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熱」涼了,但是東京很熱的片頭曲依舊是魔性洗腦神曲

快節奏、高辨識度、魔性洗腦成了它脫穎而出的標籤——這些特點,正是其採用的音樂形式——一首巔峰時期的歐陸節拍音樂(Eurobeat)應有的效果。歐陸節拍,顧名思義,是一種來自歐洲大陸的曲風,它在1980年代發源於義大利迪斯可舞曲(Italo Disco)。

(本文授權轉載遊研社原文連結)

今年年初,由於日本政府對成人電影的監管收緊,傳出東京熱老闆破產跑路的消息。不過至今東京熱仍有出片,因此並無法確定這個消息的真實性。不過,不管東京熱老闆跑沒跑路,不光是東京熱,甚至整個日本AV行業都在走向不可避免的衰落。

但是,如果你沒有每次看片都是從中間看起的話,應該多少都對東京熱的片頭曲有印象。

很少有這樣一種旋律,能讓人聽到的一瞬間嘴角不自覺微微揚起,能讓疲憊不堪的你重新找回年輕時的悸動。

這首曲子並沒有什麼浮誇響亮的名字,人們只是簡單地稱之為「Tokyo Hot Theme」,也就是東京熱電影系列的主題曲。隨著該電影在世界的廣泛傳播,這個旋律也開始迴蕩在地球的各個角落,那裡有可能是清寂的單身出租屋,是魔幻的大學男生宿舍,甚至是人頭攢動的地鐵中——一個手機鈴聲響起,周圍空氣突然安靜,旁人行注目禮……

那麼這個看似平常的曲子為什麼會讓人感到如此強烈的煽動性和莫名的躁動感呢?這除了電影本身的影響力之外,其實還另有門道。

東京熱開始啟用這個音樂的時間是在第50期(n0050)以後,這個與影片內容並不十分協調的片頭曲,並不是很自然,甚至有些刺耳。然而時過境遷,同期比東京熱更具影響力的品牌競品的片頭曲早已被人淡忘,但一路堅持下來的Tokyo Hot Theme卻已經成為少有的,音樂能為影片本身知名度做反哺的一個。

快節奏、高辨識度、魔性洗腦成了它脫穎而出的標籤——這些特點,正是其採用的音樂形式——一首巔峰時期的歐陸節拍音樂(Eurobeat)應有的效果。

歐陸節拍,顧名思義,是一種來自歐洲大陸的曲風,它在上世紀80年代發源於義大利迪斯可舞曲(Italo Disco)。

當時的歐陸節拍跟後來改良過的版本有很大區別,是一種BPM(每分鐘節拍數)108-120的舞曲曲風,並不像現在這麼快,流行過很短暫的時間之後便漸漸沉寂。

但意外的是,這種風格活潑又有強感染力的曲風漂洋過海之後,在泡沫時代的日本生根發芽,一度成為日本迪斯可舞廳的主流音樂,還發展出了以該曲風為基礎的Parapara舞。可是好景不長,剛在日本興起歐陸節拍不久又被更新的House舞曲等蓋過了勢頭,再次跌落谷底。

80年代末,歐陸節拍迎來了發展史上最重大的節點——Avex Trax的松浦勝人看準時機,在歐陸節拍最低谷的時期買來了歐陸節拍歌曲的發行權,推出了對日本娛樂界影響巨大的「超級歐陸節拍」(Super Eurobeat,簡稱SEB)系列專輯。

「東京熱」涼了,但是東京很熱的片頭曲依舊是魔性洗腦神曲

「超級」這個詞意味著一種全新的曲風,實際上也是對原有的歐陸節拍一次大刀闊斧的改良——將慢節奏的歐陸節拍與快節奏的快樂硬核(Happy hardcore)結合了起來。「快樂硬核」發源於荷蘭,是一種每分鐘節拍數在160以上的快節奏音樂,聲量大且喧鬧,鼓點速度高節奏快,但這與歐陸節拍釋放出的歡樂氛圍並不衝突。兩者中和以後,就形成了每分鐘節拍數140-160之間、歡樂又活潑的全新曲風「超級歐陸節拍」。

一經推出,這種速度快、節奏強、簡單洗腦的音樂徹底引爆了日本娛樂圈,「超級歐陸節拍」的流行又再次帶動了以歐陸節拍為基礎的Parapara舞的流行,演變成全民舞蹈的Parapara舞又反過來帶動了「超級歐陸節拍」的進一步普及。二者就這樣相輔相成著成為了當時流行音樂的代表。

郭富城當年火遍大街小巷的《Para para sakura》(櫻之花)即是其中的一個代表作,來找找感覺:

小室哲哉和安室奈美惠常常被稱為是90年代對日本音樂界影響最大的一對師徒。小室哲哉作為早年Avex Trax的代表曾創作了大量「超級歐陸節拍」風格的歌曲,為「超級歐陸節拍」的推廣立下了汗馬功勞;而安室奈美惠也憑藉著一首翻唱的「超級歐陸節拍」風格的《Try Me》一炮走紅。

作為主流的曲風濱崎步、倖田來未等90年代的一線歌手在當時都推出過「超級歐陸節拍」相關歌曲。

因為歌星的影響力,「超級歐陸節拍」與J-POP進一步融合,走向成熟。

90年代末,不可一世的「超級歐陸節拍」終於開始漸漸降溫,可是這個時候ACG作品又出來加持補血。

最具代表性的就是1998年動畫化的《頭文字D》——動畫中絕大多數音樂都是直接取自「超級歐陸節拍」系列專輯。

舉一個比較典型的例子,《頭文字D》其中的一首插曲《Speedy Speed Boy》是一個非常標準的歐陸節拍結構的曲子,它取自在2000年發行的「超級歐陸節拍」專輯中的一首——仔細聽,中間的間奏與東京熱片頭的感覺如出一轍。

同時期,科樂美藉著勢頭推出了DDR、《ParaPara Paradise》等跳舞機,Parapara舞和「超級歐陸節拍」也隨著這些遊戲機再次讓歐陸節拍走向了世界……

東京熱的這首片頭曲就誕生在「超級歐陸節拍」最巔峰的2003年。

對於不瞭解當地音樂發展史的觀眾來說,這樣的吵鬧的快節奏片頭與影片矯情的內容似乎非常不協調,但實際上這樣的旋律在當時是一種時尚的代表,同時,簡單洗腦、高辨識度也是非常利於傳播的稀缺的特質。

正是因為這個特點讓東京熱片頭曲成為該類電影唯一為觀眾所熟知的音樂作品,同時,也是對「超級歐陸節拍」傳播能力再一次的驗證。

2013年,意識到這段旋律已經先於影片本身火出圈外的東京熱官方,直接在官網上放出了這段旋律的原版下載連結——並直接呼籲:

「當成來電鈴聲怎麼樣?」

「東京熱」涼了,但是東京很熱的片頭曲依舊是魔性洗腦神曲

既然是官方的呼籲,就少不了有好事者積極地響應。不久後,日本的地鐵上開始陸陸續續的出現了這段令人不禁莞爾一笑的節奏,也讓這首曲子得到了進一步的傳播。

……

東京熱的電影系列固然難登大雅之堂,但音樂旋律本無高雅低俗之分,作為一個影片的片頭曲來說,合適的就是最好的。歸根結底,這段旋律的流行,除了影片本身的影響力之外,也是因為它是在特定的歷史時期抓住流行命脈的成熟選擇。

距離官方放出這段音樂又有五年過去了,不知不覺之中,這個脫胎於上世紀的曲風已經可以被稱之為「復古」了,此時不管是歐陸節拍還是「超級歐陸節拍」的確已經不再是主流。

今年年初,坊間也傳出了東京熱老闆跑路的消息,也意味著這段音樂可能會離我們遠去。

然而,人們從沒有忘記它曾經帶來的那些感動。

即便這系列的很多忠實觀眾已經長大成人,已經不再需要從電影中學習做人的道理,但並不妨礙愛好者們用自己的方式表達對這首曲子的喜愛——這個連作者也無從尋覓的旋律,網上卻有各種樂器的翻奏版,電吉他版、管絃樂版、鋼琴版、小提琴版……驀然回首,桃李滿園。

最後謹為大家獻上中大壢中管樂社校友團奏響的這曲《世界平和の歌》——向歐陸節拍致敬,為《Tokyo Hot Theme》緬懷。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