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觀點:自閉症玩家從遊戲中獲得滿足

ADVERTISEMENT

我們對自閉症的刻板印象並非全然錯誤,其中仍有部分的事實,只不過是以諷刺或挖苦的形式呈現。艾文是一位患有自閉症的32歲學生,對遊戲非常投入,而他的遊戲風格就經常受到自閉症的影響。

「自閉症患者經常對特定事物過度熱衷,這是不爭的事實。」艾文說,「我們的情緒感受比別人多了一些衝動,當我的情緒一來,全身就會被這份情緒填滿。遊戲、音樂,或是書籍,這些東西都可能激起我的情緒。」

玩家觀點:自閉症玩家從遊戲中獲得滿足

▲只要主角手中有弓,就沒有怪物可以打敗她。

艾文不諱言地指出,他很討厭別人把自閉掛在嘴邊。「當我全心投入《地平線:期待黎明》的時候,若旁邊有人要我『別玩得這麼自閉』,我大概只能一笑置之。」艾文不以為然地說,「在我的心目中,『自閉』就等於『蠢貨』,或是其他更糟糕的字眼。自閉可以代表很多意義,卻不應該是罵人的話,這根本毫無道理。」

「人們的嗜好與習慣會互相牽連。如果某人對自閉症懷有強烈的興趣,花費許多時間宣揚自己的觀點,其他人就可能受到影響。」麥德瑞說,「問題在於自閉症的案例不一而足,你的觀點在病理學上未必適用於眼前的案例。若你選擇無條件接受別人對自閉症的觀點,就等於是在扼殺自己的判斷能力。」

玩家觀點:自閉症玩家從遊戲中獲得滿足

▲《當個創世神》是許多自閉症玩家的最愛。

根據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的定義,自閉症有兩種主要特徵:社交障礙與重複性行為,這讓許多人誤以為擁有這兩種特徵就等於罹患自閉症,實際上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想要正確診斷出自閉症,除了前面的兩種特徵外,還得將許多細微特徵納入考量。如果診斷自閉症是一件容易的事,就不會有那麼多人直到成年才發現自己罹患自閉症了。

非重度自閉症患者的症狀通常不明顯,只有在特殊情況下才會浮現,像是對火車誤點勃然大怒,或是反覆檢查車窗是否清潔之類的。此外,自閉症患者的生活經常背離常軌,對特定細節過於執著,或是對瑣碎事物產生莫大興趣,使得他們在旁人眼中顯得怪誕不經。

玩家觀點:自閉症玩家從遊戲中獲得滿足

▲自閉症玩家對遊戲非常投入,造就許多高手。

一般玩家玩遊戲時總是著眼於遊戲的既定目標,像是在《魔獸世界》推王刷寶,或是在《英雄聯盟》轟殺對手。自閉症玩家則不然,除了既定目標外,他們可能醉心於某些不起眼的細節,並從中得到滿足。以伊莉莎白為例,她可以從發掘NPC的結構化對話選項的過程中獲得樂趣,換做是一般人根本辦不到。

自閉症玩家通常不善於現實的人際交流,將與人對話視為畏途。然而在遊戲裡,他們可以放心與NPC交談,不用擔心冷場或是激怒對方。遊戲的世界不僅逼真,還多了一層安全感,難怪自閉症玩家經常在遊戲中流連忘返。

玩家觀點:自閉症玩家從遊戲中獲得滿足

▲自閉症玩家喜歡明白扼要的對話選項。

「在異塵餘生裡,我可以清楚表達感受,無須害怕後果。」伊莉莎白說,「當我站在NPC面前時,各種對話選項在我眼前整齊列出,我可以仔細選擇想要說出口的話,不用擔心舌頭打結或是講錯話。我可以和NPC盡情暢談,找出所有的對話選項。即使講錯話也沒關係,我可以讀取先前的存檔,不必為了錯誤而耿耿於懷。」

伊莉莎白喜歡單人遊戲,對多人線上遊戲則是顯得興致缺缺,理由是人類玩家的行為非常難以捉摸。「NPC的行為有一定的規則,人類玩家則不然。」她這麼表示。

艾文同樣對遊戲對話情有獨鍾,他享受整個對話過程,對自己可以預期對話發展感到很滿意。就和其他自閉症患者一樣,艾文經常對別人言語中的矛盾感到困惑。當某人和他交談時,他會正襟危坐,思考對方講的話,將對方的內容全數接收,再把對方的意思縮小成幾個可能性最高的選項(套句遊戲的說法:選擇你自己的冒險歷程)。

玩家觀點:自閉症玩家從遊戲中獲得滿足

▲玩家與NPC閒話家常,不用擔心對方失去耐性。

從表面來看,艾文的對話過程和一般人無異,然而回應對方的動作卻會加深他內心的焦慮。「現實的社交有無限種互動方式,讓你很難去預測。」艾文說,「遊戲則不然,就算是《質量效應》這種高複雜度的遊戲,你也可以從容講出你想講的話,沒有任何冒犯對方的可能性。」

遊戲世界是一個微妙的領域,它和現實一樣豐富,卻不像現實那般殘酷。遊戲世界帶有抽象的氣質,而且相當體貼,不會去傷害玩家。遊戲世界如同去蕪存菁的現實世界,吸引許多自閉症患者爭相投入。

絲凱莉是一位加拿大的實況主,在現實中從事保險業。絲凱莉擁有一些自閉症的徵狀,偶爾會被生活與對話中的「開放性發展」搞得頭昏腦脹,讓她不知道該怎麼應付。

玩家觀點:自閉症玩家從遊戲中獲得滿足

▲《暗黑破壞神3》扮演死靈法師大開殺戒。

「一旦我碰到過於複雜的局面,腦筋就會短路,陷入一種叫做『選擇麻痺』的困境。」絲凱莉說,「為了舒緩心中的壓力,我習慣玩殺很大的遊戲,像是《暗黑破壞神》或《天命》。和現實相比,遊戲的過程相對單純,我可以輕易找出高效率的玩法。這些遊戲會設定一些預定目標,我只需要全心投入戰鬥,心中的壓力就在遊戲過程中煙消雲散。」

絲凱莉指出,遊戲規則通常設定得死板而生硬,不像現實那般充滿彈性,然而她就是喜歡這種生硬的規則。「既然規則已經定好,沒有任何模擬兩可的空間,我就可以明白自己到底該做什麼,以及不該做什麼,焦慮的情緒得以拋諸腦後。」絲凱莉說。

在某些情況下,遊戲可以是避難所,或是紓壓的管道。遊戲世界單純又不失樂趣,這點正是遊戲歷久不衰的最大關鍵。「就和其他的玩家一樣,我也喜歡玩遊戲。」罹患自閉症的雷納德.強森說,「我每星期工作40小時,同時利用工作的空檔玩遊戲,擔任兼職的YouTube實況主,平均每星期玩20個小時。」

玩家觀點:自閉症玩家從遊戲中獲得滿足

▲精彩的奇幻遊戲世界令人嚮往。

玩家觀點:自閉症玩家從遊戲中獲得滿足

▲享受戰鬥,欣賞劇情,這就是尼爾的樂趣所在。

強森是一位品管測試員,白天在桌子前面工作,晚上在同一張桌子前面玩遊戲,他目前正在玩《尼爾:自動人形》。對了,他還有一位正常交往的女友(!)。強森喜歡調侃自己是「行程表的奴隸」,但是他和其他玩家一樣熱愛遊戲,不因為自閉症而對遊戲敬而遠之。

伊莉莎白不認為自閉症會削減她的遊戲樂趣,相反地,她選擇擁抱現在的遊戲風格。「我就是我,我無法改變這個事實,將來也無法改變。老實說,我對現況很滿足。」伊莉莎白笑著說,「在遊戲中盡情發揮興趣,擁抱我所謂的『自閉傾向』,這一切感覺棒透了,我根本不想改變。」

伊莉莎白指出,如果她在意自己的與眾不同,就無疑是跳入焦慮的大海中游泳。既然她想踏遍遊戲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就沒有理由不去行動。「我只是想讓我快樂,若我可以在某款遊戲中投入好幾個小時,就代表我喜歡這款遊戲。」伊莉莎白說,「既然遊戲可以帶來快樂,就算我的玩法比較特殊,又有什麼關係呢?」

▶ 號召朋友來訂閱,送萬元【OVO K1 智慧投影機】給你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