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架容易下架難,民視與TBC間的爭議,問題或許不是授權金,卡位有線電視市場才是關鍵 民視雖然尚未恢復TBC的訊號,但隨著民視與凱擘用戶達成臨時授權,整個事件多少算是稍微和緩了下來;只那麼,究竟TBC與民視間到底為什麼會鬧得天翻地覆呢?這要從了解有線電視「上架容易下架難」的潛規則、頻道商與有線電視系統商之間的關係說起。

第四台頻道的授權過程

上架容易下架難,民視與TBC間的爭議,問題或許不是授權金,卡位有線電視市場才是關鍵

有線電視系統商(圖中間的系統業者),也就是俗稱的第四台、Cable業者,是民眾收看收看有線電視的唯一途徑;依法令規定,台灣每個縣市都有特定的收視區,並各自由一個或多個系統商業者經營有線電視業務。近年來台灣的系統業者出現整併風潮,雖然各地的系統商名稱多有不同,但是絕大部分都已經被多系統業者(MSO)所收購,也因此出現中嘉、凱擘、TBC、台數科、台固五大集團;其中如南桃園有線電視雖然還是維持著被收購前的名字,但事實上是由台灣寬頻通訊(TBC)所經營。

頻道供應商(圖中左邊的頻道業者)是提供電視頻道及節目內容的人;頻道供應商可能是電視台,但也有可能是代理商;電視台要將頻道上架,不是得透過頻道代理商,就是得親自下場斡旋。本次爭議中的民視,本來是透過頻道代理商與系統業者溝通授權事宜,但為了讓將原本只存在於無線數位電視的民視第一台、民視台灣台能夠順利上架各大系統業者,所以民視決定自己出面進行授權事宜。。

此外,由於台灣的有線電視系統業者會同時兼營頻道代理業務,甚至是設立自己的頻道,這也讓外界普遍認為系統業者同時把持了「頻道」和「收視戶」,進而影響頻道的上下架。最顯而易見的例子,就是今年初發生的WinTV爭議;由於WinTV今年起開始轉播中華職棒富邦悍將的全主場賽事,而WinTV本身的經營者就是凱擘集團,這也導致非凱擘的有線電視系統,如中嘉集團和部分獨立系統,為了不要出現「有線電視業者上架其他有線電視的頻道」這樣的詭異狀況遲遲不讓WinTV進行上架。

上架容易下架難,民視與TBC間的爭議,問題或許不是授權金,卡位有線電視市場才是關鍵

搞懂了系統業者和頻道業者的定義之後,我們從圖中可以發現,一個電視頻道要出現在觀眾面前,頻道業者就必須要先授權系統業者,將該頻道進行上架;而系統業者則要繳交授權金給頻道業者,做為讓收視戶看見頻道上廣告的交換,藉此達成利益循環。而除了授權金之外,另一種常見的做法,則是由頻道商反過來給予系統商上架費,希望能將自家頻道順利上架。

然而就市場機制來說,這樣的流程自然是不會有什麼問題,但今天民視與TBC之所以會產生爭議,表面上說是因為「授權金」和「上架費」的金錢利益問題,但裡面則是為了「上架容易下架難」的法令與潛規則問題。

授權金是假議題,不讓你上架才是真的

由於系統商上架頻道需要繳給頻道商「授權金」,所以系統商上架任何頻道都會顯得十分謹慎;授權金的訂定通常是以「系統業者所擁有的總用戶數」來決定頻道的授權金額;換句話說,同一個頻道在收視戶較少的區域,授權金就會比較低,反之在人數多的收視區,授權金就會比較高。

上架容易下架難,民視與TBC間的爭議,問題或許不是授權金,卡位有線電視市場才是關鍵

但是民視新聞台是已經上架很久的頻道,若貿然下架不僅會導致收視戶的抗議,甚至會有人直接退租有線電視,況且該頻道還擁有一定的收視客群,就算TBC得付出授權金把民視新聞台留在頻道清單中,也不值因此犧牲掉珍貴的收視戶;同時民視也表明,從過去到現在他們從來沒有漲過頻道授權金,既然下架民視新聞台顯然不是一個聰明的舉動,那為什麼TBC堅持將該頻道斷訊呢?

究其原因,由於民視要求將民視新聞台、民視第一台、民視台灣台三個頻道,同時上架到TBC旗下的有線電視系統;該「綑綁銷售」的行為讓TBC非常不齒;因為TBC深知今天要是讓步給民視,一口氣上架了三個頻道,即便第一台和台灣台「現在不收授權金」,但未來重新議約的時候,若是民視同時向TBC要求三台的授權金,對系統業者來說會是個相當大的負擔;再加上法令規定系統商不得隨意中斷有線電視訊號,藉此確保收視戶的權益,若是未來選擇不與民視新聞台以外的兩個頻道續約,就會陷入台灣有線電視生態長期以來「上架容易下架難」的窠臼,所以選擇犧牲掉民視新聞台。

上架容易下架難,民視與TBC間的爭議,問題或許不是授權金,卡位有線電視市場才是關鍵

民視卡位有線電視企圖

當然站在民視的立場,新聞台突然遭到TBC斷訊,自然也會接受到收視戶的抱怨,同時廣告商也會抗議商品露出的機會減少。但對民視來說,為了將原本民視第一台、民視台灣台兩個原本只存在於無線數位電視的頻道「卡位」到全台灣的有線收視戶眼前,順便搶佔數位有線電視有限的頻寬並增加廣告曝光,民視新聞台暫時遭到犧牲可以說非常值得。

上架容易下架難,民視與TBC間的爭議,問題或許不是授權金,卡位有線電視市場才是關鍵

但很詭異的是,民視身為遭到斷訊的一方,卻沒有試著向外界「說之以理」,反而比較多「動之以情」的行為;民視雖然曾提及TBC向索取民視第一台及台灣台兩個新頻道的「上架費」,但卻也被TBC嚴正反駁。

深入探討「動之以情」的原由,想必於是因為做為被斷訊的一方,民視直覺上會比較獲得大眾的同情,而收視戶也會先向系統業者抗議「看不到」這件事;其次,民視也深諳上架容易下架難的業界潛規則,再打出「沒有漲價,買一送二」這樣的「讓利」,使外界更加同意主動斷訊的TBC確實犯下了不可原諒的過錯。

只不過民視卻沒有考量TBC態度會如此強硬,並且貫徹商業上的「合約精神」,將沒有得到授權的頻道直接下架;TBC的舉動也讓民視在企圖卡位有線電視上碰到了硬釘子。

上架容易下架難,民視與TBC間的爭議,問題或許不是授權金,卡位有線電視市場才是關鍵

上架容易下架難,NCC也很無奈

面對TBC強硬斷訊民視新聞台,就只為了阻擋其他兩個頻道上架,NCC在本次事件中扮演的角色,與其說是和事佬,不如說更像是個看戲的,因為NCC根本沒有辦法透過現有的法令規範來解決民視與TBC之間的爭議;這是可以說是NCC的無力,同時也是NCC的無奈。

電視台與有線系統商的之間任何紛爭,其實都應該被視為「商業行為」,所有的授權、費用、期限等,強調的都應該是商業上的合約精神;只不過台灣現有的法令,卻讓NCC也陷入了上架容易下架難的窠臼,只能夠要求TBC儘速恢復訊號,民視趕快給授權的方式,來避免隨意斷訊造成的收視戶權益受損;NCC除了不停裁罰和瘋狂的喊話、協調之外,並沒有其他辦法來確實的解決雙方的爭議。

上架容易下架難,民視與TBC間的爭議,問題或許不是授權金,卡位有線電視市場才是關鍵

整體而言,我們不能夠說NCC偏向支持哪一方,但NCC依法辦事的結果,卻意外(或不意外)的加強了民視極大的空間去操作「授權」這件事;只要能讓觀眾看到民視新聞台出現在電視上,不管授權是「臨時」還是「長期」,NCC就會已經當作事情解決了,沒有思考到未來如果還有同樣的事情發生,要怎麼用更有力的公權力去保障收視戶的權益。

最無辜的還是收視戶

最後,民視與TBC大戰中最無辜的人,肯定就是收視戶。繳了錢看不到電視也就算了,還要被頻道商和系統商當作棋子,被迫去釐清「誰是對的,誰是錯的」,就連想要求助於具備公權力的NCC,也只能得到無奈的回應。

上架容易下架難,民視與TBC間的爭議,問題或許不是授權金,卡位有線電視市場才是關鍵

當民視、TBC及NCC口口聲聲說「我們都是為了收視戶」時,卻沒有想到犧牲最多的,其實就是收視戶。TBC的訊號還沒恢復,而5/25到了之後,民視新聞台在凱擘的臨時授權也會到期,會不再出現一樣的情況;而NCC什麼時候才能拿出魄力,用實質行動維護觀眾的收視權?收視戶得到的,是一個大大的問號。

想看小編精選的3C科技情報&實用評測文,快來加入《T客邦》LINE@

使用 Facebook 留言

Pon
1.  Pon (發表於 2018年5月12日 18:59)
那就不要上三台阿 明明就想逼人家一口氣簽三台
整天在帶風向

愛台灣? 愛你的錢啦!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