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5bbf790b8992021b72ad4a1f7d0dde7d 國內目前已經有很多群募平台,並且你多少也應該聽說過一些群募成功的案例。不過,你有真正上過群募平台付錢贊助過任何產品嗎?或是你有自己上群募平台提案的經驗嗎?恐怕大多數的答案都是沒有。相較於國外的熱絡,國內對於群募平台的瞭解顯得比較少。

台灣有很多人對於群募平台的印象還很模糊,有些人以為群募平台上所募集的提案多半都是一些很高科技的案子,再不然就是需要很高深的技術、遠大的夢想。而且,還有很多人擔心自己沒有資源也不懂網路,上了群募平台是不是會「丟臉」?其實這都是一些因為不夠瞭解而產生的誤會。

我們採訪了群募貝果的執行長陳威光,針對以上的問題他表示,雖然在群募平台上一些無人機、機器人或是其他科技應用產品的提案的確是相當多,不過其它類型的提案也不少。

▲「群募貝果」執行長陳威光。

至於懂不懂網路、有沒有資源這些問題,「如果你懂網路、甚至已經累積了自己的社群,來到群募平台當然是可以加分。如果不懂網路、沒有社群,的確是會辛苦點,就是要花點時間找到你的社群。」

陳威光以群募貝果為例,他們至今成立了一年多的時間,到目前為止,共有81個案子在平台上提出,而至今成功的案例有33個,其中佔最多比例的也並非科技類的提案。

這樣的成功率到底算是高還是低?陳威光表示,目前大致的統計,全球群募平台的成功案例平均值大約四成左右,而群募貝果的比例大概比這個比例略高一點,他認為以一個一年多的平台來說,這樣的成績算不錯。

 

群募平台可以帶來什麼幫助?

他以自身的經驗解釋,由於群募貝果屬於一個新的群募網站,因此在過去一年他很積極地去國內的大學、產學中心進行對於群募的推廣、演說。大約跑了三、四十家國內的大學或是產學中心。

「很奇怪,這些大學生照理說對於科技應該都不陌生,產學中心的團隊更應該是對創業有積極興趣的,但是根據我的鄉野調查,在演說現場請那些瞭解群募的朋友舉手,每一場理解群眾募資是什麼的人,平均起來幾乎不到三成、甚至有些學校知道的不到百分之十。」

「往好處想,這也代表這個市場還很大,有這麼多的人不知道,也還需要大家的努力推廣。」他說明,這也是群募貝果目前積極在推廣的目標。

前年,遊戲橘子於2014年9月推出了群眾募資平台「群募貝果(WeBackers)」,當初的目的就是想鼓勵台灣有夢想的團隊在平台上提案募集資金。但是,他發現最大的問題是,目前還是有很多學校、創業者並不知道或是沒有意識到,有群募這個管道可以幫助他們。

尤其是現在的學生創業團隊,多半還是依循比較傳統的做法,他們寧可去參加一些公單位舉辦的創業競賽,得獎,然後拿個二、三十萬的獎金,再去想說怎麼樣商品化、實體化。

「參加創業競賽當然也不錯,但是來群募平台可以直接面對消費者,明白消費者對你商品的反應,這種反應是最直接的。」陳威光說明:「更何況,上群募平台幾乎不需要花什麼成本,就算失敗你也得到經驗,不管你是要創業,或是只是有一個夢想想要實現,都是一個很棒的管道。」

 

群募貝果想做的「群募+」,加了什麼?

那麼,與其它群募平台比較起來,群募貝果又有什麼不一樣呢?

「因為是從遊戲橘子內創出來的公司,群募貝果擁有集團的資源,因此別人也期待我們能比起一般群募平台,能有更多的資源投入。」陳威光表示,事實上他們自己也是這樣想的。

台灣的群募平台已經有很多了,各種類型都有。以群募貝果來說,設定為綜合型的平台,跨的類別有七八種以上,涵蓋從出版、音樂、公益、動漫、文創都有。這種規模與一些台灣已經成立了三、四年以上的平台都差不多。差就差在別人起步比較早,累積的社群、提案的特性都建立早、比較完整。

「當初我們自己的定位就不只是一個群眾募資平台,還希望能成為資源的介接以及整合的平台,我自己形容為「群募+」的概念。」他這麼表示。

「"+"指的是我們會幫提案者加入更多的資源。」陳威光說明,「不管是我們集團的資源、我們幫提案人找到外部的資源,或是與國外平台對接的資源,這些都是我們想做的事情。」

簡單的說,群募貝果做的事情,就是要針對提案人「降低門檻、提高成功率」:不僅僅只是一個讓別人上來提案、接受網友募資的平台,他們想要做的更多,包括幫助提案人尋找資源、整合資源、以及幫助他們找到對的社群,向目標社群發聲。

「我們當初在成立的時候有進行過調查,有些群募的提案者,不管是個人或團體,他們在某些群募平台上成功之後,其實不表示一切就都結束了,隨著後續的發展,其實還有許多資源的需求不知道去哪裡找尋,而群募貝果既然本身就擁有一些資源,我們願意來幫助別人尋找資源、整合資源。」陳威光表示。

 

案例:黑鳳梨

光是這樣形容可能不是很清楚,因此陳威光以剛剛結束的一個群募的成功案例為例,來向我們說明。

這個案子是台灣一個叫洋蔥Onion Man的插畫家,去年有一個還算滿成功的搞笑影片,靈感來自歌手鄧紫棋的粵語歌《喜歡妳》(喜歡妳音同黑鳳梨),後來因為廣受網友歡迎,在網路上有了熱烈的迴響。

而群募貝果瞭解到他一直想要找個合作對象,來把「黑鳳梨」的想法實體化,只是苦於找不到合作對象。而群募貝果就想到遊戲橘子本身旗下電子商務公司「樂利」的「吉室商行」,以專門販賣台灣品牌、在地生產的電子商務公司,因此就擔任兩邊接頭的工作,將這個商品終於實體化出來,並且群募成功。

他解釋,這已經不是一般群募網站所做的事情了,群募貝果可以在案子成立之前,就先擔任介接的工作、協助提案人將想法商品化。

「當初我們設定黑鳳梨的專案目標為台幣22萬,而到結束的時候總共募得29萬,算是相當不錯的成績。」陳威光表示,除了在自家的群募貝果上架之外,他表示同時他們也與中國的群募網站「點名時間」合作上架,他們設定的目標為嘗試性的一萬元人民幣,也達標成功。

 

案例:野鳥協會救傷募款

另外一個例子是群募貝果剛成立一個月時所成立的案子,也是一個插畫家的案子,陳威光表示很巧合的,群募貝果與插畫家好像一直都很有緣份。

這個案例是專門喜歡畫鳥的插畫家「鳥控繪師ErA」,他想要把一些作品商品化之後,一部份的收入捐給台北市野鳥協會,但是沒有與野鳥協會接觸的管道,也不知道要以什麼樣的形式來合作。

於是在群募貝果介入後,介紹ErA與野鳥協會雙方認識,並且在深談之後發現野鳥協會旗下有一個救傷組,專門救助野鳥,剛好那兩年野鳥協會需要救助的案例增多,他們在資金以及人力上都不足,剛好也需要資金,於是雙方一拍即合,就發起了「「啾啾的朋友們」一起讓鳥兒們自由飛翔吧!」這個計畫,這個計畫開始的目標為50萬元,而到結束的時候募集到了98萬元。

陳威光以這個案例說明,他們與提案人的關係不僅僅只是在案子結束後結束。在那個案子中,他們發現ErA本身並沒有經紀人,於是就跟ErA合作,在一年內也幫他把他的作品商品化,比如說變成Line的貼圖。而去年年底,ErA又提了另一個案子,主要是想要幫助黑鳶研究基金會籌募2016年的基金,「讓老鷹回到台灣天空:募集 2016黑鳶研究基金」,而這個案子原本的目標是15萬元,最終以60萬元超標達成。

 

陳威光以上面兩個案例解釋,兩位原本從事插畫的插畫家,透過群募貝果的介接,一個可以與電子商務進行結合將作品商品化,另外一位則可以投身公益,貢獻一己之力,這就是群募貝果的「群募+」的概念。

 

有線上社群比較容易成功,沒有線上社群就結合線下

由於群募是採用網路為媒介,因此不可否認的,如果提案者本身就擁有網路社群的累積的話,一個群募的提案成功率會提高很多。以上面兩個案子為例,像是洋蔥Onion Ma本身之前的動畫先紅起來,累積了人氣。而ErA本身也有本身的粉絲團社群,再加上合作的野鳥協會或是黑鳶研究基金會,本身也擁有固定的社群。

但是,還有很多提案者本身可能並沒有線上社群,這時候,群募貝果就會協助他們將線下社群拉到線上。

 

案例:善牧基金會

陳威光以去年他們與善牧基金會合作的案子為例來進一步說明,善牧基金會是國內專門照顧未婚媽媽的公益團體,他們拍了一部關於未婚媽媽的紀錄片,紀錄片已經拍好了,打算發行成DVD到各學校去推廣。但是他們沒有製作DVD的費用,因此要集資20萬。

但是善牧基金會與其它團體不同,他們沒有太多的網路社群資源,但是群眾募資最需要的就是社群。於是群募貝果決定先幫他們在戲院包場舉辦一次試映會,邀請對紀錄片有喜好的人、對慈善議題有興趣的人前來參加。

如何讓這些人看完後發起贊助?一般人的做法當然就是給錢。但是如果你在現場給錢,那麼你所進行的還是線下的活動,無法擴散到線上。因此他們當時的做法,是在試映完畢後,打出網站的群募網址。希望鼓勵大家到線上來贊助。

「現在行動裝置很便利,現場手機拿起來就可以上網贊助。真的不想或是不會用手機的話,也可以現場把現金交給善牧基金會,但是我們也先跟現場的觀眾說好,在事後會將錢轉往網站上贊助。」陳威光解釋,目的就是請認同的人盡量到網站上去贊助。如此一來,也讓那些不習慣上網路的人,知道日後多一個管道,可以透過網路來表達他們的支持。

 

不一定要創業才能使用群募平台

陳威光說明,很多人以為只有想要創業的人,才會用到群募平台,這也是錯誤的想法。像上面提到的這些案例,也都不是想要創業,只要你有一個理想、有一個夢想,想要去實現它,就可以上群募平台來尋求協助。

「以國外最大的群募平台Kickstarter來說,現在Kickstarter已經不只是群募平台,而成為一個創意匯集的所在。有很多很好的創意都會首先在這裡找到,被世界看到。」陳威光說明。而他也期許,在群募貝果上能夠協助盡可能多的人,幫助他們的夢想發光。

「我們希望協助大家,結合台灣的資源,做出屬於台灣的商品。」他表示。雖然依照每個提案的不同,有些提案群募貝果不一定能在資源上幫得上忙,但是在跟著對於每一個案子介入的程度、接觸的過程中,他們會提供給提案者相關的建議,或許不是每個案子都能夠有所幫助,但他們希望每年都能夠有一些特殊的案子可以進行。

尤其他希望未來有更多的學生能夠上來群募貝果,利用他們的平台提案。他表示,以他到各個學校的經驗來說,他認為台灣的學生對於創業的衝動並沒有那麼高,但是大多數的學生都會有夢想,會有想要做點什麼的衝動。

「談創業,或許對學生來說還太沈重。但是只要有想法,都有機會上群募貝果來實現它。」他說。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