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df38e0ed284aa4f88495db579e10c47 開發遊戲並非兒戲,需要優秀的程式與企劃能力,以及完善的合作環境。在澳洲有不少機構負責遊戲開發的教育,培育未來的遊戲開發人才,對澳洲與世界的遊戲產業帶來實質的幫助。現在就來看看,澳洲人是採用什麼樣的方式,培育新一代的遊戲開發人才。

▲SAE的3D塑模課程頗具規模。

SAE創意媒體學院(SAE Institute,後面簡稱SAE)是澳洲遊戲開發教育的權威機構,於1976年成立於澳洲雪梨,其專門領域為現代媒體,如音訊工程、3D動畫、多媒體領域、圖形設計,以及本文將會提到的遊戲開發。SAE的分院與認證機構橫跨全球54個城市,與‎電影、音樂與設計頂領域關係密切。

SAE的遊戲與動畫學院的亞當.洛奇(Adam Ruch)指出,遊戲開發課程的學生們剛開始會接受通識課程,多方學習遊戲開發的知識,瞭解一款遊戲該怎麼做才能催生出來。等到學生對遊戲開發擁有更具體的認識,認清自己的才能以及興趣,才會提供學生更專門的課程。

▲SAE的亞當.洛奇。

「我們的任務是將學生與課程或專案聯繫起來,提供學生一個『類似於遊戲工作室』的學習環境。」洛奇說,「軟體的每一個開發環節都需要完善的專業知識,重點是該怎麼將專業知識對應到所屬的環節上。就算學生學有專精,若缺乏完善的協調機制,就無法勝任軟體的開發任務。」

提到遊戲開發課程,我們可能會想到一群大學生在電腦教室上課的模樣。SAE的遊戲開發課程則是更加積極,校方會安排遊戲的開發實務機會,讓學生切身體會遊戲開發的生態,較積極的學生甚至會主動組成小型的獨立遊戲開發團隊。『侏儒暴君(Pygmy Tyrant)』就是由SAE的四位學生所組成的團隊,其遊戲品質不輸給某些大廠遊戲喔。

▲侏儒暴君的多人線上作品《Abaddon》,還挺有模有樣的。

SAE的遊戲教育不只是教學生寫程式,還涵蓋了整個遊戲產業供應鏈的所有環節,如動畫設計、音訊處理、宣傳網頁的開發等等。SAE也提供遊戲理論與遊戲教義大綱之類的概念性課程,授與學生完整的遊戲開發概念,並告訴學生一件重要的事實:遊戲是集各種科技理論於大成的產物。

SAE具有典型西方教育的特色,他們採用大綱式的教育方針,也就是設定一個課程方向,實際課程則是由老師自行發揮。SAE還經常安排教育單位的交流,讓不同隸屬的師生得以互相交流意見,獲得額外的學習機會。SAE希望學生能夠擁有更多的個人經驗,建立他們身為遊戲開發者的自覺,而不是當一個只會念書和考試的蛋頭學生。

▲開發遊戲除了畫圖和寫程式,還包含林林總總的環節。

「SAE的課程是實務取向,讓學生在實務氣圍中累積經驗,給他們一連串的挑戰,將他們培育成匠心獨具的人才,最後再將他們推上成功的道路。」洛奇表示。

既然是實務取向,難免會遇到團隊不夠穩定的問題。和遊戲公司不同,SAE的教學環境以學生團隊為主,素質參差不齊,維護團隊的運作就成為老師的一大挑戰。SAE會試著讓學生發揮所長,要求學生上機實作,建構出一個能夠浮上檯面的實際成品。

最後,學生必須製作回顧影片(Showreel),將成品與回顧影片放在網路上公開鑑賞。SAE希望藉由這些方式,激發學生努力向上的企圖心,促使他們拿出亮麗的成果。對學生而言,SAE的要求一點也不輕鬆,令他們備感壓力。可是正因為這份壓力,才促使學生脫胎換骨,讓學生成為遊戲開發的新世代中堅分子。

▲遊戲是多媒體的科技結晶,絕非小孩子的玩意。

另一方面,遊戲廠商會根據學生在網路上的成果,作為攬聘新人的參考。許多知名廠商,如EA或Ubisoft,都會根據網路上的成果來招攬人才。表現優異的學生有機會得到遊戲廠商的青睞,畢業後立刻就能進入遊戲公司上班,達成無接縫就業的目標。

「若我們可以建構一個穩定的遊戲人才培育環境,對包含澳洲在內的遊戲產業將有很大的裨益,也可以長期性地逐步擴張遊戲產業規模。」洛奇樂觀地表示。

 

(後面還有:互動娛樂學院的遊戲開發教育概況)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