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學者出道一年參與論文180篇,橫跨各領域並獲99次引用,學界卻發現這個人根本不存在

天才學者出道一年參與論文180篇,橫跨各領域並獲99次引用,學界卻發現這個人根本不存在

ADVERTISEMENT

一位2020年3月才出道的法國學者,目前已經發表了180篇論文,引用量達到99。作為一名學術界新人,這樣的數據相當亮眼。

天才學者出道一年參與論文180篇,橫跨各領域並獲99次引用,學界卻發現這個人根本不存在

這位法國學者名叫Camille Noûs,不僅發文數量多,還很博學,論文涉及天體物理學、分子生物學和生態學等領域。與他合作過的學者說,Noûs是一個博學的人。而沒和他合作過的人表示,已經迫不及待要在自己的論文中引用Noûs的文章了。 

Noûs的履歷也相當驚人:是一個跨國、跨學科的綜合實驗室Cogitamus實驗室的負責人。

天才學者出道一年參與論文180篇,橫跨各領域並獲99次引用,學界卻發現這個人根本不存在

一個人顯然不可能一年的產能高到寫出180篇論文,所以是這個實驗室每篇論文都要掛上這位負責人的名字嗎?

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

所謂的Cogitamus實驗室並不存在,Camille Noûs根本就不是人。

Noûs,並不是個人

原來,Camille Noûs是一群科學家為了抗議法國科學政策所「捏造」的一個虛擬人,來自一個法國研究倡導組織RogueESR。那麼為什麼要在自己的論文加上一個根本不存在的學者呢?

去年8月,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CNRS)的物理學家Lansberg曾用Noûs的名字在著名物理學期刊Physics Review B上發過論文。

天才學者出道一年參與論文180篇,橫跨各領域並獲99次引用,學界卻發現這個人根本不存在

他認為,用這種方式可以揭露現有論文署名方式存在的問題。

如果一個人,從未在第一作者中出現,只是N作之一,那麼傳統評價體係將產生嚴重的偏差。

比如在高能物理學中,冗長的作者名單通常有幾十甚至上百人,每個人在研究中的貢獻不可能都有意義,有些人可能只是掛個名而已。但這樣的基礎研究文章通常有很高的引用量,等於為掛名的所有作者的履歷都增加了一些份量,如果用這樣的方式來評價一名學者,這樣的標準無疑是荒謬的。

天才學者出道一年參與論文180篇,橫跨各領域並獲99次引用,學界卻發現這個人根本不存在

就像Camille Noûs,他從未署名第一作者,卻在一年內參與了180篇論文,獲得了99個引用,這顯然是不合理的。

至於這位虛擬人的名字的含義,Camille是法語裡一個中性的名字,Noûs則來自古希臘語中「頭腦」或「智力」一詞νοῦς。

RogueESR是一個專注高等教育和研究(ESR)工作的組織,反對政府現在奉行的教育和研究政策。 

天才學者出道一年參與論文180篇,橫跨各領域並獲99次引用,學界卻發現這個人根本不存在

目前,已有7401位學者署名加入該組織,帶頭加入的就是Camille Noûs本人。

RogueESR成員認為,透過發表署名為Noûs的文章,使一個根本不存在的學者引用量越來越大,結果將扭曲統計數據,進而證明個人定量評價體系的荒謬性。

Lansberg認為,這是「一種優雅而無害的抗議方式」。

面臨學術不端風險

但也有其他學者卻並不這麼看。

雖然這一做法並非惡意論文造假,但是這種方式存在學術不端,違背了科研誠信的要求。

科學界隨意署名的現象並不少見,甚至連免疫學大老Polly Matzinger也玩過這種把戲。

她曾經在自己的​​多篇論文裡加上了Galadriel Mirkwood的名字,然而很多同行表示,並未聽過此人。後來Polly本人才透露,這是她養的一隻阿富汗獵犬的名字。

Galadriel Mirkwood可能是發表論文最多的狗

 

Polly此舉被認為存在欺騙行為,因此被進入多個期刊的黑名單,終生禁投。

目前,列有Noûs的論文已經引起了相關期刊的關注,一些期刊在發表的論文中刪除了Noûs的名字。

期刊編輯也拒絕和抗議這種行為,拒絕發表Noûs論文,理由是出版道德委員會建議採用期刊署名標準,該標準要求:每位作者為該工作做出實質性貢獻,並對其內容承擔責任。

IEET(道德與新興技術研究所)在社交平台上提出質疑:

「在論文中添加虛構的合著者,這是否合乎道德?」 

北卡羅萊納大學夏洛特分校的生物倫理學家Lisa Rasmussen也認為,這項運動是幼稚的,而且在道德上值得質疑,這違背了承擔責任和作者身份的基本原則。

「這個想法進入了危險的道德領域:責任感必須伴隨著作者身份的榮譽,但是就Noûs而言,沒有人可以承擔這些責任。」

隨著Noûs的引用量越來越大,RogueESR可能會對它失去控制,出現惡意使用該署名的粗製濫造的論文。

而對於200名通訊作者作虛假聲明的行為,神經學家Aina Pūce發出三連問:

「這也可以嗎?這符合道德嗎?這能做學生的榜樣嗎?」 

Rasmussen也提出了虛構署名行為可能引發的潛在問題:

對於學生和處於職業生涯早期的研究者而言,如果追隨一些高級作者對Noûs行動的贊同態度,他們的論文可能會面臨更正,甚至被撤回。

「這將伴隨他們的職業生涯。」

雖然對這項行動「追求開放和協作的科學研究,和反對僵化的評價標準」的初衷表示讚賞,但是她依然表示:

「不需要利用虛擬作者來實現這些目的。」

資料來源: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