以後,安度因就知道這一切都是聖光的安排。從他接受矮人國王布萊恩‧銅鬚的教育開始,聖光就已和安度因連結並指引他的道路,與費倫的接觸只是更讓他明白這一切的意義,他將成為一個引領人民的牧師,而非父親期望的強大戰士。


▲即使在故事中並不突出,但對聯盟而言,費倫的確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瓦里安一時之間無法接受這樣的改變,但王子心意已決,瓦里安粗暴地拉住了安度因,幾乎快扭斷親兒子的手,才猛然察覺自己粗暴的行為而感到歉疚,安度因趁此快速地離開暴風城國王,並來到德萊尼先知身邊。事實上,就連費倫本人一開始也認為安度因的決定過於匆促,但就在他治療被瓦里安所傷的安度因時,同時也讀取了王子的心思(這樣好像有點不妥...),發現這個少年內含的成熟特質,早足以接受聖光的教誨,因此他同意帶著安度因離開。

迫在眉睫的危機

與瓦里安的會談失敗,讓大德魯伊備感煎熬,他必須立即與泰蘭妲商討接下來的對策,但當他到達神殿後,卻震驚於眼前的景象。祭司們圍繞著一個受到重傷的垂死哨兵,與一個被他派去梣谷巡邏的德魯伊徒弟,他知道這種的情況代表有可怕的事情發生了。這個哨兵信使就是梣谷指揮官哈爾德莉莎派遣的第一名哨兵,即使受到了獸人襲擊導致她重傷垂死,但她仍靠著對伊露恩的祈求撐住最後一口氣,勉強支撐到巡邏的德魯伊發現了她。


▲在泰蘭妲的親身教育下,哨兵也對伊露恩的信仰相當堅定。

就在哨兵向泰蘭妲與瑪法里恩傳達獸人進攻的消息後,她終於能安息於神殿中,也在一旁觀看的珊蒂斯‧羽月立即決定出兵增援梣谷。而泰蘭妲也趁著短暫的喘息時間,詢問瑪法里恩這場會議的結果,瑪法里恩表示自己已經努力過了,但會談的結果仍然不順利,他開始懷疑伊露恩所顯示的神諭,泰蘭妲則不斷地鼓勵丈夫要相信伊露恩,並告訴他在這種艱難的時刻,才正需要他們的努力。

黎明,梣谷哨兵的突圍

哈爾德莉莎知道自己的部隊已經被包圍了,即使在太陽升起後,他們沒有遭到任何襲擊,但梣谷指揮官一點都高興不起來。她很清楚,對方不只是想要砍伐樹木這麼簡單,這種戰略模式絕對不是一個低階層的軍官能夠指揮,對方必然位居高位─甚至可能是由卡爾洛斯‧地獄吼自行指派。哈爾德莉莎並不知道達納蘇斯已經知道這裡的危急情況,而且準備派兵增援,因此她思考的戰略都是以「增援在短期內不可能到達」的前提為主。


▲逐漸逼近的獸人軍隊。

副官丹妮仍對自己的指揮官表示不滿,認為她未趁夜晚時衝出包圍是個愚蠢的戰略,但哈爾德莉莎並不理會她的冷嘲熱諷,而是開始思考其他哨站是否已經淪陷。如果能連結其他哨站的兵力,就足夠組成更堅強與安全的防線來抵禦獸人,也將有更多時間等待達納蘇斯的援兵。因此,哈爾德莉莎下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將目前的兵力一分而二,自己與副官丹妮帶著一半的兵力前往距離這裡相近的銀翼哨站,如果該哨站尚未淪陷,那他們還有一絲希望。

決戰的準備

送走聯盟的客人後,並不代表泰蘭妲遺忘了梣谷的危機。就在這些領導者們離開前的數小時,泰蘭妲針對目前的情勢與這些代表們密集商議,並以達納蘇斯的協助作為籌碼,取得聯盟其他的成員允諾支援即將到來的梣谷戰役。在泰蘭妲專心投入梣谷的戰役前,至少她成功地取得了盟友的協助,這次的敵人很可能會傾巢而出,光靠達納蘇斯的軍隊實在不足以應付整個部落大軍。


▲珊蒂斯‧羽月雖然並不是祭司,但是個出色的戰士。

夜精靈在與部落無休止的戰歌峽谷爭戰中,早已了解到他們必須要為任何危機做好準備,因此泰蘭妲早已授意珊蒂斯‧羽月親自訓練一批精良的機動部隊,能在短時間內集結戰力並應付任何戰鬥。這批機動部隊發揮了平時訓練有素的行動,但月之祭司卻仍然感到不安,內心直覺這次部落的進擊並不如以往單純,因此泰蘭妲決定這回親自率領軍隊行動,這個決定讓瑪法里恩感到相當不高興,但泰蘭妲知道這是伊露恩的旨意,這次她必須親自上陣來解決危機。

銀翼哨站淪陷

蘇烏拉‧迅箭身為現在銀翼哨站中最資深的軍官,她了解現在相當惡劣的情況。原本她是奉銀翼哨站指揮官的命令到哨站進行公務,卻在抵達目的地後發現指揮官已經死於獸人的伏擊行動中,甚至連同哨站的副官也殉難了。剩下的軍官都缺乏經驗,因此她順理成章成為銀翼哨站的現成指揮官,她打算派出角鷹獸騎手將此情況向哈爾德莉莎彙報,但她們卻完全無聲無息地消失了,蘇烏拉知道現在只能靠自己守住這個哨站。


▲銀翼哨站在這場戰爭中也受到重大損傷。

就算已經聞到哥布林機器產生的刺鼻機油味,哨兵們還無法明白部落將以什麼方式進攻,然而當他們周遭的巨樹往哨站傾倒時,哨站的建築與防衛機制就這樣被一株株倒下的巨樹破壞。部落大酋長卡爾洛斯‧地獄吼親自率領部落的士兵進行攻擊,哨兵們一次又一次嘗試重整進攻,卻屢次遭到部落擊退,最終哨站就在巨型投石機的攻擊下淪陷,但部落軍隊們卻故意被放走哨兵們,因為卡爾洛斯需要這些逃亡者引出更多的聯盟軍隊,他打算重撃聯盟的軍隊並一網打盡。

使用 Facebook 留言

35867bee6f8828f24832b0046d27f305?size=48&default=wavatar
4.  sotom (發表於 2012年1月16日 15:18)
很棒的分享文!
最近比較有空,才來看完。
希望之後有更多這樣精彩的故事介紹。

好像有錯別字:"...那把"劍"是薩拉麥恩..."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