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0fd4432f3c88aff363fc678a4d8e0b0e 在網路的推波助瀾下,遊戲實況已成為當代顯學,實況主更是遊戲界的名人。然而少數觀眾為了得到更多東西,不惜跨越危險的紅線,對實況主緊迫盯人或登門造訪,幾乎無所不用其極。實況主對這些觀眾抱持什麼樣的觀點?他們又該怎麼應付這些情況呢?

2015年12月的某個清晨,遊戲實況主Ellohime埋首在電腦前面,對全世界的觀眾實況遊戲,而他襁褓中的女兒與未婚妻仍在房間裡面呼呼大睡。

突然間,Ellohime聽見一陣敲門聲,有人正敲著他家的大門。

Ellohime納悶地心想,誰會選在這個時間登門造訪啊?難道是他兄弟的朋友嗎?Ellohime的兄弟目前有急事暫住在他家,可是Ellohime不記得他的兄弟有邀請朋友來玩。Ellohime離開電腦桌,下樓去應門。

▲留著大鬍子的Ellohime在實況界頗有名氣。

「哈囉?」這個聲音來自門外。

「你是誰?」Ellohime問道,他沒聽過這個聲音。

「哈囉?」陌生人又講了一次相同的話,他的嗓音很小,還有些顫抖。

「你是誰?」Ellohime再次問道。

就這樣,相同的應答過程重複了3到4次,Ellohime才聽出陌生人說的話並非「哈囉」,而是他暱稱的縮寫「Ello」。Ellohime總算知道門外的人是誰了:他的粉絲。

此時,Ellohime的未婚妻起床了。Ellohime跑上樓梯,從二樓的陽台往下瞧,想看看到底是誰站在門外。

「我看到一位非常年幼,而且瘦骨如柴的孩子,整張臉紅通通的。」Ellohime回憶道,「我走下樓梯,隔著門詢問對方從哪裡來,以及來這裡的目的。我的未婚妻站在我身後,情緒有些緊張。」

經過一番折騰後,Ellohime才總算搞清楚這位不速之客的來歷:門外這位孩子是他的忠實粉絲,稍早才從新加坡搭晚班飛機來到這裡。在這個12月的寒冷夜晚,這位孩子提著行李走了將近25哩,就是為了和自己最喜歡的實況主見面。

▲Ellohime與襁褓中的女兒。

Ellohime是Twitch的熱門實況主,跟隨者超過40萬人,他經常利用實況的機會,和觀眾閒聊一堆他的生活趣事,像是他在警察學院的經歷,以及他那年幼女兒的遊戲初體驗:在《地平線:黎明時分》騎乘機械恐龍,以及在《極限巔峰》滑雪滑下山。

「我在Twitch實況遊戲約有3到4年,在遊戲社群上投注的心力比家庭還要多。」Ellohime說,「若你曾經收看過我的遊戲實況,就很難不了解我這個人。」

Ellohime與觀眾的互動並非單向互動,他每天都會上Twitch的聊天室,與觀眾暢談各種話題。他的Twitter帳號開放直接傳話,任何人都可以隨時丟簡訊給他。他的Discord與Skype保持開放,粉絲可以隨時用麥克風與他聊天。Ellohime不打算維持單面的形象,相反地,他以全方位的姿態和大家互動,與成千上萬不同性格的觀眾交流,如此日復一日。

有時候,對一位實況主而言,一旦觀眾對他與實況主的情誼產生誤解,或是想與實況主更加親暱,就可能衍伸出惱人的問題。

▲實況主服務觀眾無可厚非,卻可能引來動機不純的觀眾。

Twitch的遊戲實況主如同數位時代的藝妓,他們主持節目,帶來歡樂,傾聽觀眾的訴求,同時做出適當反應。實況主站上網路的虛擬舞台,揮灑流利的口才,展現精湛的遊戲手腕。或許因為實況主總是在家裡進行實況,或許因為實況主經常將內心的想法與別人分享,也或許因為實況主允許開放的互動,進而模糊了「觀眾」與「朋友」的分界線。

實況主必須與粉絲保持健康的距離,堅守原則與分寸。粉絲必須搞清楚實況主的定位,將對方當成風趣的玩伴,而非親暱的朋友。然而無論是實況主或粉絲,要達成上述的目標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PewDiePie,遊戲實況界的第一把交椅。

站在Ellohime家門口的人名叫安東尼(這並非他的真名),他當時19歲,情緒沮喪而且內心充滿恐慌。安東尼沒有考上理想的大學,雙親目前正在討論離婚的事宜,絕望的他決定不惜一切逃離現況,而Ellohime就是他唯一信得過的人。

「觀賞Ellohime在他家裡的實況過程後,你就知道他是一個好人,還是一位聰明的傢伙。」安東尼說,「他很關心他的網路社群。」

安東尼做了一番調查,找出應該是Ellohime的住宅地址,然後他想辦法籌出1500美金,足以讓他買下一張從新加坡飛往美國佛羅里達的21小時單程機票。安東尼相信Ellohime可以幫助他解決困境,將他失序的生活重新拉回正軌。

安東尼隔著大門,將自己的事情告訴Ellohime。Ellohime了解眼前這位年輕人的意圖,可是他沒有開門。Ellohime曾經接受過警察的相關訓練,他不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危,然而他不願意讓未婚妻與女兒面臨不確定的風險。

▲對玩家而言,實況主的遊戲論壇比政論節目更值得一看。

兩人隔著大門交談了將近20分鐘,Ellohime才終於打開大門。Ellohime看見一位身材瘦小,眼袋很深的印尼裔青年。安東尼顫抖地努力說出得體的話,可是悲傷的情緒卻讓他不停啜泣。Ellohime告訴安東尼,他願意支付Uber與旅館的費用。安東尼搖搖頭,他只想待在Ellohime身邊,此外別無所求,可是Ellohime不打算讓步。

安東尼絕望了,他提著行李憤然離去,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Ellohime望著安東尼離去的背影,咬著牙,內心十分掙扎,他不願意這麼做,可是他必須這麼做。

「我總是認為,Twitch之所以顯得如此特別,原因在於這個平台開放聊天功能,允許實況主與觀眾直接溝通。」資深的全職遊戲實況主Kaceytron指出,「由於可以與觀眾直接溝通,實況主就會覺得自己受到觀眾更多的照顧。相對地,讓觀眾失望的恐懼感也因此變得更加強烈。」

▲Kaceytron實況時總是戴著眼鏡,順便露出事業線。

有別於傳統的娛樂表演者,實況主必須展現更多熱情。若你要扮演一位全職實況主,就得每天坐在電腦前面8小時,或是至少保持上線,可以隨時回應粉絲的呼喚。你必須持續與粉絲交流,回應對方的讚美與批評,以及禮貌性地反問類似的問題。

事情還沒完喔,即使把攝影機關掉,你還是有一堆任務要做,像是回覆電子郵件與簡訊之類的。友善與親和力可以吸引觀眾,以及願意提供金援的跟隨者,替你帶來更多收入。在理想的狀況下,你得讓觀眾感到賓至如歸,讓他們覺得自己躺臥在你客廳的柔軟沙發上,舒服地聽著你所訴說的動人故事,觀賞你遊玩新遊戲的精彩場面。

▲實況主願意與你聊天,不代表她願意當你的朋友。

凱薩琳.哈吉頓是德州A&M大學傳播學系的碩士生,其研究主題為「實況主該如何展現友誼來維繫觀眾的興趣」。

「有一種名詞叫做擬社會互動(Parasocial Interaction,PSI)」凱薩琳說,「這個名詞泛指一個人,通常是消費者,以媒體為媒介,和對方建立單方面的情誼,進而產生類似人際互動的親暱感。舉例來說,許多人相信,假如自己有機會邂逅某位人物,像是珍妮佛勞倫斯之類的大明星,彼此一定可以成為最好的朋友。即使不曾與對方見面,也不了解對方在鏡頭外的生活風貌,他們依舊對此深信不疑。」

在以往的年代裡,消費者沒有親近那些大明星的機會。現代的社群媒體改變了這個狀況,消費者可以與仰慕的對象互動,期盼獲得對方的回應。從許多方面來看,Twitch的實況主都很類似現實的大明星,他們廣為人知,而且深受愛載。相對地,實況主必須為自己的高知名度付出代價。大明星有經紀公司在幕後支持,實況主卻沒有這種福利。實況主必須獨自應付龐大的社群壓力,這股壓力經常令他們大喊吃不消。

▲拜恩卸下實況主一職,目前正在專心養病。

約翰.” TotalBiscuit”.拜恩曾經是一位知名的YouTube與Twitch實況主,去年才因為罹患致命癌症而淡出實況圈(幸好後來醫師認為他的病情還有轉機)。

「每一位實況主都得24小時全天候與粉絲保持連繫,這實在太瘋狂了。」拜恩表示,「這一切根本毫無道理,沒有人能夠他○的應付這一切,沒有人!老天,你一定不知道,實況圈裡面有多少人因為這份工作而跑醫院掛病號。」

 

(後面還有:實況主對粉絲的其他看法與原則)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