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那麼,SAG-AFTRA的訴求真的合理嗎?舉例來說,SAG-AFTRA要求開發商不能指示聲優反覆進行傷害性的配音,像是死亡前的哀嚎,以及逃跑時的慘叫,因為這些動作可能損害聲優的嗓子。聽起來好像有道理,實際上是否可行呢?開發商真的能夠接受這種嚴苛的條件嗎?

業界內幕:遊戲更換聲優的背後動機

▲聲優對著麥克風嘶吼,就是為了演出人物死亡的慘叫。

SAG-AFTRA希望替聲優爭取合理的權益,確保聲優產業的健全發展,但是他們開出的條件遠高於當前的業界標準,難怪許多開發商難以接受。就算是聲優產業鼎盛的日本,也無法提供如此慷慨的工作條件。

建構遊戲角色需要經過許多程序,以及無數專家的煞費苦心。首先,遊戲企劃必須列出角色特徵,交給遊戲美術畫出角色草稿,請模組建構師捏出角色外型,讓動畫師設計角色動作,有必要的話還得找來動作演員進行動態捕捉。上述流程必須反覆跑個好幾次,才能夠弄出一份及格的角色。最後,當角色建構完成後,開發商才會請聲優配音,整個角色的塑造才算大功告成。

業界內幕:遊戲更換聲優的背後動機

▲建構遊戲角色需要無數專家的努力。

注意到了吧?遊戲角色是無數環節緊緊相扣而成的結果,配音只不過是其中的一個環節。配音的性質比較接近畫龍點睛,而非不可或缺的重要關鍵。好的演員或許可以在電影或影集中獨挑大梁,卻無法在遊戲中一枝獨秀。SAG-AFTRA意圖將聲優的權益標準比照演員,開發商對此自然無法認同。

《風暴之前》更換聲優的消息傳開後,Square Enix便利用部落格回應玩家的疑問,不過他們並沒有透露太多內情。「我們竭誠歡迎原本飾演克洛伊的聲優,艾許莉.柏奇,重新加入我們的開發團隊,接下遊戲編劇的職務,替16歲的克洛伊撰寫對話劇本。至於克洛伊的配音,則是交給另一位極具天賦的女演員,莉安娜.狄佛瑞來獻聲。」

業界內幕:遊戲更換聲優的背後動機

▲新的聲優能否表現出克洛伊的青春氣息呢?

從好的方面想,讓其他聲優飾演克洛伊,並不盡然是一件壞事。奇妙人生的克洛伊是一位充滿缺陷、一頭藍髮、暴躁易怒,卻惹人憐愛的青春少女,在玩家圈內擁有莫大的人氣。「克洛伊看似叛逆,心中卻包含可愛的純真。她渴望安全,想要獲得別人的愛。」柏奇說。

柏奇回想當初替克洛伊配音的過程,她演出克洛伊吃吃的笑聲,詮釋克洛伊保護自己的行為。「我努力扮演克洛伊,飾演這位正值叛逆期的少女。」柏奇說,「當我剛開始出演奇妙人生時,我將自己的靈魂弄出一個小缺口,然後將克洛伊塞進這個小缺口內。扮演克洛伊成為我極富價值的個人體驗,一份幾乎讓心靈獲得淨化的體驗。」

業界內幕:遊戲更換聲優的背後動機

▲從克洛伊身上可以窺見美國年輕人的熱情與煩惱。

柏奇並不是唯一一位受到罷工影響的聲優。加拿大籍的艾萊森.科特原本是惡靈古堡系列女主角,克萊兒的專屬聲優,但是她在今年6月宣布不會在《惡靈古堡2 Remake》裡面繼續飾演克萊兒,此舉令許多玩家大吃一驚。科特從1998年的惡靈古堡2就開始飾演克萊兒,為什麼她不繼續演下去呢?

科特在自拍的YouTube影片中指出,她在1年半前就已經獲知《惡靈古堡2 Remake》的開發消息。可是過了沒過多久,卡普空就告訴科特一個壞消息:受到SAG-AFTRA的罷工影響,他們決定不再延聘科特,改找其他不屬於SAG-AFTRA的聲優替克萊兒配音。

業界內幕:遊戲更換聲優的背後動機

▲艾萊森.科特是女主角的專屬聲優。

其實科特並非SAG-AFTRA的成員,但是她隸屬的加拿大廣播電視藝人聯盟(ACTRA)卻強力支持SAG-AFTRA的政策,反對不合理的工作環境。卡普空或許就是基於這個考量,才決定撤換科特,不過卡普空拒絕對這整件事做出評論。

「我對這個情況感到很失望。」科特在影片中表示,「如果卡普空是基於創意的選擇而決定撤換我,我完全可以理解。但是呢,假如卡普空撤換我是為了選擇不屬於SAG-AFTRA的聲優,那我就會覺得他們缺乏肚量,而且非常失禮。」

業界內幕:遊戲更換聲優的背後動機

▲SAG-AFTRA的罷工對業界影響甚鉅。

開發商有選擇聲優的自由,聲優也有爭取權益的自由,可是這不代表他們必須互相敵對。一旦雙方產生齟齬,長年累積下來的社會信任便跟著瓦解,這對整個遊戲業與聲優界都是一大傷害,玩家們的失望就更不用提了。遊戲業與聲優界應該放棄無謂的堅持,找出一份讓雙方互蒙其利的方案,而不是像小孩子一樣互相嘔氣,最後讓玩家當冤大頭。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