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B61ee93e5082fcbc9e16aa99fe05a50c

在這一次談論魔法與奧術能量起源的介紹中,上一篇我們介紹了魔法的種類與上古之戰時的奧術能量之癮,以及四大奧術定律,這次我們要接著看下去,還有哪些其他的魔法力量。

第一種:聖光魔法

相較於艾澤拉斯中的其他魔法類別,聖光可說是最純淨、最善良的魔法。對許多牧師來說,聖光更是一個重要的信仰。許多聖光的追隨者都相信良善的事物,他們致力於各種能讓艾澤拉斯更美好的事物,如果努力能讓世界更美好,那他們就會拼命奮戰。

信仰聖光的人相信,每個人的情緒與感覺都隨時在牽動著宇宙的方向,因此只要有更多相信美好與善良的人們,宇宙就會往更好的方向演進,即使艾澤拉斯面臨許多巨大的危難。

各種族的聖光信仰

聖光從頭到尾沒有在遊戲中出現過,許多人類與德萊尼卻對聖光的存在深信不疑。許多人會誤認聖光是牧師與聖騎士的主要信仰,但事實上只有德萊尼與人類 才會向聖光祈求光明的能量,治療同伴所受到的傷害。其他種族則各自向自己的信仰祈求治療能量,例如夜精靈牧師信仰的月神伊露恩、或是牛頭人所信仰的大地之 母等,這些信仰也會為該種族帶來牧師的治療能力。


▲伊露恩的想像圖。

矮人與高等精靈原本也是以聖光作為主要信仰,但近年來矮人更沉迷於研究泰坦的存在,而高等精靈則受到奧術能量的誘惑,逐漸走向墮落。兩者信仰聖光的人數都逐年減少,但人類對聖光的信仰有增無減,他們相信死後靈魂會被引導至聖光所在處,並永遠受到聖光的照耀。

聖光的來源?

在《燃燒的遠征》前,許多人都認為聖光只是一種信仰,實際上聖光並不存在,治療魔法的能量原本就存在於艾澤拉斯的世界中,只是人類將治療魔法認為是 某種高端的存在所留下的奇蹟,所以才有「聖光」的出現。證據就是,「牧師」這個職業並非人類獨有,許多不信仰聖光的種族,也都能夠使用與人類牧師相同的治 療能量,更何況聖光在《魔獸世界》中不斷被提及,卻從未以任何形態出現過。


▲那魯是聖光的代言人。

那魯一族

《燃燒的遠征》版本,那魯的出現,讓我們終於確認聖光的存在。這個神秘的外星生物,力量似乎逼近泰坦,祂們善良卻充滿力量,且如同人類,對聖光的信仰堅定不移。祂們自願來到艾澤拉斯,為了這塊土地的人們犧牲奉獻,就連族人莫魯願意犧牲自己換取血精靈的同盟。

在《巫妖王之怒》中,那魯也被證明他們能夠直接與聖光聯絡,玩家是否還記得在寒冰皇冠中有一個任務,玩家要拯救被天譴瘟疫污染的勇士,最終任務目標 還是死亡,但阿達歐卻沒有讓他的靈魂被天譴軍團擄獲,而是將他的靈魂引領到聖光身邊。感覺上那魯就像是聖光的代言人,他們遵循聖光的守則,相信善良並努力 引導艾澤拉斯的人們向善,共同抵抗燃燒軍團大敵。


▲阿達歐就像天使一樣的存在。

耶和華信仰的轉化

聖光的設計概念,很可能是來自於天主教與基督教中信仰的唯一真神,耶和華。在聖經與各種經典中,我們只知道人類是模仿上帝的外貌所創造,卻從來不向 人類展示他真實的模樣,只會透過天使傳達福音或者是作戰。然而,那魯就像是天使一樣,身為上帝的代言人,他們傳達上帝的意旨,且為了上帝作戰,也會帶領人 們上天堂。

莫魯事件

莫魯原本是風暴要塞的看守人,在凱爾薩斯侵占了風暴要塞以後,莫魯就被他抓到銀月城監禁。莫魯身上的聖光能量,就成為血精靈聖騎士與牧師的能量來 源,他身上的聖光能量不斷被貪婪的血精靈們消耗,之後在太陽井事件中,凱爾薩斯將莫魯帶到太陽井高地,莫魯的聖光能量就被基爾加丹吸收殆盡,並被填入了黑 暗的能量,成為基爾加丹的爪牙。


▲莫魯犧牲自己成就大業,雖然最後還是沒死啦…

失去了莫魯的能量,在薩塔斯城中的血精靈勢力頓失依靠,領導者莉雅德倫女士頓時明白,凱爾薩斯已經不在乎血精靈的存在,歷經無數次失敗的他,早已成為燃燒軍團的魁儡。莉雅德倫女士率領薩塔斯的血精靈們走到阿達歐面前,向阿達歐為了莫魯的事情致歉,並決定效忠阿達歐。

阿達歐則告訴莉雅德倫,莫魯是故意被凱爾薩斯抓住的,因為這是莫魯的使命。原來莫魯早就從別處知曉一個重要的預言:祂的犧牲最後將換得血精靈對那魯 的真心同盟,因此祂心甘情願被抓走,就是希望有一天薩塔斯城中的血精靈們能夠團結一心,一同對抗燃燒軍團。在基爾加丹被擊敗後,德萊尼領導者維倫使用莫魯 的能量,重新點燃了太陽井。

下面要介紹的是惡魔學識

使用 Facebook 留言

B75833496f579716100cc44f262d95dd?size=48&default=wavatar
1.  路人乙 (發表於 2012年1月23日 12:30)
術士被叫成戰鎖
好像是因為從英文版的 Warlock 直譯過來的~ =ˇ=
D747bef1c2acb34379ad431ba683bc9b?size=48&default=wavatar
2.  輔助參考資料 (發表於 2012年1月23日 19:44)
因為有信仰就有力量,因此有時候就會產生了一些誤解教義或是基本教義的狂熱分子,然而在這種情況下,只要他們對於自己所信奉的對象依舊保持著虔誠的心,他們一樣能借到施展神術魔法的力量。例如血色十字軍的牧師和聖騎士就是這類型的人;另一個有名的例子則是 Arthas Menethil(阿薩斯·米奈希爾),當初在他誤入歧途時,為了自己心中的那份正義而大肆屠殺被瘟疫感染的人民、先利用傭兵替自己賣命再拋棄,他卻依舊可以使用來自 Light 的神聖魔法,因為當初他的心還尚未背叛 Light,聖騎士 Arthas 是一直到取得符文魔劍 Frostmourne(霜之哀傷)的時候才真正的背棄了 Light,他也是從那時候開始才不再是個聖騎士。


血色十字軍的牧師代表:高等檢察官懷特邁恩

不過這裡卻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因為既然 Light 也會將自己的力量借給這些誤入歧途的人,那麼是不是代表身為一個被信仰的對象,Light 卻言行不一,並沒有真正的在宣揚善良、美德的好呢?在這邊我的看法是 Light 正因為是個絕對善良與光明的象徵,因此祂更總是以包容的心對待信仰自己的子民,就算對方誤解了 Light 的教義也不例外,因為祂總是期待這些走錯路的信徒可以悔改。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