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價值456億美元的全球郵輪產業正成為一個被人人喊打的海上國度

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讓全球旅遊業損失慘重,但在這之中,郵輪產業受到的打擊尤其嚴重。對於全球郵輪業而言,這場疫情是一場公關噩夢。 過去的一週多,除了已經停靠在基隆港上的寶瓶星號之外,全世界都將目光聚焦於另外兩艘郵輪上:鑽石公主號、威斯特丹號。

被隔離在日本橫濱港附近的「鑽石公主」號郵輪,船上3700名乘客和船員被困,截至13日,郵輪上感染確診人數已上升至218人。與此同時,「威斯特丹」號郵輪已在大海上漂泊了近半個月,由於擔心船上有人感染病毒,這艘郵輪被至少5個港口拒之門外,無法靠岸。直到前兩天,「威士特丹」號郵輪終於獲得柬埔寨政府許可,在西哈努克港靠岸。

威士特丹號2月1日從香港出發,因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更改後續行程,儘管荷美航運表示,船上人員持續接受定期健康檢測,也無人出現疑似症狀,仍遭日本、台灣、關島、菲律賓與泰國拒絕停靠。甚至有人形容,「威士特丹」號在海上四處漂泊的境遇,就像是「飛行的荷蘭人」號一樣。「飛行的荷蘭人」是著名的海上傳說,也就是我們所謂的「幽靈船」,傳說在海上四處漂流,永遠無法靠岸。

紐約時報指出,雖然先前郵輪公司也曾遭遇過大大小小的危機,但這次被命名為「COVID-19」的病毒,可能是全球郵輪業面臨的最大挑戰。 

訂單減少40%,全球消費者對郵輪的信心或受損 

「像鑽石公主號等級的這一類郵輪,在媒體上停留的時間越長,就會有越多從未坐過郵輪的人認為,郵輪旅行不太成為一個理想的度假選擇。」韋德布什證券公司股票研究部門總經理詹姆斯‧哈迪曼說。 

疫情之下,價值456億美元的全球郵輪產業正成為一個被人人喊打的海上國度

毫無疑問,武漢肺炎病毒疫情的爆發會給今年的郵輪業務帶來很大的衝擊。自從疫情爆發以來,郵輪公司一直不願公佈任何有關這一456億美元的全球行業是否收到受影響的數據,但一些旅遊顧問表示,至少下降了10%至15%。負責為郵輪公司處理預訂的邁阿密軟體公司Odysseus Solutions的總裁兼首席執行長莫尼什‧盧特拉表示,大約10天前開始,預訂量出現了大幅下降,首先是亞洲的機票預訂量下降,然後是郵輪訂單減少了40%。 

受疫情影響嚴重的亞洲和太平洋地區郵輪市場正在遭遇嚴重衝擊。而更糟糕的是,現在是郵輪預訂的旺季。旅遊網Signature Travel Network的總裁兼首席執行長亞歷克斯‧夏普表示:「目前對郵輪的新需求非常低,春季航行不太可能在我們的市場上銷售出去。」

郵輪歷史學家彼得‧克內戈接受《今日美國》採訪表示:「中國的郵輪市場在過去五年左右的時間裡呈爆炸式增長。」根據國際郵輪協會(CLIA)發佈的亞洲郵輪市場報告,2018年,亞洲郵輪乘客人數創下歷史新高,達到424萬人次,其中中國乘客佔了一半以上(55.8%)。如果郵輪業不採取行動,可能會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影響中國消費者、甚至全球消費者對郵輪的信心。 

據《今日美國》報導,來自美國德州的安吉拉‧佩蒂特是一名忠實的郵輪愛好者。過去十年,她搭乘了二十次郵輪度假。上週,佩蒂特剛結束了「精緻新月號」之旅,儘管這艘郵輪在遠離疫情爆發的阿根廷和阿拉斯加海岸航行。但船上仍然有不少擔憂的情緒,「在這段旅程中,這都是一個大問題,因為你根本不知道在船上接觸的人的背景。」她說。佩蒂特預定的下一次旅程是在2021年2月,儘管還有一年的時間,但她已經開始猶豫不決。

「我現在有點猶豫了,在以前從來沒有出現過這樣的擔心,」她說,會觀望一下旅行社和郵輪公司是如何應對目前的這種情況。 

  

郵輪公司「裝聾作啞」拒絕退款 

從韓國釜山到新喀裡多尼亞的利富港、馬雷港和松島港,越來越多太平洋上的港口開始禁止遊船靠岸。不少乘客抱怨,郵輪公司非但沒有設法為他們提供住宿等幫助,反而一直「裝聾作啞」。 

疫情之下,價值456億美元的全球郵輪產業正成為一個被人人喊打的海上國度

馬蘭達‧普雷艾姆和53歲母親原定於將搭乘挪威郵輪公司的「諾唯真翡翠號」,這艘郵輪計畫於2月17日從香港出發,然後分別停靠新加坡、越南和泰國。由於對病毒感染的擔憂,馬蘭達不斷詢問郵輪公司是否可以改乘其他郵輪,或者退款。然而,2月4日,她的要求被拒絕了,挪威郵輪公司表示無法辦理退票和退款。 

隨後,挪威郵輪公司將啟程港口改為了新加坡,這一更改意味著,普雷艾姆和其他乘客需要重新預訂航班,並承擔所有額外的費用。週三,普雷艾姆決定取消行程,但她不知道是否能拿回近1700美元的船費。 

「和挪威郵輪公司打交道就像一場噩夢。這家公司沒有告訴我們是否有賠償,金額是多少,也沒有提供任何幫助。」她說。 

海事律師吉姆‧沃克指出,當一艘郵輪的行程改變時,乘客實際上幾乎沒有追索權。郵輪公司可以自由地改變行程,如果沒有保險,乘客就會陷入困境,然而在這種情況下,保險的問題通常不會涵蓋流行病等類似的情況。近期,他接到了大量乘客的諮詢,想知道如何在不退款或重新安排行程的情況下,應對郵輪公司改變行程的問題。

研究郵輪產業的社會學家羅斯‧克萊因表示,郵輪公司從未經歷過這種情況,它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根據計算,郵輪公司每取消一次航程的損失在300萬至400萬美元。對於郵輪公司和這個行業來說,很多決定都是基於經濟問題。它們在問自己:「我們怎麼才能花最少的錢,損失最少的錢?」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