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428ee2638b4a54bd484f706422c790fb

戰場是《魔獸世界》最基礎的PvP遊戲模式,在限定人數的獨立地圖裡,在特定規則之下彼此對戰並給予獎勵,也充份呈現出MMORPG的魅力之一。然而,因為遊戲設定的關係,最早資料片所開設的戰場,以故事劇情來說早應該不在是部落與聯盟衝突的理由,但它們依然存在…現在就讓我們來看看最古早的三大戰場,戰歌峽谷、阿拉希盆地與奧特蘭克山谷,在七年多的資料片演變下的最新劇情發展!

戰爭有開始之時,當然應該也有終幕之刻,可惜為了遊戲設定與機制,我們無法看到一場戰爭的結局。不論是對部落與聯盟的玩家而言,似乎也只能接受官方所安排的劇本,進行永無止境的衝突。當然,只要這些場戰場依然存在,任何一方就不存在所謂的勝利者。

戰歌峽谷:難分難解的困局

希瓦娜斯,女王,黑化,戰場故事,戰歌,阿拉希,奧山,托爾貝恩,激流堡,霜狼,雷矛,銀翼

◎陣營指揮

聯盟:銀翼哨兵(夜精靈)
部落:戰歌先遣騎(獸人)

◎等級群組

10-14 → 15-19 → 20-24 → 25-29 → 30-34 → 35-39 → 40-44 → 45-49 → 50-54 → 55-59 → 60-64 → 65-69 → 70-74 → 75-79 → 80-84 → 85

戰歌峽谷是無印時期最早所推出的10人制小型戰場,以搶奪/佔領旗幟的方式,雙方陣營誰先獲得3分誰先獲勝(如平手狀況,則後奪旗一方為勝)。這個戰場的歷史描述著由葛羅姆‧地獄吼當初在梣谷開闢的林地,與守護梣谷的夜精靈部隊發生衝突,最後導致塞納留斯慘遭飲下惡魔之血的葛羅姆殺害。

第三大戰後,雖然索爾本身反對與聯盟交戰,但為了奧格瑪貧瘠的資源,依然默許獸人部隊在此地採集資源,這支部隊乃是當初葛羅姆‧地獄吼所遺留的戰歌先遣騎。當然,長年守護海加爾聖山周圍的銀翼哨兵乃是夜精靈的精英部隊,自然不會作視獸人在自家庭院胡作非為。

希瓦娜斯,女王,黑化,戰場故事,戰歌,阿拉希,奧山,托爾貝恩,激流堡,霜狼,雷矛,銀翼
▲戰歌峽谷的真實位置很有可能就位於梣谷南部的此處。

如今,在死亡之翼的肆虐之後,梣谷中央冒出了火山,一旁的石爪山也是面目全非,但奇怪的是戰歌峽谷本身並沒有太大的變化,只能說戰場並不會因為大改版的劇情關係而有所變動。依照《狼之心》小說內容來看,卡爾洛斯派遣北裂境的元龍大軍入侵梣谷,取得壓倒性的勝利,但依然被瓦里安所帶領的狼人部隊擊退。目前梣谷地圖的諸多據點皆由部落所掌控,夜精靈軍隊似乎還是趨於下風,因此戰歌峽谷最終的勝利者很有可能是部落方。(當然在遊戲裡不會見到)

奧特蘭克山谷:霜狼氏族的命運

希瓦娜斯,女王,黑化,戰場故事,戰歌,阿拉希,奧山,托爾貝恩,激流堡,霜狼,雷矛,銀翼

◎陣營指揮

聯盟:雷矛氏族(矮人)-范達爾‧雷矛
部落:霜狼氏族(獸人)-德雷克塔爾

◎等級群組

45-49 → 50-54 → 55-59 → 60-64 → 65-69 → 70-74 → 75-79 → 80-84 → 85

與戰歌峽谷相同,奧特蘭克山谷同樣是無印時期所推出的40x40大型戰場,在當時由於戰場聲望獎勵極優,深受許多玩家喜愛,也因為戰場規模過大,時常演變為消耗戰。對於《巫妖王之怒》才加入魔獸的許多新玩家來說,奧特蘭克山谷的冰血墓地斜坡、雷矛基地的橋樑或是霜狼基地的雙塔斜坡,都不知道藏有多少老玩家的熱血與記憶…

相較於卡林多,東部王國的奧特蘭克山脈並未受到死亡之翼的蹂躪,因此戰場本身沒有太大的變化遂為合理。以聯盟方的角度來看,范達爾‧雷矛受鐵爐堡之命來到奧特蘭克收集泰坦古物,而與當地的霜狼部族發生衝突。好戰的范達爾意圖剷除所有部落勢力,讓奧特蘭克重新回歸聯盟…或者該說回歸到正統的統治者,鐵爐堡本身。

希瓦娜斯,女王,黑化,戰場故事,戰歌,阿拉希,奧山,托爾貝恩,激流堡,霜狼,雷矛,銀翼
▲光從艾澤拉斯地圖上來看真的無從猜測戰場可能的所在位置…

從部落的角度來看,奧特蘭克山谷是霜狼氏族自第一次大戰後便定居的地方,他們與世無爭,還與當地的霜狼結為好友。豈料雷矛矮人突然入侵,一場大戰便就此展開,如今這一打也打了七年之久(遊戲發行時間),勝負依舊未分。值得一提的是,霜狼氏族的首領-德雷克塔爾在《魔獸世界》的戲份不少,作為索爾的薩滿啟蒙導師,這位盲眼薩滿的存在,在東部王國彷彿如同索爾一般地令人敬重。然而,即便身為部落的一份子,他對眼下在塔倫米爾進行殘忍瘟疫實驗的被遺忘者深惡痛決,當玩家在任務中企圖向霜狼氏族尋求支援被遺忘者部隊時,德雷克塔爾堅定的回絕,也凸顯了希瓦娜斯可能被黑化的伏筆。

部落方【忠誠問題】任務的對話:

德雷克塔爾:所以說你是來尋求我們的援軍嗎?

德雷克塔爾咳嗽。

德雷克塔爾:我啊…(咳嗽)我活了很長一段日子,有一段時間,我曾幹了些令人髮指的事。

德雷克塔爾:一些會讓我依然在半夜中驚醒的往事…

德雷克塔爾:但是,那些我所做過的壞事,我所傷害過的人們…我會去體悟…我會去面對…我會為此感到省悟。

德雷克塔爾:但是,被遺忘者…(咳嗽)他們有所感覺嗎?

德雷克塔爾:他們向大地報復,並摧毀他們所碰觸到的一切,有多少生靈死於他們那邪惡的毒物當中。

德雷克塔爾:有多少無辜的性命死在被遺忘者的戰爭機械上頭?

德雷克塔爾:數不盡…數不盡的生靈…(咳嗽)

德雷克塔爾:是的…我也幹過壞事,但根本比不上支援被遺忘者的部隊來得更壞。

德雷克塔爾:你回去告訴那位沒膽來見我的懦弱獸人,告訴他霜狼氏族將不會支援被遺忘者。今天不會,永遠不會!

德雷克塔爾:滾!

希瓦娜斯,女王,黑化,戰場故事,戰歌,阿拉希,奧山,托爾貝恩,激流堡,霜狼,雷矛,銀翼
▲就連德雷克塔爾也看不過去希瓦娜斯的做法。

下一頁繼續看阿拉希盆地的戰況與激流堡的未來...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