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言終結者」亞當‧薩維奇的Cosplay人生

穿著兩層羽絨服一樣厚的衣服,在兩個人的幫助下帶上氣密性良好的頭盔,嘴裡發出孩子一般咯咯的傻笑,在加州7月的烈日下走向聖地牙哥國際動漫展的會場。對於今年52歲的亞當‧薩維奇來說,Cosplay是他詮釋人生的一種方式。

2003年,美國探索頻道找到亞當主持一檔科學節目《流言終結者》,節目的內容是以科學方式驗證世界上的各種流言。

他和吉米‧海納曼組成了很好搭檔,他們傑出的製造能力和有趣的試驗方式,讓節目一炮走紅,一發不可收拾,成為當時美國最受歡迎的電視節目之一,甚至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都參與了錄製,也讓全球無數的人記住了亞當這個人。

節目中,吉米是理性、冷靜、不高興的硬漢,相反亞當則是那個衝動、頑皮、沒頭腦的活寶。

除了搞笑耍寶,亞當在節目裡還隨時不忘展示自己的Cosplay慾望,只要一有機會,他就會穿上各種各樣戲服,裝扮成原始人、海盜、太空人、絕地武士,接受吉米和觀眾們的吐槽。

雖然沒有人要求他這麼做,雖然工作人員總會覺得這是一種肢體搞笑,被他的裝扮逗得忍俊不禁。但亞當始終認為這些裝扮能讓觀眾更好的帶入流言故事的情境中,也讓本身枯燥的科學節目平添許多的樂趣。

「流言終結者」亞當‧薩維奇的Cosplay人生

 

2

2016年,經過了14季的拍攝,《流言終結者》宣告完結。幾位主創各奔東西,這讓全球的粉絲無比的懷念。但對於亞當來說,這是一個新的開始,因為他終於有時間可以喘口氣,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了,而其中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Cosplay。

製作道具是亞當日常最喜歡做的事情,而把動漫、電影作品之中的道具、服裝還原,穿在身上,對亞當來說是一種極大的滿足。

「流言終結者」亞當‧薩維奇的Cosplay人生

他說:「Cosplay的人不僅僅是找到自己喜歡角色的服裝,然後穿上它。他們會融合,會根據自己的理解修改它們,成為自己想成為的角色,讓自己怪異的想法自由流淌。」

在美國舉行的聖地牙哥動漫展、紐約動漫展、Dragon Con等展會,會吸引全球各地的Cosplay愛好者,每年亞當也會穿著Cosplay服裝到各大漫展上走場。

他Cos過很多自己喜歡的角色,龍貓、無臉男、地獄怪客、邱巴卡、凱羅·忍,甚至是電影《神鬼獵人》裡把小李子弄得半死的那頭熊。

「流言終結者」亞當‧薩維奇的Cosplay人生

一般亞當都會選擇包裹全身的Cosplay服裝,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一方面是為了裝扮的還原,另一方面也是防止自己被認出來。

穿著密閉厚實的Cos服行走在人群中,要比看上去辛苦得多。

雖然亞當已經儘量把裝備做得輕一些,有時候還會在裡面準備通風和降溫措施,但在30、40度的天氣下,那些服裝就像重有千斤一樣,穿在裡面的降溫冰背心通常過了5分鐘左右就變成了熱水袋。

但從外面看,亞當依然是鎮定自若,賣力的在每一個對準自己的相機前擺出預先排練好的造型。

他通常只在場地裡轉幾十分鐘,就回到隔壁的酒店,脫下服裝時都是全身濕透的狀態。

但亞當還是享受每次穿著裝扮出現在會場中的感覺,在這裡,人們喜歡他不是因為他是電視上的名人,而僅僅是因為欣賞他的作品和Cosplay。他喜歡這一點。

「流言終結者」亞當‧薩維奇的Cosplay人生

 

3

亞當對於道具有一種執念。

他的大部分Cosplay服裝和道具都是自己製作的。

曾在世界著名的特效公司工業光魔工作多年的亞當,參與過《星際大戰》《魔鬼終結者》《駭客任務》等多部電影的特效、道具製作,直到現在也一直在從事相關的工作。因此道具製作對於亞當來說是一件相當嚴肅的事情。

對於Cosplay的道具,哪怕一個最小的細節,他也力求要精確的還原原作。正因此,他製作道具的過程並不是很多人想像的那麼輕鬆。

「流言終結者」亞當‧薩維奇的Cosplay人生

亞當常常會在有一個構思之後,先開始大量的尋找相關資料,從原作截圖、設定資料到創作背景、花邊故事,都可能成為參考的素材。一邊製作,一邊修改,有時可能是有多個未完成的項目同時進行。有些道具的製作會持續幾個月甚至幾年的時間。

亞當最喜歡的一件Cosplay服裝,是電影《異形》中第一個被異形抱臉攻擊的角色,凱恩的太空服,這件衣服他前後花了10多年才完成。

「流言終結者」亞當‧薩維奇的Cosplay人生

從2005年開始,他就著手製作這套服裝,考證電影中的服裝細節設定。每一個部件背後都可能有一段漫長辛苦的考證過程。

比如這套衣服布料之間的蕾絲材料,就讓亞當苦惱了很久。沒有資料曾記載那塊布料是從哪裡來的。後來亞當根據蕾絲材料上的一個花紋,通過一家紡織企業的設計中心發現原來這個蕾絲材料來自於一家法國餐廳的桌布圍邊。因為年代久遠,當時的道具部件和設計圖經過轉手後已經很難尋找,所以亞當只能一個部件一個部件的考證、還原。

從意大利和中國等各個國家與電影設定中相同的原材料,僱人製作專用的模具和鑄件。中間還推倒重做了幾個版本,就因為出現了新的資料顯示,之前的一些小細節不夠還原。

這件Cosplay服裝的花超過15000美金。直到亞當認為它在每一個細節上都與原版的服裝別無二致。

「流言終結者」亞當‧薩維奇的Cosplay人生

他甚至為這套衣服加入了完整的電子、燈光和通風系統,讓太空服上的電子設備和按鈕也都可以像電影中一樣工作。

最近亞當還完成了另一個長期計畫,那就是還原了《第五元素》裡大反派索克手裡的高科技武器,可以發射火箭彈、火焰、冰凍噴霧、弩箭、網兜,還可以自動跟蹤目標的「要你命3000」 ZF1槍。

「流言終結者」亞當‧薩維奇的Cosplay人生

這把槍亞當構思了10多年的時間,中間還和片中扮演反派的著名演員加里‧奧德曼成了好朋友,甚至還做了一把所有武器功能完備的「真槍」,取名ZF-2。

每每談到這些道具的製作和考證過程,亞當都能眉飛色舞地說個不停。

 

4

小時候的亞當是一個孤獨的孩子,周圍沒有什麼朋友可以一起玩,因此他就自己和自己玩,拿手邊的東西做玩具。

一次他得到了一個大號的紙筒,就把它開了個洞,套在腦袋上,做太空人頭盔。他又用家裡的紙箱做了一個飛船的控制台,用筆畫出控制台的樣子,放在牆角,把手電筒放在裡面模擬燈光,把牆面塗成黑色作為宇宙,把聖誕樹上的小燈泡掛著上面作為星辰。

後來他在看過電影《石中劍》後被劇中騎士身上閃亮的盔甲所深深吸引,回到家之後就自己用紙板做了一套騎士盔甲,甚至還給自己配了一匹白馬。

「流言終結者」亞當‧薩維奇的Cosplay人生

亞當就是這樣一個在世人看來有些奇怪的孩子。即使長大後參加了工作,成了名人,他在人們的眼中也還是一個經常搞怪的活寶,一個老頑童。亞當並沒有故意做人設,他只是在做自己,用雙手製造著自己的夢想,幾十年來從未停歇。

如今,在亞當舊金山的工作室裡堆滿了這些年他收集、製作的各種物件,奇特的服裝、電影道具、原材料、未完成的工程,足有上千件。每一件背後都有一段故事,都傾注了他的心血和熱愛。

但亞當卻始終有一個無法解開的問題:雖然他知道自己熱愛製作道具,但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熱愛。是Cosplay讓他解開了這疑惑。

剛接觸Cosplay的時候,亞當選擇了Cos自己最喜歡的動畫《神隱少女》中的角色無臉男。為了帶入角色中,他下了很多功夫模仿無臉男的動作和姿勢,如果有人要求合照他會害羞的站在旁邊,最後他還會偷偷摸出一塊金幣巧克力送給對方,來模仿動畫中無臉男送人金子的情節。

「流言終結者」亞當‧薩維奇的Cosplay人生

人們很喜歡亞當的Cosplay,本來一切都進行得很順利。突然,有人用力的抓住了他的手腕,然後把剛才的巧克力硬生生的塞回了他的手裡。過了一會,又有一個人做了同樣的事情,把巧克力退還給了亞當。

亞當搞不清狀況,直到第三個人把巧克力還給他的時候,他才恍然大悟,接受無臉男的金子是一種厄運啊。

這時他意識到,原來Cosplay不是演員與觀眾的關係,Cosplay就是Cosplay。

Cosplay的每一個道具、動作和服裝背後都是一個故事,人們用它們把自己包裹起來,就如同把自己融入到故事中一樣。而通過Cosplay,每個人都會自動被帶入到同一個故事中,而故事也不再是講述者與聽眾的單向關係,而是成為了這些人聯通、交流的共同渠道和紐帶。

亞當相信,Cosplay是展示內心的一扇大門,是自己向世界講述故事的一種方式。

 

5

今年,亞當接了一檔新的科學節目,重新回到電視上製造各種奇怪好玩的東西,他的生活又忙了起來,做Cosplay的機會也少了。

但對於亞當來說,這並不會影響自己對Cosplay的熱愛。

他曾經講過這樣一個故事:

之前他做了一個自己引以為豪的作品,電影《馬耳他之鷹》中的重要道具馬耳他之鷹雕像的仿品。

亞當花了很長時間尋找了無數的照片和信息,靠著各種方法瞭解這個雕像的參數,再一點點的復原每一個細節。他甚至要求在相同的燈光角度上,雕像上的反光都要與影片中的一模一樣。他還買了與電影中一樣的40年代中文報紙來包裹這個雕像,只是為了達到足夠的還原。

「流言終結者」亞當‧薩維奇的Cosplay人生

但就是這樣一個幾乎完美的作品,卻有一個致命的問題。因為雕像是模具鑄造成型,最終的成品要比真品小一圈。

發現這一問題後,讓平日裡執著於完美的亞當幾乎崩潰,大腦中立刻浮現出了各種補救的方法,用3D建模重新製作模具或者嘗試找一個真品,去實地測量一下尺寸……

但經過思考後,亞當最終又放棄了這些方案,而是選擇保留了那個不完美的作品。

「因為,」他說,「到達終點從來就不是我當初選擇這條道路的原因。」

 

 

想看小編精選的3C科技情報&實用評測文,快來加入《T客邦》LINE@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