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ulus 創始人:祖克伯耍了我們,但臉書已經變成了 Oculus

Oculus 創始人:祖克伯耍了我們,但臉書已經變成了 Oculus

ADVERTISEMENT

2022 年的開始,已經更名為 Meta 的 Facebook,將旗下最受歡迎的 VR 頭戴顯示器 Oculus Quest 系列更名為 Meta Quest——在收購 Oculus VR 七年之後,馬克‧祖克伯終於完成了 Facebook 的「去 Oculus 化」。 

作為第一個被 Facebook「踢出」管理層的人,Oculus 聯合創始人 Palmer Luckey 過的並不壞,這個曾經戴著 Oculus Rift 頭戴顯示器以怪異姿勢登上時代週刊封面的胖子,一轉身成立了軍事科技公司 Anduril,並成功拿下美國軍方十億美元等級的大單。 

在近日接受外媒採訪時,Luckey 透露了和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的溝通、戰爭之中 AI 的倫理問題,以及,不可避免地聊了對於現在更名為 Meta 的 Facebook 的看法。 

Luckey 認同祖克伯的「元宇宙觀」,不過向前推進的方式可能有問題。至於 Facebook 的「去 Oculus 化」,Luckey 認為,「不是 Oculus 被 Facebook『吸收』,而是 Facebook『長』成了 Oculus」。 

Facebook 最終「長成」了 Oculus

2014 年,Facebook 以 20 億美元的價格重金將成立沒幾年的 Oculus VR 收入麾下,一舉掀起此後幾年的 VR/AR 浪潮。 

不過,VR 行業並沒有像大家預想的那樣順利起飛,而是在 2017 年開始不斷降溫。在收購 Oculus 之後的三年時間裡,Facebook 成功將包括 Luckey 在內的三位創始人和高階主管從團隊中「清洗」了出去,只留下了傳奇程式師、Oculus CTO 約翰‧卡馬克(John Carmack)和首席科學家 Michael Bbrash。 

在成功將 Oculus Connect 大會更名為 Facebook Connect 大會後,Facebook 本身也在去年更名為 Meta,再次向世界宣佈了自己進軍元宇宙的決心。 

對於 Facebook 的更名和對元宇宙的野心,Luckey 認為,對於一個在 10 年前就開始以「我們元宇宙見」(See you in the metaverse)作為郵件簽名的人來說,Facebook 的動作值得贊同。 

Luckey 認為,Facebook 雖然短期策略上有問題,但是建設元宇宙的長期設想是正確的。 

「當我們被收購的時候,有人說 Facebook 會把 Oculus 同化,我認為正相反,Facebook 被 Oculus 同化了,它變成了 Oculus。」Luckey 說道。 

而至於「元宇宙」這個已經熱到路人皆知的概念,Luckey 認為祖克伯和自己的理念完全相同,不過這個理念來自《潰雪》作者尼爾‧史蒂文森,以及「更早之前的大量科幻作品」。 

Lcukey 認為,雖然目前 Facebook 在做的 Horizon World(Meta 的虛擬空間平台)「看起來不太『元宇宙』」,但是祖克伯確實在搭建人們都想要的東西。 

2021年十月末,祖克伯宣佈 Facebook 更名為 Meta而自己和團隊當時之所以被祖克伯和 Facebook 吸引,是因為後者有一套非常強大的戰略措施來確保元宇宙能儘快實現。 

「我當時在內部郵件裡寫,祖克伯有可能在耍我們(playing us)。即便如此,他的設想和我們完全一致。」Luckey 說道。 

正如 Luckey 所言,有了 Facebook 強大的資金支援,Oculus Quest 頭戴顯示器產品才能以低價賣出近千萬套,讓更多的人接觸到 VR。 

「祖克伯是世界第一大 VR 粉絲,不論是資金還是時間成本,他在 VR 上的投入超過了世界上所有人。」 

武器確實沒有 VR 好玩

2016 年,媒體曝出 Luckey 曾經給反希拉蕊組織 Nimble America 一萬美元捐款,而這個愛穿夏威夷襯衫的小胖子還是一個「川普鐵粉」。這在民主黨票倉加州矽谷顯然過於異類,以至於事件曝光後,他不得不在 Facebook 官方部落格發表道歉文章。 

2017 年 3 月,Luckey 離開 Facebook。很快,Luckey 就創建了專注於軍事科技的 Anduril Industries,公司其中一個產品叫 Lattice 系統,該系統使用訊號塔來偵測小型無人機,而一旦偵測到無人機,Lattice 會釋放小型且快速的無人機,直接將「敵機」撞飛。Anduril 稱 Lattice 系統適用於所有小型無人機。 

Anduril 的無人機將白色無人機撞翻

成立不多久,Anduril 就吸引了美國軍方注意,並在近期拿到了美國陸軍特種作戰司令部和美國空軍兩個十億美元等級的大單。Anduril 發展迅速,先後收購了三家公司,目前估值已達 50 億美元,這也是繼 Palantir 和 SpaceX 後,從矽谷走出的第三家國防領域的獨角獸。 

而 Anduril 的熱門產品 Lattice,從本質來說是一套「消息推送系統」,即利用多種感測器,將監視地區的一切動向和資訊傳輸給需要知道的人。其中的辨識等功能,不可避免地會使用到 AI。 

而對於將 AI 運用到戰爭中的道德問題,Luckey 認為,現在很多人都說應該禁止 AI 在戰場上的使用,但事實是「AI 早已被用到戰爭中」,從追蹤導彈到戰機的戰鬥系統,而這個難題沒人能解決。 

對於一個前 VR 創業者兼愛好者,當虛擬實境中的廝殺,變成現實中的真實「攻防」,Luckey 坦言自己可能沒有做 VR 時候那麼開心,但是一想到自己的產品在解決「萬一受到熱核攻擊」這樣的問題,就會覺得很值得。 

「如果我現在在做 AR 表情包之類的東西,我覺得滿足程度可能不會有現在這麼高。」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