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Edadcf1bfacd2b6d9f3ad3a7a366927e 編者按:面對遺留的老系統,人人都很不爽,都想推倒重來。但是要如何推倒重來呢?余晟是中國知名的程式工程師,曾任抓蝦網、銀杏泰克主力程式師,盛大創新院高級研究員,現任電商公司技術部總監。他最近發表了一篇對於「砍掉重練」的看法,或許值得我們參考。

上個月,有個以前的同事問我:「你在的時候,為什麼不把原來的系統都重做了,我們明明有實力啊。」

我說:「我們也做了很多事情嘛,系統穩定性、安全性、增加冗餘、理清各模組職責、API 通訊機制的建立、內部分層的整理。」

他說:「對,但我還是想知道,你為什麼不把系統重做了呢?」

於是我問:「我離職之後,後來似乎多投了不少人重做系統?結果怎麼樣呢?」

他想了想,說:「結果,結果就是做業務要同時操作三四套系統……」

 

「砍掉重練」的迷思

就我所見,把原有系統「推倒重來」的喜好不只程式師有,使用者更有。拿我幾年前的那份工作來說,剛入職老大們就來跟我討論系統重做的打算:需要多少人,多少錢,多長時間,能把原有系統推翻重來。

畢竟,大家每天都忍受舊系統的切膚之痛:速度慢、經常出錯、不安全、客戶抱怨、架構糟糕…… 所以都想拿出勁頭,來個乾脆的徹底解決。

這種心情可以理解,但在我任內「重做系統」這件事,一直沒有被提上日程,整個技術團隊所做的都是「改良」的工作。具體內容就像我上面說的:系統穩定性、安全性、增加冗餘、理清各模組職責、API 通訊機制的建立、內部分層的整理。這個選擇我有充分把握,而且在我看來,如果斷然 「推倒重來」,我未必能比繼任者做得更好,甚至可能更糟糕,因為「推倒重來」絕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眾所周知,軟體發展的難點之一就是控制複雜度。但是在不同的領域,複雜度有不同的表現。對於純網路業務,或者 IT 基礎架構來說,其複雜度在於軟體本身,架構的制定、類庫的選擇、撰寫程式碼的品質等等。

對於其它 IT 系統——尤其是公司迅速成長,業務不斷複雜化的 IT 系統——而言,其複雜度並不在於軟體本身,安全、性能、負載的問題都套用現成的 IT 解決方案,真正的複雜度來自系統承載的業務本身,比如最簡單的:系統裡有哪些單據,各種單據承載什麼資訊,用在什麼場景,這些單據是怎樣流轉的,各種單據存在怎樣的約束關係,出現異常情況應當如何處理才能保證業務資料的一致性……這些問題沒有準確而穩定的答案,IT 再怎樣努力也是白搭。

對於已經能規範運行的業務,或者是有經典解決方案的工作(比如財務、倉庫管理),這些知識都是現成的,可以直接拿來用。但對於新興領域、新興業務來說,往往不存在 「經典解決方案」。加上很多公司成長速度飛快,一開始並沒有構築好的 IT 基礎(其實是業務架構基礎)。

這些公司最典型的情況就是:業務概念混亂不清,業務邏輯層也是雜亂無章,很多系統裡乾脆把資料庫當作業務邏輯層(這可不是說笑,因為資料庫無法推脫責任了)。結果,混亂的業務邏輯依附於糟糕的 IT 系統,亂上加亂最終成了一鍋粥。對 IT 來說,已有業務的問題層出不窮,每次出問題都需要花費大量精力,尋找蛛絲馬跡來 「破案」;對業務來說,新增業務往往會影響到原有業務,但誰也不知道會不會影響,會如何影響。系統日漸龐大的另一面是內部日趨無序,複雜度和維護成本飛速增長,遠遠超過可控範圍。

吊詭的是,許多人的解決辦法不是針對問題的根本原因,評估業務複雜度、整理業務邏輯、整理業務關係,反而認為 「推倒重來」、新做一套系統就能解決。持這種觀點的人,通常對系統與業務的關係也有誤解。

對希望 「推倒重來」的人來說,系統和業務的關係,有點像車輛對人員:一輛車我開了一段時間覺得不好,就想換一輛車來開,這是很自然的。但是在資訊化深入工作各個角落的今天,系統和業務的關係遠不是 「車對人」 那麼疏遠,而更像 「心律調節器對人」,或者 「人造骨骼與肌肉」 的關係,已經如膠似漆纏在了一起,系統對業務的支援越多越廣(暫時不論品質),雙方糾纏得也就越緊密。更換心律調節器對人或者人造骨骼的難度,遠遠比換車的難度要大,所以需要慎重考慮,不能單純因為心律調節器對人 “不那麼好” 就輕率決定更換。對系統來說,也是如此。

 

怎麼評估有沒有本錢砍掉重練?

如果要對基礎不好的遺留系統做脫胎換骨的改造,我有幾點經驗可以參考:

第一,一定要有非常優秀的業務人員和開發人員。

對業務人員來說,不但要熟悉自己手頭的操作,還必須明白操作背後的邏輯,並且需要超越本職工作,能從全域角度來思考自己的業務(有時甚至要讓自己操作更複雜,來提高系統安全性等收益),這樣才能真正把握住業務的複雜度。

對開發人員來說,要能夠完整理解領域知識,同時必須有高超的程式設計能力來應對遺留代碼,敢於出手而不是畏縮不前,謹慎出手而不是貿然行動——如果原有系統開發人員的技術能力可以打 30 分,全新開發系統的技術要求是 60 分,那麼要成功改造遺留系統的技術人員,往往需要有 80 以上的分數才能勝任。

第二,“推倒重來” 往往不如 “逐步改良”。

所謂 “逐步改良”,指的是大家先通過討論確認未來系統的設計藍圖,然後需要開發用於過渡的介面層。於是,新開發的模組一定要嚴格按照新的規範開發(這也就是我說的 “理清各模組職責、API 通訊機制的建立、內部分層的整理”),同時通過介面層與原有系統對接,原有的模組則在理清業務邏輯的情況下,按需切出合適的介面,逐部分在測試通過的情況下進行遷移。最終,新的系統是像拼圖一樣慢慢拼出來到最後一天才成型的,而不是平底蓋樓造起來的。

在這個過程中,最關鍵的是找到合適的切入點,搭建出合適的介面或者介面層。這些工作就像蓋房子的腳手架,哪怕之後不會用到,中途也不能省略,還必須仔細對待。當然,這是一個考驗人的工作——我曾經遇到過資料庫事務裡跨庫連表的查詢,這個糟糕的設計嚴重阻礙了單資料庫實例拆分成多實例的進展,回想起來真是如噩夢一般。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