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A04648f7b1a4070e13f95483e4b0c4e6 隨著Facebook、Instagram等社群網站興起,你還記得當年風靡台灣的「無名小站」嗎?對現在的七、八年級生而言,2005年上線的無名小站無疑在青春裡佔有一席之地。好久不見的無名小站創辦人簡志宇,歷經交大創業、加入雅虎奇摩經營團隊、到史丹佛進修MBA,再到現在身為雅虎創辦人楊 致遠旗下創投公司AME CLOUD VENTURES一員。

10年來,從台灣到矽谷、從創業家到創投,今年36歲的簡志宇說自己變得非常不同,最大的學習是:「永遠要用未來的自己想事情!」

無名小站共同創辦人簡志宇
(圖說:無名小站創辦人簡志宇說,自己從小就是個離經叛道的人。照片來源:James Huang攝影。)

問起一路以來的心境,簡志宇沒有多加思索便回答:「剛出社會時我都超希望別人問我心路歷程,我覺得我每一個階段做的事情都有一點『反社會』。」例 如,2005年社會氛圍是要年輕人好好讀書、好好去科技業、好好的當工程師,「那時候你說要出來做網路創業?創業本身已經離經叛道,你做網路你是瘋子。」 後來,無名小站被雅虎奇摩併購,證明了台灣是有一家公司是可以被國際公司併購的,而且是發生在年輕人身上,創業可以不那麼反叛。

「但我其實每一個時間點都在離經叛道。」簡志宇笑說。

2007年無名小站被雅虎奇摩以7億元併購,簡志宇退伍後也加入雅虎奇摩經營團隊,2010年他第一次到矽谷出差,「那時候我一點都不崇洋、也不知 道什麼是矽谷,我遇到一些上一輩的台灣人,聽他們說著台灣的張忠謀、半導體。很多人當時在那裡當了某某企業的高階主管,以前台灣人是會到矽谷發展的,我當 時心想為什麼我身邊的人都不來?」簡志宇說,那時候的社會氛圍是前進中國,但大家說要往西、自己卻偏偏要往東。到了矽谷,本來兩年就要回來,但後來發現水 太深,就一直待到現在。

「現在你說要來矽谷,我反而叫你不要來。」出乎意料的他說。

台灣不應該做「亞洲矽谷」

簡志宇的這句話,不是真的不希望創業家到矽谷,而是希望要去矽谷的人,以及號稱要打造「亞洲矽谷」的政府,真的知道自己要什麼。重點在於我們對「矽 谷」真的了解嗎?例如,矽谷的貧富差距非常大,也帶來高房價,前1%的人收入是其他99%人的44倍,矽谷人接受這樣的差距;另外,矽谷積極吸引國際人 才,整體社會氛圍也接受外國人,只要你有能力,不是本國人也一樣可以當CEO,這些我們都準備好了嗎?

簡志宇說,過去50年來,不管產業如何變動,矽谷都不會缺席並且永遠處於領先,精髓是什麼?「人才」就是讓矽谷幾十年來屹立不搖的價值。反思台灣, 政府的首要之務是讓台灣更開放,積極引進像是Facebook、Tesla、Apple這類國際企業,讓好的企業進來提升產業動能,給年輕人更多工作機 會,也讓這些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企業幫台灣訓練出更多人才。他認為,政府不能再保護慣老闆與沒有競爭力的產業,既然保護了也不會有競爭力,那不符合市場就得 淘汰。

無名小站共同創辦人簡志宇
(圖說:「到了矽谷後,我發現,為什麼他們做的跟我們都不一樣?」簡志宇說。照片來源:James Huang攝影。)

簡志宇強調,台灣不用做「亞洲矽谷」、而是要做「亞洲台灣」,現在的台灣人才還不夠多,若自己無法產生足夠人才,就要把市場放大。把國際上最有競爭 力的企業帶來、去全世界找最優秀的人才,給他們租稅優惠、獎學金,把台灣打造成人才匯流中心。政府根本不需要賭下一個產業,反正過去也沒賭對過。

「把對的人留在台灣,自然就會對了,我們現在需要的是一塊土壤,留住這些人才。政府要做土壤、要翻土,你不要去想種子要怎麼種。」簡志宇說,提升人才的競爭力,未來人才就會變成真的競爭力。

「我不是總統、我沒辦法講解法,我只是提出觀察。」說著說著竟有些激動起來,簡志宇思考一下後正色道,「這個問題需不需要被提出來辯論,任何反對這個建議的人請公開跟我辯論,開放外商進來是不是好?舊有產業需不需要保護?有辯論總比沒辯論好。」

這10年學會的事:請用未來5年的自己想事情

言談間,簡志宇似乎仍不改當年創業的「離經叛道」,但經過10年歷練,他從過去僅專注於當下的工程師性格,變得更具放眼未來的企圖心。現在的簡志 宇,笑稱自己是一個「社會觀察家」。人生的轉捩點,要回到當年一手創立的無名小站走入歷史一事。無名小站在2007年以約7億元出售給雅虎奇摩,在 2013年終止服務,也象徵著台灣第一代部落格時代劃下句點。

「無名小站被關掉的時候,我問自己:『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發生這樣的事?』」

簡志宇說,的確,雅虎奇摩當時有本身的困境,無名小站只是其中一個很小的環節,他當然希望一個產品可長可久,卻也很早就知道關站是必然的結果。「我 人生最後悔的事,就是2005年的簡志宇不是用2010年的簡志宇在想事情。」什麼意思?2010年的簡志宇,會講英文、知道一家國際公司如何經營、管理 過一個更大的團隊,把這時候的他放到2005年,一切都會不一樣,無論是當時的公司架構、資本架構、所用的人才等,雖然無名小站勢必還是會結束,但至少這 場戰爭會搏得久一點。

「我現在都告訴自己:你準備好迎接5年後的我了嗎?我要用未來的我來挑戰現在的自己。」

2012年簡志宇離開雅虎,加入雅虎創辦人楊致遠的創投公司AME CLOUD VENTURES,便是持續在實踐這個想法。簡志宇說,現在自己想事情比較系統面,總是想把點連成線、再把線連成面。應用在投資決策上,例如所有新創團隊 的想法都是一個機會,這就像一個一個點,當一間公司來跟你說這件事有機會、第二間公司也來跟你說這件事有機會,你就要去想:為什麼這些公司都在這個時間點 來做這件事情?背後有什麼因素影響產業的發展?

因此,現在AME CLOUD VENTURES投資的方向都是以整個產業鏈來看,投資上下游相連接的公司,「我投機器人、投AI、投航太科技、投Health Care,這些產業都是互相的,雖然現在還沒連在一起,我5年後會把他們連在一起,每個公司的市值都是10個billion以上,我現在就要做好準備。」 簡志宇說,現在的他就是在「猜」2021年的重大產業是什麼,而到時候的簡志宇又在其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當你用5年後自己來挑戰現在的自己,你就會一直覺得自己想的還不夠大,點還沒有連起來!」

或許,這世界上還沒有一個時光機,能讓未來的自己回頭替現在的自己做每一個重要決策,但是想像未來,卻是可以練習的事,「很難,對啊。但總可以試試看,這至少是一件好玩的事嘛。」簡志宇打趣笑道。10年後,骨子裡他仍是當年在交大宿舍寫下無名BBS的創業少年。

圖說明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