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號稱是中國第三大的共享單車:小藍單車的死亡日記 中國的新創公司總是一窩蜂,前兩年共享單車熱門的時候,數十家共享單車在各地興起,但在一陣洗牌後,關閉的也很多。而如果沒做到第一、第二,可能就會被淘汰在浪潮中。曾經一度輝煌,在中國自恃「行業第三」的小藍單車,它風光的日子也已經結束。前天上午開始,網絡上相繼出現了一些報導指向小藍單車目前已經倒閉,部分表示公司員工已開始被大量遣散。

最先發出這條消息的是 BiaNews,文章提到——

據內部員工透露,小藍單車昨天就已經解散了大部分員工了,可能會留一小部分產品技術,轉到別的公司。

而小藍單車 HR 昨天開始已在朋友圈賣辦公家具,「95 成新辦公家具,時尚簡約,出手轉讓。」

此外,李剛的另一家公司,與小藍單車一起辦公的野獸騎行,除了高管外,其餘員工全部遣散(勸退)。

得知這個消息後,不少中國媒體對小藍單車北京辦公室進行了實地探訪,聽說還有一位女記者在探訪小藍單車北京辦事處的時候被打了。

曾號稱是中國第三大的共享單車:小藍單車的死亡日記

綜合媒體發佈的現場圖片,小藍單車應該還有不少供應商貨款未結清,在小藍單車的樓上還掛有還錢的紅色橫幅。

曾號稱是中國第三大的共享單車:小藍單車的死亡日記

根據 PingWest 品玩聯繫到一家供應商的說法,小藍單車在事出後也曾表示「過後會結」,但這家供應商已不報太大希望。

小藍單車 app 中的退款資訊已經撤下,但根據不少用戶的反映,小藍單車 app「押金」一欄直接從「退款中」變成了「未交押金」狀態。

而不少用戶從 10 月份開始就一直在等待小藍單車的押金退款,小藍單車也曾在 10 月份下旬發出一份聲明「用戶於 2017 年 10 月 30 日申請退款的款項將於 11 月 10 日前退還完畢」。

當然,這部分用戶估計是收不到自己的押金了。很奇怪,感覺前幾天還好好的,小藍單車為什麼就死了?從什麼時候開始小藍單車不再對市場發出聲音了?

 

小藍幾個月前還風生水起,轉頭今天就突然倒了

小藍單車成立於 2016 年 10 月份,進入公眾的視野應該算是在 2017 年 1 月,小藍單車那天宣佈完成了 4 億元(人民幣)的 A 輪融資,估值達 10 億元(人民幣)。

小藍單車 CEO 李剛有另外一個身份,他是野獸騎行的 CEO。對比小藍單車來說,野獸騎行是一家生產智慧自行車的創業公司,就是一家敢把自行車做到萬元(人民幣)以上的專業硬體創業公司。

而在戰略上,這種優勢是互補的。野獸騎行擁有大量的專業自行車設計經驗,小藍單車的出身注定就與產品的高性能有關,李剛曾說小藍單車定位輕運動品牌。事實上小藍單車,也是 2016 年 11 月野獸騎行宣佈獲得 1.5 億元(人民幣) B 輪融資時正式剝離出來的,同時也獲得了野獸基金第一輪的天使投資。

曾號稱是中國第三大的共享單車:小藍單車的死亡日記

2017 年 3 月份,李剛在北京開了一場盛大的發布會,這也是小藍單車在北京市場的首秀。李剛在發佈會上很風趣,全場妙語連珠,引得全場哄笑,他的表現給自己的品牌加分不少。

他時不時的就會調侃一下友商,比如他說「如果快速推動(快速鋪車)會留下很多債,這些債明天也都是要還的。」他也說「明年一二月份對於其他友商來說,是死一樣的冬天」,因為一些使用鐵車架的友商該考慮怎麼解決破舊車輛的回收和置換的問題。他還總結了兩個共享單車問題:鐵車架生鏽帶來噩夢,產生的城市垃圾問題;第一批換車潮流,哪裡去找車?

「共享單車數量每個城市是有天花板的,下半場就是拼效率,最少的人做最多的事。」

李剛在第一場北京的發布會上說,他們進入北京 1 個月,在北京投放的車輛就超過 8 萬台,運營四個月,全國累積用戶超過 625 萬。「按照這個增長的速度,他們也比 airbnb、Uber 滴滴速度更快,小藍也提到上一個擁有這樣增長速度的產品是 Facebook。

速度是致勝的法寶之一,而另一法寶是產品力。小藍單車不光鋪得快,還真的好騎,李剛說用戶會用腳投票。確實,不少用戶仍然以「最好騎的小藍單車卻倒閉了」的方式緬懷這家企業。

曾號稱是中國第三大的共享單車:小藍單車的死亡日記

小藍在這次首秀的發布會上還推出了「共享變速車」,並得到了陣陣好評,這和他們的產品基因分不開。發佈會一結束,不少現場的記者朋友們就把為數不多的變速車全部都掃走了,看來真的很愛騎。

根據小藍單車方面提供的數據,從去年 11 月 22 日,小藍單車正式進入深圳步入共享單車領域至今,已在深圳、廣州、成都、南京、佛山開啟運營。目前 5 座運營城市已經實現了 15 萬車輛的投放,累計用戶數量 253 萬,日均開鎖 83 萬次,最高開鎖 117 萬次。

李剛算是當時共享單車行業的明星,而小藍單車的「人設」就設定在了除摩拜單車和 ofo 小黃車之外的第三。在那一段時間裡,第一第二忙著打仗,而李剛卻沒少接受媒體的採訪,給人一種從輿論上也要擠進第三的感覺。

2017 年 4 月份小藍單車 CEO 李剛接受了一次採訪,那時候小藍單車在北京市場的勢頭依然很猛。

李剛把自己的定位就放在產品上。他說,摩拜單車是海派風格,PR 和 GR 做得十分優秀;ofo 小黃車是北派風格,注重運營,和快速鋪車,量很大速度又快;而他們小藍的定位就在產品上,打磨產品。這和他自己的背景分不開,之前他就是 360 公司的智慧硬體部門出來的。

在採訪中,他喜歡調侃 ofo 小黃車那時還沒有定位,那樣終究是不行的;摩拜單車的座位有時候會上翹,對男性用戶不友好,在產品力上不如小藍。

小藍單車那段時間快馬加鞭想要追上第一第二。2017 年 5 月 10 日,小藍單車宣佈和螞蟻金服達成了合作,通過信用積分可以免押金騎行。

當時推送的新聞稿標題是——小藍單車與支付寶達成戰略合作,共享單車「牽手」流量巨頭將加速行業洗牌。

李剛相信支付寶和芝麻信用僅僅是一個開始,而對於小藍來說,他們希望玩一些更大的。

李剛不光調侃了 ofo 放衛星,摩拜單車聯合搞生態,李剛宣佈小藍單車要真正打造了一個藍海開放的平台,而這個平台就是往他們的新車上加一個智慧中控,通過這個中控,用戶可以導航,享受當地的吃喝玩樂,在有人使用的時候還可以利用線上廣告來盈利。

曾號稱是中國第三大的共享單車:小藍單車的死亡日記

李剛還說「靠租金一元一元賺錢,開心就好,是因為從第一天開始我們就想,如果共享單車行業僅僅是靠著一塊一塊,五毛五毛掙,我們算一筆數學帳,一天共享單車大概能夠帶來 1 億到 1.5 億的出行頻次,就算是 1 元一次的話,一天是 1 億次,1 億到 1.5 億的量級,這是整個行業的天花板。」

「而如果我們我們擁有 1000 萬台小藍單車 PRO2,我們將會擁有 1000 萬塊螢幕,這 1000 萬塊螢幕每天會帶來幾億甚至是 10億次的廣告播放。這是遠遠超過中國最大的媒體億次的廣告播放。也是遠遠超過今日頭條甚至是百度的平台。」

 

小藍單車到底怎麼死的?

大話說的太早,超越上述媒體鐵定是沒戲了,噩耗來自於 2017 年 6 月——一次錯誤的宣傳讓這這家企業瞬間站在了風口浪尖,這個行為似乎也一同將小藍這家企業帶進了一連串的火坑……

當時喜歡玩行銷的小藍單車,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在六月四日期間,在北京推出了以下這個活動:

曾號稱是中國第三大的共享單車:小藍單車的死亡日記

在六四期間,在北京天安門附近,推出一個與坦克相關的活動?這不知道是他們對於中國的「民主」太有信心,或是根本就是活膩了。總之,這個活動沒多久就撤下了,但從此也沒人趕碰小藍單車。

PingWest 品玩從不同管道聽說,6 月事發之後確有警察進入小藍單車內部調查,而小藍單車自此進入靜默反省期。聽說也有一些三方的公關公司給小藍單車遞交公關方案,但小藍方面都拒絕了,稱自己會搞定。而一些媒體在之前也收到了關於小藍單車「出海計畫」相關的發布會邀請,自此也都取消了。

小藍單車窮死的?

自從 6 月份開始後,小藍單車就好像是被噩運籠罩一番,融資不順,找人接盤未果,連政策都好像是與它作對。

曾號稱是中國第三大的共享單車:小藍單車的死亡日記

從 4 月份開始,北京市就傳出要限制共享單車新投放的消息。這對於已經在北京鋪上一定數量的單車企業來說是個利好條件,然而對於新進入北京的小藍就不那麼樂觀了。這意味著他不能通過效率擠佔市場了。

隨後,一線城市相繼推出了限制投放的禁令。

而在 5 月份小藍推出麒麟計畫時,小藍單車就已經屯了一大批智慧中控螢幕,而後來的政策更是讓這批中控失去了作用——新的政策不光不允許新投放車輛,也不允許單車企業在自行車上進行商業廣告行為

不允許投放商業廣告意味著小藍的「麒麟計畫」擱淺,而那些禁令更是讓小藍即使造出新車來,也無法投入市場。

在資本層面,小藍連 B 輪融資始終沒有完成。

一段時間內,曾傳出小藍將在 3 月份公佈 B 輪融資,而到現在都沒有公佈。

簡單的計算,如果根據 4 億人民幣的 A 輪融資測算,小藍投放的 70 萬輛車的成本造價為千元以上,而這筆造車的成本費用已經超出了 7 億元。不光沒有流動資金,甚至還積壓了大量成本,所以或許從北京市場效率提高一開始,小藍單車就已經開始缺錢了……

小藍在造車供應鏈上欠款的邏輯是存在的。這幾乎可以套用上小藍在「收錢」上的所有動作——今年初,小藍推出了 199 元(人民幣)的半年通騎卡,不光可以免費騎行,還會在到期後全額返還。誰知道半年通騎卡無限延期最後變成了年卡,而隨後,小藍還將押金上調至 199 元(人民幣)。李剛還曾經表示過,這部分錢可能會用在投放新車上。

按照之前的邏輯,李剛勢必是想讓小藍在行業內保三沖二。然而據瞭解,在今年年中,小藍已轉變思路迫不得已找到 ofo 小黃車和摩拜單車尋求收購,但兩家都沒談攏——ofo 方面是因為出價太低,而摩拜單車沒收,是因為其 CEO 王曉峰覺得收購小藍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而根據知情人士透露當時和小藍接觸的還有螞蟻金服和永安行。不過當時螞蟻金服對共享單車還比較猶豫,而永安行合併小藍單車的傳言幾乎都敲定了,甚至傳出先行提供給小藍單車 1000 萬(人民幣)的救命錢,但最終也變為了永安行合併了另一間共享單車。

在這場資本助推的拉鋸戰中,「無爸爸」的小藍在六月份之後已經沒有什麼豪言壯語了。

或許它早就意識到了和 ofo、摩拜單車根本沒法打下去——共享單車市場短期內市場投入大,回報週期長,加上政策的不確定性和領先兩家公司的規模效應,小玩家小藍的生存空間實在是太小了。更別提已經沒有資本再為其續命了。

解散事發之後,奇虎 360 公司董事長周鴻禕在朋友圈轉發了相關新聞,並寫了一句「這個 CEO 一直都有人品問題。」

直到解散為止,或許小藍再沒拿到過一分救命錢。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