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2705ff941374365fc72eef9a61b2b5ab

在《戰爭之潮》上集中,曾提到達拉然終於決定要幫忙「防衛」塞拉摩,而在部落按兵不動的情況下,珍娜也得以獲得更多的支援,但這一切卻正中卡爾洛斯的下懷,到底真相是怎麼樣呢?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吧!

按兵不動

在擊潰北方堡壘後,正值氣勢如虹的部落卻決定在塞拉摩外部按兵不動,對於卡爾洛斯的決定,貝恩與沃金極為不解,因此他們決定面見大酋長,詢問卡爾洛斯為何要將大軍停在塞拉摩外,而非延續著之前的氣勢繼續進攻。令人意外的是,即使知道貝恩與沃金可能是來質疑他的做法,卡爾洛斯的心情卻很好,還叫兩人與他一同共進晚餐。

當貝恩直接提出心中的質疑時,卡爾洛斯並未動怒,但態度也逐漸冷漠了下來,就在他聽完貝恩的建議後,他叫來黑石獸人瑪科洛克,並傳達自己的最新命令:將包圍塞拉摩的艦隊撤到外海,直到聯盟完全無法探測的距離。貝恩對於這個命令簡直不敢置信,但卡爾洛斯以大酋長的威嚴,告訴他們自己也有戰略考量,貝恩與沃金也只能悻悻然地離去。

 

▲塞拉摩即將陷落。

聯盟的精英們

因為部落的船艦遠離,讓聯盟的海上增援開始有機會安全地聚集在塞拉摩中,包括暴風城的馬庫斯‧喬納森、達納蘇斯的珊蒂斯‧羽月以及來自於第七軍團和蠻錘的2位矮人將軍,甚至連德萊尼的提拉薩爾將軍都前來支援,這讓珍娜心中再次燃起了無限的希望,部落的延遲進攻,讓塞拉摩有了充分的準備時間。

他們立即召開了一場戰略會議,在會議中,喬納森將軍提出一個看法:部落之所以按兵不動,是否有可能塞拉摩只是他們聲東擊西的一個幌子,而非真正的目標。但珍娜保證自己的消息來源(派人警告他們的貝恩)絕對無誤,但她也無法理解部落按兵不動的意義是什麼。事實上,就連貝恩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卡爾洛斯要在塞拉摩外圍進行無盡的等待,卡爾洛斯的計謀就好像就是要讓讓聯盟集結起來。

 魔獸,wow,戰爭浪潮,珍娜,普勞德摩爾,藍龍,索爾,塞拉摩,卡爾洛斯,瓦里安

▲馬庫斯‧喬納森,瓦里安的愛將。

卡雷苟斯的搜尋

卡雷苟斯再次出發尋找聚源虹膜,但他沮喪地發現一個事實,掌握有聚源虹膜的人─無論他們是誰,都用極為奇異而快速的運送方式拉開與他的距離,讓他沒辦法確實追尋到聚源虹膜,而他也無法否認自己內心的一個想法:事實上比起追尋聚源虹膜,他更不願意離開塞拉摩,更不願意離開珍娜的身邊。

當他再次回到塞拉摩附近的時候,他發覺部落的規模、軍隊更多,而聚源虹膜卻一直都還在遠方移動著,他認為這已經足以排除一個可怕的可能:部落拿到了聚源虹膜。只要聚源虹膜還是保持著不斷移動的狀態,它就不會成為一個立即性的危險,好似在說服自己般,卡雷苟斯再次回到了塞拉摩,與自己朝思暮想的珍娜見面。

 魔獸,wow,戰爭浪潮,珍娜,普勞德摩爾,藍龍,索爾,塞拉摩,卡爾洛斯,瓦里安

▲卡雷苟斯的多情種讓他能與珍娜互舔傷口。

戰爭與和平

能夠再次見到卡雷苟斯,讓珍娜非常地高興,但在戰爭迫在眉睫的當下,珍娜的內心仍然非常糾結與痛苦。雖然來幫助她的人都是聯盟數一數二的精銳,但他們對於戰爭的渴望也讓珍娜非常擔心,她告訴卡雷苟斯,自己雖然想把部落擊退,但她從來都不願意將部落的頭顱高掛著長矛上示眾,毀滅部落從來都不是珍娜的願望。(姊姊想北方堡壘的士兵聽到這句話應該會死不瞑目吧…)

那些聚集在塞拉摩的將軍,讓珍娜想起自己的父親與兄長,戴林和戴瑞克‧普勞德摩爾,他們都曾是聯盟的中流砥柱,但他們都一心想毀滅部落,就如同一些聚集在這裡的將領般。雖然珍娜並不同意他們的想法。珍娜知道他們與部落的仇恨永世無法化解,這些相互殘殺的血海深仇很難一笑置之。卡雷克安慰珍娜,他保證自己將會協助防守塞拉摩,並在珍娜的掌心印下一吻,但互訴衷曲的時刻總是特別短暫,因為戰爭即將到來…

 魔獸,wow,戰爭浪潮,珍娜,普勞德摩爾,藍龍,索爾,塞拉摩,卡爾洛斯,瓦里安

▲戴林上將是位英勇無匹的強者。

塞拉摩之火

卡雷苟斯化身為藍龍朝部落的方向飛去,打算要為塞拉摩偵查部落的動向,沒想到在這時候,部落大軍已經開始朝塞拉摩前進,當卡爾洛斯看見天空出現一隻藍龍的時候,他並未感到害怕,反而對身旁的瑪科洛克意味深長地一笑(這段描述真的有點兒…曖昧),並下令直接對藍龍攻擊,卡雷苟斯沒想到部落行軍的速度這麼快,當各種攻城武器朝著藍龍進攻時,牠狼狽地受到了嚴重的傷害,只能先倉皇飛回塞拉摩。

在塞拉摩中,各個將軍們正在規劃可行的攻擊計畫,而來自於達拉然的羅甯以及法師議會則在一旁安靜地看著。當受了傷的卡雷苟斯出現在會議室中,羅甯不禁皺了眉頭:雖然失去了守護巨龍的力量,但藍龍仍應是超脫於凡人的存在,怎會介入凡人的戰爭中?但最後羅甯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繼續看著藍龍與珍娜的互動…

 魔獸,wow,戰爭浪潮,珍娜,普勞德摩爾,藍龍,索爾,塞拉摩,卡爾洛斯,瓦里安

▲羅甯是個稱職的達拉然領導者。

喪鐘之音

當部落以旋風掃落葉之姿摧毀了塞拉摩的前線堡壘後,聯盟的將軍們也已經在塞拉摩做好了戰鬥的準備,當他們跨進了塞拉摩的防線時,部落所遭遇的抵抗也大大地出乎他們的預料。德魯伊化身的猛獸從部落前鋒軍的身旁竄出,在法師及術士還未來得及念出咒語時就已經撕裂了他們的咽喉,黑石獸人瑪科洛克大聲提醒隊友他們遭遇埋伏,而部落的戰士們也立即進入戰鬥狀態,與衝來的聯盟士兵做正面交鋒。

在塞拉摩旁的警衛哨塔,曾經只是一個偵查用的衛哨,但在這險峻的時刻,這裡成為聯盟抵禦部落進攻的第一道防線。當卡爾洛斯身先士卒衝入哨塔時,負責防守任務的維摩爾上尉努力抵擋卡爾洛斯的攻擊,他成功地率領士兵暫時止住了部落的攻擊。而埋在警衛哨塔下的炸藥也隨即啟動,這些聯盟士兵在此犧牲了自己的生命,只為能夠多拖延一下部落的攻擊。

 魔獸,wow,戰爭浪潮,珍娜,普勞德摩爾,藍龍,索爾,塞拉摩,卡爾洛斯,瓦里安

▲黑石獸人瑪科洛克。

初步勝利

雖然瑪科洛克的部隊沒有遭到炸彈攻擊,但他這邊也並不輕鬆,因為他遭遇的敵人很可能是夜精靈中的第一把交椅:珊蒂斯‧羽月,珊蒂斯以靈巧的身手激怒瑪科洛克,當瑪科洛克將注意力都放在夜精靈身上時,她卻立即率領軍隊往塞拉摩的城門後退,當瑪科洛克注意到這是個陷阱時已經來不及了,聯盟的攻城武器直接朝著部落軍隊的頭上砸下。

初步的戰略算是成功了,馬庫斯將軍所提出的戰略的確殺得部落措手不及,但珍娜明白這只是暫時的勝利,她要自己的學徒金迪努力守住塞拉摩的南門,事實上祈倫托的成員到目前為止並未參與任何戰鬥,他們謹遵羅甯與法師議會的決議,利用各種防禦魔法參與塞拉摩的戰事,但不主動加入戰爭。

「金迪,如果城門就此陷落,成千上萬的部落會排山倒海而來,我們必須保護城門的安全,這是目前最迫在眉睫的緊急任務了,妳可以拯救我們所有人。」

珍娜告知學徒金迪的話語

 魔獸,wow,戰爭浪潮,珍娜,普勞德摩爾,藍龍,索爾,塞拉摩,卡爾洛斯,瓦里安

▲羽月要塞是珊蒂斯親手建立的堡壘。

料想不到的背叛

金迪不斷消耗自己的力量強化南邊城門,而另外一個達拉然法師也來協助她的工作,讓她得以稍事休息。但幼小的她知道自己不能鬆懈下來,畢竟塞拉摩的陷落意味著無數生命將死去,因此她立即回到南門協助防禦,當她看到城門在自己的幫助下逐漸穩固,心中鬆了一口氣,沒想到這時卻聽見北門被破的聲響,金迪的心中也浮現了不祥的預感。

當珍娜趕到陷落的北門時,她看到了一個令人不可置信的景象,被視為中立的達拉然法師莎倫‧織歌者(ThalenSongweaver),在埃薩‧奪日者以及羅甯的指示下負責北門的防守任務,他卻直接破壞了這個北門讓部落堂而皇之地進入塞拉摩,珍娜沒想到在達拉然內部居然也有部落的間諜,就在她準備與莎倫對峙時,蓓恩從後面打暈了莎倫,並將她交給塞拉摩的伊文凱恩隊長審問。

 魔獸,wow,戰爭浪潮,珍娜,普勞德摩爾,藍龍,索爾,塞拉摩,卡爾洛斯,瓦里安

▲達拉然中的背叛者。

使用 Facebook 留言

液態氮
1.  液態氮 (發表於 2012年12月24日 13:56)
感覺中二吼的目標已經開始從~
殲滅敵人到毀滅世界了...
嚴重懷疑他還是被惡魔之血影響了~
到了潘達利亞,可能5.3的時候他就會收集七種煞自己吃掉~
1c5a02b2705db3f1ad381914f761535b?size=48&default=wavatar
2.  路人甲 (發表於 2012年12月24日 15:29)
真是無言,羅甯掛了,蓓恩也死了,
bz是要把親聯盟方的老人npc都殺光才滿意嗎?
那這下達拉然站在主堡內的人要換成珍娜?
說真的我很討厭珍娜的程度只僅次於黑暗女王說....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