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機和飛行遊戲的操作環境類似,所以軍方招募遊戲玩家擔任無人機飛行員?

現實背景 + 少許邏輯 + 大眾偏見 = 病毒式的傳播新聞。

(本文授權轉載遊研社原文連結)

無人機和飛行遊戲的操作環境類似,所以軍方招募遊戲玩家擔任無人機飛行員?

軍事和遊戲,是熱血男兒的永恆話題。二者的融合催生出了一個全新的流行文化次類型--「軍事娛樂」,英文叫Militainment,就是Military和Entertainment這兩個詞拼一起。

在這個獨特的細分市場中,遊戲和電影發行商們會不遺餘力的推出軍事題材產品。在消費這些文化產品的同時,玩家也很容易淪為被消遣的對象,因為總有一些媒體喜歡製造一些以遊戲為主角的軍政秘聞。它們滿足了大眾的好奇心和根深蒂固的偏見,內容還很與時俱進,也一度成為了流傳甚廣的「新聞」。

例如在雅達利主機的巔峰期,美國媒體就宣稱蘇聯人把這台遊戲機的晶片用到了洲際導彈上。

911襲擊後,又有人推斷恐怖分子是靠飛行模擬遊戲學會了開飛機。

到了21世紀的鐘聲剛剛敲響之後,主角自然就該換成Playstation 2,還有很不聽話的中東梟雄海珊了。

無人機和飛行遊戲的操作環境類似,所以軍方招募遊戲玩家擔任無人機飛行員?

2000年12月19日凌晨1點,美國「世界新聞日報」網站上線了一篇爆炸新聞:美國海關、聯邦調查局和國防部情報局正在聯合調查一起走私案,目前已經有超過4000台PS2主機被秘密運往伊拉克。 

為了讓這台剛發售不久的遊戲機(PS2也是)和世界和平連在一起,報導援引了一位不具名的五角大樓高級官員的話:

「絕大多數美國人並不知道PS2擁有數倍於桌上型電腦的強大性能,其7500萬個/秒的多邊形生成能力,將會極大提升伊拉克戰術導彈的地形適配能力。它每秒能進行60億次浮點運算,一旦將這些設備組成超級電腦,海珊就可以迅速設計出可以搭載生化武器的無人機,甚至用於模擬核爆炸,最終重啟核計畫……」

這段話即便是從那些索尼的瘋狂粉絲口中講出來,也絕無半點違和感。

無人機和飛行遊戲的操作環境類似,所以軍方招募遊戲玩家擔任無人機飛行員?

這則報導很快被大量轉載,一時間,好像海珊就要靠4000台PS2去征服世界了。受此刺激,當時有玩家甚至一口氣買走了十幾台PS2,目的是為了讓海珊的邪惡計畫無法得到進一步延續。還有遭遇缺貨的玩家高舉「海珊,把PS2還給我!」橫幅,跑到在伊朗大使館門前高聲抗議…… 

還好當年網路不發達,現在這種有明顯漏洞的說法就很難吃香了——軍工級CPU強調惡劣工況下的可靠性,並不強調性能,民用晶片並不適用。更何況首發版PS2沒有硬碟和網路卡,Linux套件直到2002年才發佈,當時買回來也是磚頭。即便軟硬體都沒有問題了,用PS2進行簡單粗暴的集群運算,也存在嚴重的延遲和不穩定,不適用於需要即時回饋的軍工開發領域。

無人機和飛行遊戲的操作環境類似,所以軍方招募遊戲玩家擔任無人機飛行員?

結果直到2011年美軍全部撤出伊拉克,這4000台PS2,連同布希政府苦苦追尋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依然不知所蹤…… 

結果,WND的這篇報導開的腦洞,後來居然還被軍方自己給採納了。2009年,美國空軍實驗室採購了1700台PS3主機,為它們裝上了Yellow Dog Linux作業系統,組成代號「禿鷹」的矩陣式超級電腦。其花費只有同等級超級電腦的一半,而能耗僅為10%。

無人機和飛行遊戲的操作環境類似,所以軍方招募遊戲玩家擔任無人機飛行員?

正如前文所言,這種架構簡單的集群陣列運算系統存在先天性的延遲問題,所以禿鷹的唯一功能是利用其大規模浮點運算性能,來分析每天從阿富汗前線傳回的巨量衛星和航空照片,捕捉塔利班活動的蛛絲馬跡。它的到來,的確改善了情報分析人員的工作壓力。

然而,悲劇還是發生了……

2010 年 5 月,出於反破解目的,索尼在 PS4 的 3.21 版韌體更新中取消了對第三方作業系統的支援,導致「禿鷹」一旦連上外網就會在自動更新之後變磚。軍方既無法購入新的主機來增加運算能力,也無法透過保固來替換故障設備 —— 因為換回來的都是升級到新韌體的。覺得被坑的美國空軍將索尼告上法庭,而後者則反訴軍方違反使用者協議,擅自將消費類電子產品用於軍事目的。

一真一假,一正一反的兩則關於「遊戲機組建軍用超級電腦」的新聞,也從兩方面證明了這個想法根本不可靠。

軍方招募遊戲玩家操縱無人機

和「海珊屯 PS2」這種比較特殊的「新聞」比起來,「軍方招募遊戲玩家擔任無人機飛行員」的說法在網上更為常見,並且擁有成千上萬條搜索結果的新聞,單純依靠常識已經無法辨別真偽了。

無人機和飛行遊戲的操作環境類似,所以軍方招募遊戲玩家擔任無人機飛行員?

乍看起來,無人機和飛行遊戲的操作環境類似。控制者均是操縱一個「替身」進入戰場環境,面對的是從電子訊號還原而來的數位影像。再加上無人機飛行控制系統本身高度的自動化特性,確實有著不少遐想空間。

無人機和飛行遊戲的操作環境類似,所以軍方招募遊戲玩家擔任無人機飛行員?

從軍事背景角度來看,招募遊戲玩家擔任無人機飛行員,似乎也是軍事大國們的迫切需求。在過去的20年時間裡,美軍的無人機數量增長了四十倍,其總數已經達到了軍用航空器的一半,但操作員的數量卻日益捉襟見肘。

無人機和飛行遊戲的操作環境類似,所以軍方招募遊戲玩家擔任無人機飛行員?

之前美國空軍和海軍一直要求無人機飛行員必須為軍官,陸軍雖然允許士官操作無人機,但同樣對飛行經驗有嚴格要求。由於長期存在的鄙視鏈,現役飛行員主動改飛無人機的人數幾乎為零,這種根深蒂固的觀念造成了無人機隊伍很難得到補充。另一方面,這個位於各軍種鄙視鏈底端的崗位,又因為工作量和薪資待遇問題出現了大量離職。任憑發展下去,美軍精心打造的 21 世紀空中無人艦隊,恐怕真的要「無人升空」了。

上面這個真實的背景,結合玩家們的合理想像,便炮製出了網路上成千上萬條的「新聞」——

無人機和飛行遊戲的操作環境類似,所以軍方招募遊戲玩家擔任無人機飛行員?

接著往後翻,還有更誇張的標題——《美國使用電子遊戲招募 12 歲少年駕駛無人機》。

無人機和飛行遊戲的操作環境類似,所以軍方招募遊戲玩家擔任無人機飛行員?

這些新聞中所使用的關於美國空軍如何招募遊戲玩家的「證據」照片,幾乎無一例外的來自於2014年左翼女導演唐姬‧謝伊的紀錄片——《無人機》。

無人機和飛行遊戲的操作環境類似,所以軍方招募遊戲玩家擔任無人機飛行員?

實際上,這段影像是挪威空軍在2012年The Gathing區域網路派對上舉行的一次活動,旨在鼓勵年輕人在到達強制兵役年齡時能優先選擇空軍。至於上文提到的那個關於「軍隊誘騙小孩飛無人機」的傳聞,圖片也是從中截取的。看過完整片段,我們就會發現圖中那位12歲小朋友正在玩耍的並不是阿兵哥帶來的軍用無人機模擬器,而是安裝在自己筆記型電腦中的《微軟模擬飛行》。

無人機和飛行遊戲的操作環境類似,所以軍方招募遊戲玩家擔任無人機飛行員?

一句話說到底,軍方即便再缺無人機飛行員,他們也不會按照這些鍵盤軍事專家的思路去如法炮製。 

非不為也,而不能也。首要的問題,是無人機飛行技術的難度。還是聽聽行家是怎麼說的吧——

無人機和飛行遊戲的操作環境類似,所以軍方招募遊戲玩家擔任無人機飛行員?

前美國空軍無人機飛行員布蘭登‧布萊恩曾經飛過三年F-16戰機,也酷愛電子遊戲。在「普通玩家能否駕駛無人機」這個問題上,應該沒有人比他更有發言權了。 

關於無人機的操作難度,他的觀點有些讓人意外——排除高空高速環境給飛行員身體帶來的不良反應,駕駛主力戰機其實要比飛無人機更簡單。因為飛行員可以在空中隨時感知飛行姿態,而缺乏這些直觀感受的無人機操作員,卻要將2D的螢幕畫面想像成3D的空間。 

在布萊恩特看來,即便用玩《空戰奇兵》的想法去應對,無人機也不是靠一支類比搖桿和幾個按鍵就能輕鬆駕馭的。內華達州克利奇空軍基地的無人機飛行控制中心,和正在中東、中亞地區展開行動的無人機有上萬公里的距離。通訊訊號在經過衛星中繼、解碼之後,通常會有2秒左右的延遲。這會影響無人機的反應時間,甚至有可能措施攻擊的最佳時機。 

布萊恩特表示這就好像是在網路狀況不佳的情況下去玩FPS的線上對戰——指令明明輸入了,可是角色的反應總是慢半拍,甚至是直接把命令給忽略了。與之相匹配的預判和臨場反應能力,在單純的訓練中是無法獲得的,必須在實戰中去累積累。 

這位光頭哥認為無人機給操作者的另一個挑戰,在於精神層面。 

在駕駛F-16戰機的大部分時間內,他只需要關注平視顯示器投射的主要飛行訊息。 

而在控制MQ-9「收割者」無人機的時候,他需要面對十二台顯示器。 

在一邊完成操作一邊和同事處理巨量訊息的同時,他還要和任務指揮官、外勤人員和協作部門進行溝通。任何一個差錯,都會導致任務功虧一簣。

無人機和飛行遊戲的操作環境類似,所以軍方招募遊戲玩家擔任無人機飛行員?

無人機任務的特殊性,也是普通人的心理狀態所無法承受的。影視作品中「彈指間檣櫓灰飛煙滅」的光榮時刻,在無人機飛行員的工作中只占極小部分。按下發射按鈕前,他們往往要花費成百上千小時,才能確認目標,並且還要等待最佳的攻擊時機。 

由於無人機無法獲取界定平民和武裝人員身份的證據,僅憑一些特定的、可能與恐怖活動有關的行為特徵來判定打擊目標。一次成功的獵殺行動,所伴隨的是許多無辜者的生命,這往往會給按下攻擊按鈕的飛行員帶來極大的心理負擔——畢竟,這不是一場虛擬的遊戲。 

無人機和飛行遊戲的操作環境類似,所以軍方招募遊戲玩家擔任無人機飛行員?

布蘭登‧布萊恩特後來也正是因為長期的壓力而患上了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被迫提前退役。身為飛行老司機的他尚且如此,我們沒有理由相信既無飛行經驗,又沒有任何軍事背景的玩家能夠做得比他要好。

無人機和飛行遊戲的操作環境類似,所以軍方招募遊戲玩家擔任無人機飛行員?

即便肥宅們成功繞過了軍方對飛行時間、軍銜所設置的一系列高門檻,在媒體杜撰出來的特訓下成功實現彎道超車——這樣一部每天要玩足8小時,每年超過2000小時,並且只有一關內容的「遊戲」,也會讓他們掉頭就跑的。 

「使用PS4策劃巴黎恐怖襲擊案」

無人機和飛行遊戲的操作環境類似,所以軍方招募遊戲玩家擔任無人機飛行員?

2015年11月13日,IS組織在巴黎的七個地點展開大規模協同襲擊,有129名平民在事件中喪生,超過300人受傷。歐蘭德總統隨即宣佈法國進入戰爭狀態,這就是震驚世界的11-13巴黎恐怖襲擊。 

然而在案情尚未調查清楚之時,《每日郵報》《鏡報》等數十家英國老牌報紙便異口同聲的宣稱,恐怖分子可能透過PS4的內建聊天工具進行聯絡。《每日快報》更是在頭版頭條位置刊出了駭人標題——《IS使用PS4製造巴黎大屠殺》…… 

無人機和飛行遊戲的操作環境類似,所以軍方招募遊戲玩家擔任無人機飛行員?

這些媒體的證據,來自於比利時內政部副部長簡‧讓邦「事發後」的一番言論——「PS4的聊天系統要比WhatsApp這樣的加密聊天軟體更難破解。」巴黎警方也在隨後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襲擊者沒有留下任何電子足跡,有可能使用了小眾化的通訊工具」。至於從主犯庫阿奇兄弟寓所中搜出的一台PS4遊戲機,更是坐實了英媒口中的「作案工具」。 

媒體的這番推斷,從技術角度來看並不算離譜。著名網路安全網站securityweek就在第一時間發表文章,對PS4聊天系統的安全性進行分析,指出其點對點、TLS非對稱加密、AES256編碼和2048位密鑰等技術特性,從理論上是不可能被破解和監控的。 

來自政府官員的暗示,再加上專業技術人員的分析,一時間讓PS4成為了襲擊巴黎的幫凶之一。各路專家們自然輪番上陣,爭相揭露這台全球最受歡迎的現役遊戲機的滔天罪行。

無人機和飛行遊戲的操作環境類似,所以軍方招募遊戲玩家擔任無人機飛行員?

此時位於風口浪尖的索尼,只能被迫做出公關回應。在隨後的聲明中,他們對受害者表示哀悼,同時表示會繼續完善PSN服務,鼓勵玩家對犯罪訊息舉報——聽起來有些不疼不癢,但也只能如此了。倘若此時宣佈接受安全部門監控,必然會損害到玩家的隱私權。而面對輿論無動於衷,又會顯得缺乏社會責任感……躺著也中槍真是裡外不是人了。 

對此早就看不下去的PS4玩家們,也紛紛開始了回擊。有人表示PSN的聊天功能實在是太難用了,恐怖分子也不會喜歡的。而且在巴黎襲擊案發生後一個月,索尼才發佈了能在手機上和PSN好友聊天的PlayStation Message。這意味著,要想策劃如此大規模的協同襲擊,恐怖分子們還得背著PS4和電視機到處跑,每當需要聯絡同夥就四處找插座和Wifi…… 

還有好事者從比利時的官方文件中,找到了那位副部長關於「PS4成為恐怖襲擊工具」言論的出處。這番明顯被斷章取義的發言,源於簡‧德讓在巴黎恐襲發生三天前的一次議會辯論。其主旨也不是在講遊戲機聊天功能會被不法分子利用,而是表達歐盟應該開發自己的官方通訊軟體,以避免被美國情報機構監聽的構想。

無人機和飛行遊戲的操作環境類似,所以軍方招募遊戲玩家擔任無人機飛行員?

在2016年7月公佈的11‧13恐襲案調查報告中,軍事情報部門最終認定恐怖分子的聯絡工具是50台預付費手機,恐怖組織據點內的那台PS4並未被收為證物--看來就連當局也想像不出來這個東西除了玩遊戲,還能有什麼其他的用途了。  

好了,透過上面三則以電子遊戲為主角的「軍政秘聞」,我們不難發現其中的套路:「新聞」的製造們只需要現實的背景、一定的邏輯,還有大眾對電子遊戲的偏見,就能讓在網路上展開病毒式的傳播。而在為這些謠言撕去「新聞」的外包裝,還原為笑談的過程中,我們亦能收穫到很多遊戲以外的歡樂。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