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Fb00345028cedb4743f24652705a4414 課金不是病,課太多卻會要人命。國外就有某位玩家在Reddit分享自己的課金經驗,他不過19歲,就已經在遊戲內課金超過40萬台幣,高昂的金額把大家嚇得瞠目結舌。為什麼他願意花這麼多錢去課金呢?

這位重度課金的玩家名叫坎斯格(當然,這並非他的真名),為了證明自己所言不虛,坎斯格秀出他的銀行交易明細。過去3年間,坎斯格的遊戲課金總額約為1.35萬美金(40萬台幣),而他課金的遊戲有《絕對武力:全球攻勢》、《神之浩劫》以及《哈比人:中土王國》等等。

坎斯格指出,少數玩家很容易受到誘惑,在遊戲中盲目砸錢,進而導致一些糟糕的後果,像是沒錢吃飯之類的。很不幸地,坎斯格正是屬於這種容易課金的玩家。坎斯格不好意思地承認,即使他已經成年,仍舊很難抵擋課金的誘惑,每當遊戲推出新的虛擬配件,他就會陷入是否該課金的天人交戰。

坎斯格首次課金是在他13歲的時候,當時的他正在玩一款經營城鎮的網頁遊戲,其玩法很類似手遊名作《部落衝突》。

「我在這款遊戲裡總共花了約30美金。」坎斯格說,「當時的我乳臭未乾,而且根本沒有收入。」

遊戲課金超過40萬台幣,19歲青年向治療師求助戒除課金惡習

▲重度課金的手機遊戲《哈比人:中土王國》。

2015年,坎斯格迷上手機遊戲《哈比人:中土王國》(這款遊戲目前已經停止營運)。當時的手機遊戲瀰漫著重度課金的病態風氣,為了賺玩家的錢無所不用其極。

以哈比人為例,為了建設城鎮,玩家必須到處採集資源,賺錢購入軍隊,然後升級建築與單位,如果玩家願意課金,遊戲節奏就會大幅加快。當然,玩家可以拒絕課金,以緩慢的節奏進行遊戲,然而在哈比人裡面,玩家可以互相攻打對方的城鎮,無課金玩家的戰力薄弱,碰上課金玩家幾乎是必敗無疑。

坎斯格猜想,那些在天梯中名列前茅的玩家們想必砸大錢課金,才有這麼亮眼的成績。據說那些玩家為了鞏固自己的公會勢力,甚至會主動發送Google遊戲卡給公會成員,花錢毫不手軟。

題外話,當時的遊戲網站還會花心思去評論《哈比人》之類的免洗課金遊戲,現在則是連理都不理。

哈比人營造出「誰花錢誰就是老大」的遊戲風格,導致遊戲嚴重失衡,使得這款遊戲在玩家之間的風評極差,Metascore僅有56分。不過當時的坎斯格並不知道這件事,為了跟上同名電影的風潮,坎斯格開始接觸哈比人,一玩就玩上癮了。

遊戲課金超過40萬台幣,19歲青年向治療師求助戒除課金惡習

▲坎斯格曾經花1000美金購買武器塗裝。

坎斯格為了玩哈比人而持續課金,一個月內就課了上百美金,那年夏天他總共課了800美金。恐怖的事情還在後頭,坎斯格當時也有玩《列王的紛爭》與《帝國戰爭》,他同樣為了這些遊戲拼命撒錢,一旦手邊有錢就立刻課金。一整年下來,他總共課了4116美金。

「在遊戲中砸下數百美金,怎麼想都不是一個好主意。」坎斯格說,「當時的我沒有考慮太多,反而對此興致高昂,不顧一切尋找課金目標,陷入無限課金的輪迴,沒有人對我吼道『你這蠢貨!快住手!』。」

此時的坎斯格是一位高二學生,他沒有車,不過有在《潘娜拉麵包店》打工,每兩個星期可以賺到300~400美金,而他將90%的薪水用於遊戲課金。坎斯格的祖父母開始擔心他過度沉迷課金,母親為了阻止他玩遊戲而切斷網路,不過坎斯格的手機擁有3G功能,這些根本阻止不了他。坎斯格甚至找了第二份打工,讓他有更多的銀彈來課金。

坎斯格後來總算放棄了哈比人。2016年1月,哈比人的開發商將整個公司賣給中國廠商,導致玩家大量出走。坎斯格發現遊戲的好友們如鳥獸散,便索然無味地離開遊戲。

遊戲課金超過40萬台幣,19歲青年向治療師求助戒除課金惡習

▲坎斯格花大錢蒐集《神之浩劫》的配件。

可惜坎斯格沒有因此擺脫課金的詛咒,他的高中同學迷上了PC遊戲,便慫恿坎斯格陪他一起玩。坎斯格存了一筆錢升級PC配備,開始玩時下流行的《絕對武力:全球攻勢》與《神之浩劫》。這些遊戲內建數位商城,讓玩家選購人物配件或武器塗裝,坎斯格自然沒有錯過這些機會。

坎斯格特別喜歡神之浩劫,擁有超過300個人物配件,幕後開銷難以計數。問題在於神之浩劫明明是免費遊戲,那些配件也只是單純的裝飾品,為什麼坎斯格仍舊選擇課金呢?

「這大概是因為,我沒有從過去的經驗中得到足夠的教訓。」坎斯格苦笑著說,「只要看到帥氣的配件,我就會想買下來,就算必須砸下100美金也在所不惜,即使我知道這筆交易根本不划算。」

每當坎斯格看見朋友身上穿著帥氣的配件,他就會迫不及待地衝進商城課金,把同款式的配件抱回家。這些配件的售價可能是10美金、20美金,或是50美金,然而這些價格看在坎斯格眼中並沒有什麼差別。

「當你點選商品,看見螢幕秀出『你同意消費100美金嗎?』時,根本不會有任何感覺。直到事情過後,才會像我現在這樣,感覺肚子彷彿挨了一記重拳。」坎斯格說。

遊戲課金超過40萬台幣,19歲青年向治療師求助戒除課金惡習

▲微課金替玩家開啟地獄的大門。

坎斯格今年總算下定決心向治療師求助,希望能夠戒除課金惡習。現在的坎斯格不再玩《絕對武力:全球攻勢》與《神之浩劫》,克制收集虛擬道具的企圖心,將電子錢包的餘額退回銀行帳戶,努力抵抗微課金的誘惑。

「我得鼓起勇氣向外界求助。」坎斯格說,「治療師給我的療程確實改善了我的徵狀,老實說,我沒料到居然這麼有效。」

寶箱制度與微課金把遊戲界弄得烏煙瘴氣,將玩家搞得灰頭土臉。這些玩意擁有極大的影響力,可以帶來超乎預期的後果,讓玩家深陷其中不可自拔,坎斯格就是一個血淋淋的例子。

遊戲課金超過40萬台幣,19歲青年向治療師求助戒除課金惡習

▲遊戲業者可能低估了微課金的影響力。

「我在這裡公開我的課金經驗,不是為了譴責EA,或是任何擁抱微課金的開發商,而是為了告訴大家:微課金並沒有你們想像中那麼單純。」坎斯格說,「微課金和去商店買泡泡糖截然不同,它可能將你帶往一條不歸路。」

由於正在戒除課金成癮,坎斯格偶爾必須向親友解釋自己無法接觸某些遊戲,他的親友都能夠理解他的苦衷。「然而過了一陣子之後,我便開始感到尷尬,因為我得向親友坦承說,我之所以不能玩那些遊戲,是因為我會被課金牽著鼻子走。」坎斯格說。

嚴格來說,坎斯格並沒有完全放棄課金。他從測試時期就開始玩《絕地求生》,在官方開始收費前就已經蒐集到許多配件,他打算繼續蒐集下去,不過他並不打算重返課金地獄。坎斯格將保持戒心,衡量自己的本錢與財力,用大腦來決定是否課金。

遊戲課金超過40萬台幣,19歲青年向治療師求助戒除課金惡習

▲《俠盜獵車手5 Online》成為開發商的搖錢樹,關鍵就在微課金。

課金就像是一片大海,平靜時風景宜人,颳風時卻會變成猙獰的猛獸。假如玩家能夠知道課金背後的代價,了解課金的潛在危險,就能夠防止坎斯格的案例再次上演。讓大家知道課金的風險,這不僅是開發商的責任,也是整個遊戲業的責任。

 

參考資料:
Kotaku: Meet The 19-Year-Old Who Spent Over $10,000 On Microtransactions

使用 Facebook 留言

vermilion
2.  vermilion (發表於 2018年4月01日 02:48)
※ 引述《貓貓總指揮》的留言:
> 才40萬噢
> 天堂m有人為了垃圾道具,都課了幾百萬╮(╯_╰)╭
您說的沒錯,不過本文的當事人才19歲,還沒沒正式出社會,
而您提到的天堂百萬課金玩家卻是29歲的社會人。
19歲就課金超過40萬,算是相當恐怖的數字了。
xuanfu159
3.  xuanfu159 (發表於 2018年4月03日 02:17)
出/差/旅/館/找/小/姐/打/炮+LINE:daa141
出/差/旅/館/找/小/姐/打/炮+LINE:daa141
出/差/旅/館/找/小/姐/打/炮+LINE:daa141
出/差/旅/館/找/小/姐/打/炮+LINE:daa141
出/差/旅/館/找/小/姐/打/炮+LINE:daa141
出/差/旅/館/找/小/姐/打/炮+LINE:daa141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