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311466e22ad2491493363351a1d1462f Netflix在國內上線還不到一個月,在這期間,陸陸續續遭到一些批評,其中包括有:台灣地區的影片數量與其它國家比起來太少、提供的電影內容多是一年多前的舊片、與其它國家比較起來價錢太高、看不到紙牌屋這個原創影集...等等的抱怨。而Netflix的溝通長Jonathan Friedland最近抵台,也接受了國內媒體的聯訪。

Jonathan Friedland的職銜為Chief Communications Officer,主要就是負責向大眾釐清這些關於Netflix的疑慮以及問題。因此在這次的訪問中,Jonathan Friedland幾乎回答了所有大家對於Netflix的問題或是疑問,知無不言,也從中讓大家明白了Netflix做事的哲學以及態度。

 

Q:為什麼電影的片源這麼舊?

很多人質疑,Netflix上面的電影都不夠新。而關於這一點,Jonathan Friedland承認這的確是實話。

他表示,不管是美國或是全球電影業,影片對於版權的問題一直是Netflix傷腦筋的問題。目前你可以看到在Netflix上的電影版權來源有兩類,一類是片子為Netflix原創,版權是自己所有。要不然就是依循傳統管道,從片商拿到全球的版權。

而目前好萊塢對於影片版權的控制很嚴格,電影從在戲院上映,一直到可以在頻道上播放,有14個月的時間差,其實這段時間是很長的。在這段時間之內,消費者如果真的想看這部內容,有太多的管道可以取得:包括在飛機上看、去二輪戲院看、甚至從盜版的網站下載來看。

因此,Netflix在思考的是,當輪到我們終於可以把「不是那麼新」的新片放到我們的頻道上的時候,消費者還會因為他是「新片」想要來看嗎?我們認為到那個時候,消費者會看那部片子,應該是因為他「想看」那部片子,才會來看的。

Jonathan Friedland表示,Netflix的思維是,與其花錢去搞定舊的版權規則,不如自己用原創作品來搞定觀眾的需求,提供給觀眾更多「想看」的片子。

同樣的道理,你或許會看到一些不是那麼新的片子,會出現在你的首頁上,所以消費者會加深了他覺得Netflix的影片很舊的印象。為什麼消費者還會在首頁看到這些舊片?這是因為有很多人點閱選擇去看,才會推薦給你。

「我們想要給大家看的,是大家想看的,而不是新的。」Jonathan Friedland說明。

他也進一步解釋,根據他們的調查,Netflix的用戶看的內容,有百分之七十是看影集,這也是為什麼他們會這麼重視拍攝自己的原創作品,Netflix今年預計會推出75部原創作品,包括原創影集、電影、兒童節目。

 

Q:為什麼台灣的影片數量這麼少?

(根據我們的統計,台灣的影片總數為585套,相較日本的1785套、英國的2973套、美國的5679套,這數量顯得相當少。相關報導:

實際數一數,Netflix在台灣與港、韓、日、英、美的影片總數到底差多少?

Jonathan Friedland說明,消費者都喜歡比較影片的數量多寡,進行比較。感覺好像本國的影片數量較少,就吃虧了。但是Netflix的思維不是這樣, 他們考慮的是品質,希望能提供給當地觀眾他們真正想看的,而不是以量取勝。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思維,原因來自於Netflix之前在巴西上線時的經驗。當時他們做了調查,一上線就提供了大量的內容,但是事後我們發現結果與預想的不一樣。一開始提供給巴西的消費者非常多數量的影片,但發現其中有大部分的內容當地的觀眾根本不看,碰都不碰。因此後Netflix就調整了策略。

Jonathan Friedland解釋,他們現在的策略是,在一個新的國家上線的時候,會從很少很少的量先開始,在從中分析台灣人喜歡看什麼、不喜歡什麼,再從中調整慢慢增加內容進去,這會是比較好的做法。因此,對於台灣的觀眾來說,可以有點耐心,他們每天都慢慢地往上增加數量。

 

Q:提供的自製影集為什麼沒有紙牌屋?為什麼沒有Sense 8?

Jonathan Friedland表示,目前Netflix原創影集中,由於「紙牌屋」是在2013年開始拍攝的,當初他們拍攝的時候,並沒有預料到後來會這麼快到全球化,因此紙牌屋先前已經將版權賣出來到不同的國家,導致後來Netflix在進軍到其他國家的時候,紙牌屋在很多國家都面臨了無法播放的窘境。

Jonathan Friedland表示,不過現在Netflix已經開始著手陸續在一些歐洲國家,將紙牌屋的版權買回來,他們希望慢慢可以解決這個問題,讓全球的Netflix觀眾都可以看到紙牌屋。不過各地方的狀況都不一樣,以台灣而言,之前版權已經在國內賣給了公視,還有一些年限以及合約的問題,暫時也無法回到自家的平台上線。

而至於最新的影集「Sense 8」(超感8人組、超感獵殺),這部由「駭客任務」導演華卓斯基姐弟首次執導電視影集作品,為什麼沒有在第一時間上線的原因則是因為華卓斯基姐弟「太龜毛」,對於各國版本的要求都很挑剔,導致上線時間拖延,再加上華語的字幕翻譯問題會花費較久的時間。不過,「Sense 8」目前已經到了最後字幕製作的部分,國人快要可以看到這部影集。

Netflix大多數的節目,我們的目標是在各地上映都希望做到全球同步,唯一可能造成不同步的原因就是在字幕的翻譯上,可能會落後一點點的時間。我們之所以做原創劇,就是希望打破過去消費者的觀看電視的模式。過去消費者只能在電視公司指定的時間,觀看想看的電視影集。而我們希望消費者能夠隨心所欲,在他想要的地方、想要的時間,看到想要的節目。

 

Q:在國外都有當地的在地頻道,在台灣目前沒有看到,未來會有嗎?

(關於在地頻道,請見先前報導:

台灣Netflix影片到底比別人少多少?實際教你用VPN找到、看到各國的Netflix影片

他的回答是:可能會有。

他解釋說,之所以在日本、英國等地看到一些在地的頻道要有兩個條件,首先就是當地的片單要夠多,其次就是看的人要夠多。

而正如先前講的,台灣才剛剛開始,我們從一個很小的影片量開始做起,正在嘗試台灣人的口味喜好,因此目前台灣的片單還不夠大,需要台灣更多的人來觀賞,有更多片單的紀錄,才會慢慢將片單養大。另外一點,就是要等到夠多的人看,才會有夠多的推薦產生,有夠多的推薦,才會有更多的內容。

 

Q:為什麼有些動畫有中文配音、有些沒有?

(我們之前在觀看台灣地區Netflix的時候,發現史瑞克的版本是台灣電影上映時的李立群配音版本,但很多其他的卡通卻不見得有中文本地配音版本,所以我們詢問這些配音版本差異的原因。相關報導:

實測 Netflix 影音服務內容、功能、特色,這是你期待的最佳影音服務嗎?

Jonathan Friedland解釋了Netflix購買版權的流程。Netflix在要購買影片版權的時候,通常都是直接接觸片商,然後跟他們談各個地區的版權。比方說,以史瑞克來說,就是在美國直接去接觸夢工廠,然後在向他們購買版權的時候,告知他們希望他們提供給當地國家的版本。

事實上,史瑞克是很特別的例子,因為他們有台灣本地端的版本,這也是一種幸運。但是在大多數的情況下,不見得可以買得到本地配音的版本,因為原廠甚至可能不見得有。

 

Q:有沒有可能把日本的動畫帶到台灣或是其他亞洲國家

(由於亞洲許多地區都很喜歡日本的動畫,有沒有可能將日本當地的動畫,也成為全球的片單)

Jonathan Friedland搖搖頭表示,版權很貴、很難做到。

尤其是日本當地動畫的版權很複雜,他表示,比方說他們想要購買進擊的巨人的版權,但是日本他們只會賣給他們日本以外國家的版權,可是他們的目的就是在日本當地播放的,因此其中就有很多的問題衍生。

不過他表示,Netflix已經與日本的動畫團隊合作了兩部原創動畫內容,此外,他們也願意與台灣的動漫團隊合作,與台灣的團隊打造原創的台灣動漫。與Netflix合作有一個好處是作品可以被全世界的人給看到,而且有全球的觀眾、足夠的資金,可以協助團隊打造符合觀眾期待的高品質作品。

 

Q:Netflix怎麼看待VPN翻牆這件事?

(相關內容請見先前報導:

台灣Netflix影片到底比別人少多少?實際教你用VPN找到、看到各國的Netflix影片

Jonathan Friedland首先說明「官方立場」:一開始使用者在註冊Netflix的時候,就有在使用者條款中列出,希望使用者不要用VPN來觀看其他地區的內容。

但是,他也表示,他們也明白觀眾都想要同步看到最新的內容,這也是觀眾為什麼想要用VPN的原因。Netflix也一樣希望全球都能看到一樣的Netflix的內容,但是由於版權的問題,使得暫時無法達到這個結果,而製片方特別注重影片的版權問題,Netflix也必須尊重版權問題。

他表示,目前新的科技已經可以找出VPN是從哪裡來的,像是BBC、HULU都已經用了這個技術,用來阻止那些試圖VPN翻牆去觀看其他國家的內容的使用者,因此現在Netflix也採用了相同的技術,並且慢慢會將這個機制推展到所有國家的使用者身上,目前這個機制已經在澳洲開始實行。

不過他也表示,Netflix也不認同舊有整個電影生態圈對於版權限制的做法,他們也希望能打破這種疆界。這也是要發展原創內容的原因。

 

Q:Netflix在台灣並沒有設立公司,在亞洲會有哪些地方設有公司?

他說明目前以亞洲來說,Netflix在東京以及新加坡都有亞洲辦公室。至於台灣,其實Netflix已經有工程中心,專注於技術研究,已經成立了好一段時間了。

(這個部分他沒有多談,但是我們在foursquare上看到一些資訊...)

 

Q:目前已經有Marvel的潔西卡瓊斯、夜魔俠原創影集,未來是否會有原創的Marvel電影?

他表示這應該有困難,從版權的角度來看,Marvel電影的版權主要在迪士尼的手上,再來就是之前在Sony手上的蜘蛛人以及X-MAN、死侍、驚奇四超人等角色的版權在福斯電影公司手上,Marvel在電影端已經有這些長期合作的伙伴。

不過他表示,Netflix這個平台也有一些優勢,是其它平台無法取代的。

舉例來說,Marvel有一些漫畫是比較成人向的,內容比較灰暗。比方說潔西卡瓊斯被紫人所控制的精神折磨導致的一些陰霾、夜魔俠裡頭牽涉的政治內容,在這部分以強調健康為主的迪士尼比較不會去拍攝,因此其實在Netflix上會是更好的表現的平台。這點相信大家可以從潔西卡瓊斯、夜魔俠等影集的內容中就可以看出,許多情節與畫面是你在迪士尼的電影中無法想像的。

除此之外,Netflix的影集也提供了創作者更大的自由度。過去傳統的電視節目,半小時的節目表示22分鐘的內容與8分鐘的廣告。但是Netflix上沒有廣告,給予創作者更大的自由度。像是Sense 8,基本上每一集的長度都不大一樣,完全由創作者來主控。

 

Q:你們會想拍DC的超級英雄影集嗎?(DC為出品超人、蝙蝠俠的另一家漫畫公司)或是籌拍新的DC英雄?

他表示,目前DC漫畫在美國主要是跟CW(有線電視網)合作,至於拍長片則是華納兄弟合作,DC目前沒有找其他合作伙伴的計畫。

至於是否要拍(DC漫畫以外)新的英雄影集?他解釋,Netflix拍攝原創影集或是電影的角度,並沒有特別考慮要拍或是不拍英雄主角電影,他們主要的考量是希望能有特別的視角、獨特的故事,優秀的表現手法,呈獻給觀眾一個精彩的內容。

 

Q:今年Netflix會出的原創作品有哪些?時間表?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